《你有病,我有药》热门小说_时澜傅时淮全文阅读-笔趣阁

[db:摘要]

小说:[db:名称]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百里茶茶

角色:时澜傅时淮

[db:详情]

评论专区

[db:评论1]

[db:评论2]

[db:评论3]

《你有病,我有药》热门小说_时澜傅时淮全文阅读-笔趣阁插图1

你有病,我有药》免费试读在线阅读

第3章 她好可爱

一包厢的人:???

什么东西?

老公?

卧槽!这个时澜还要不要脸了!

就说她前面拒绝淮爷是想欲擒故纵吧!结果发现傅时淮没上当,只好又腆着脸上赶着送!

这个女人是真绝啊。

果然人不要脸则天下无敌。

傅时淮眉头微锁。

没道理。

慈善晚宴上,她扇了他一耳光,他当她真的和其他女人不一样。

她当时那坚韧的眼神分明不是演的。

他故意没有再一次约她,就是想看看她是真的爱憎分明,还是欲擒故纵。

现在傅时淮的心情很不好。

“滚。”

有了前车之鉴,大家也不敢说话,就是在心里想着,就是就是,赶紧滚吧小绿茶,还敢在淮爷面前玩手段,回头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时澜站在那里纹丝不动,扫了扫他们,非常自信地说:“你们还不滚呀?我老公要生气的。”

众人:……

尼玛臭不要脸!

老公长老公短,老公要你你又装!

傅时淮极力地控制住自己的表情。

有一人不知是被气着了还是怎样,大胆地回了她:“你搞清楚状况,淮爷明明是要你——”

一道阴沉的声音打断了她:“你们滚。”

众人瞪大眼睛,反应过来后,接二连三地滚出了包厢。

等所有人都走了,傅时淮才眼眸微敛地道:“你让我很失望。”

时澜站在那里,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其实早就有些绷不住了,好想抱抱他。

她知道他为什么失望。

她十六岁因为拍了一个校园短片而小火了一阵,一时成为校园女神,当时有个二世祖想追她被她拒绝了,恼羞成怒。

经纪人找到她的时候她才知道,那二世祖原来是她经纪公司老总的儿子。

时澜拒绝了去跟他道歉,不但被封杀,还被泼了一身脏水,有些流言蜚语就是这么传出去的。

前几天的慈善晚宴,经纪人说有活了,她也以为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或许那二世祖早消气了,就去了。

结果去了才发现,那二世祖还是想戏弄她,找来一身小丑服让她上台表演愚蠢搞笑的节目逗大家开心。

本意是为了羞辱她,才开的起拍价五百万,哪个傻子会付这笔钱啊?

哦,还真有!

按照时澜的性格,把那二世祖塞到小丑服里丢台上还差不多,但偏偏让她看到台下坐着傅时淮。

时澜一直觉得傅时淮的脑子多少有点毛病,她都那么努力自黑了,他怎么还是要约她?

为了尽快甩开傅时淮这个大包袱,时澜上台了。

是个人都会想,应该没人会喜欢自己未来的妻子这么丢脸、居然会为了那么点分红就出卖自己的灵魂吧?

那时的时澜笃定:嗯,这下妥了,总算可以摆脱他了!

结果好的,傅时淮这个大冤种,竟然真的为她愚蠢的表演买账!

咱就是说哦,一整个无语住了。

如果事情到这里就结束,那么一切都还有救。

傅时淮一拍,其他人一看,好家伙,这淮爷对这小明星感兴趣呢,那必然不能抢。

二世祖气得后半场都不看就走了,而慈善晚会负责人也误解了意思,结束后把时澜带到了楼上的房间。

门一锁,洗完澡的傅时淮围着一条浴巾出来,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

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的时澜骂了他几句转身开门。

莫名被骂的傅时淮追出去要说清楚,时澜一个转身飞踢腿却被他抓住拉了过去,以为他要轻薄,时澜想也没想,抬起手就甩了他一大嘴巴子。

路过的服务生说,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时澜打了他是真的,骂了他也是真的。

这事传出去之后,他们一度以为时澜这个小明星活到头了。

但时澜没事,所以大家都在怀疑那个传闻的真实性。

回忆完这部分剧情,时澜也是忍着笑的。

上辈子的自己不知道真相,躲他还来不及,当然没去找他。后来他们结婚后,他跟她坦白,如果当时她害怕了来找他认错道歉,他一定不会对她感兴趣。

因为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才是万里挑一。

傅时淮喜欢的就是她的性格。

他需要的,是一个把他当成普通人的妻子,而不是奉为神明去侍奉的奴仆。

奴仆他有许多,但妻子只有一个。

她今天出现,就是在打脸他自己的判断,不失望才怪了。

不过没关系,时澜心里笑,对付傅时淮这个傲娇少爷,她有的是办法。

“为什么呀?你是不是还在生我气啊?”时澜说着,皱着眉头,“我脚好痛,新买的鞋子不合脚。”

时澜穿了一双单鞋,因为便宜,质量和做工都不好,走到这里脚后跟就已经磨破了。

她微微弯腰,踮着脚,看了看自己破了皮有血色的脚后跟,转过去给他看:“你看,我跑着过来的,都破了。”

时澜说着,眉头紧拧着,嘴也微噘,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茶得不行。

“……”傅时淮睨了一眼,顶在膝盖上的手不知为何抵住了自己的额头,还闭上了眼睛。

按理说,他不吃女人这套。

更不吃这种投怀送抱的路数。

可是——

“啊~~”时澜忽然尖叫一声,鞋子都没穿蹦到了傅时淮的怀中,抱着他的脖子惊慌失措地叫喊着,“蜘蛛~!有蜘蛛!”

傅时淮被抱懵了,“哪?”

“那——那儿——后面!”时澜的手往后胡乱地指着,脸埋在他肩颈之间,跟慌张害怕的声调完全相反的,是她弧度勾得满满的嘴角。

傅时淮沉默了几秒,冷声:“下去。”

且不说这种级别的包厢怎么会有蜘蛛这种不干净的东西,这里光线那么暗,她是有多好的夜视能力才能看得见?

“哦……”时澜咕哝着,脸颊鼓鼓的,坐在一旁,再次问说,“那老公,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领证啊?你不是说给我一周时间好好考虑一下吗,我决定了,我要嫁给你!”

傅时淮看了一眼表,冷淡地说:“过零点了,一周时限已过,提议作废。”

“那我求求你娶我吧!”时澜双手合十,双眼扑闪扑闪亮晶晶,“拜托拜托。”

傅时淮:?

他也不想动摇的,可是她在拜托他。

刻在傅时淮DNA里的记忆萌动了。

她……

好可爱。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6907.html

(0)
上一篇 2022-07-29 18:33:56
下一篇 2022-07-29 18:36:3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