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夏天庭》全文免费阅读_(帝昊凤芸汐)全本目录免费阅读

[db:摘要]

小说:[db:名称]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关月

角色:帝昊凤芸汐

[db:详情]

评论专区

[db:评论1]

[db:评论2]

[db:评论3]

《大夏天庭》全文免费阅读_(帝昊凤芸汐)全本目录免费阅读插图1

大夏天庭》免费试读在线阅读

第3章 天帝宫

夏皇离开后,帝昊心中却是在想该如何自保,从夏皇的态度来看,自己还有大用,应该不会这么快就让自己身死。

可朝中官员又怎会这么容易的放过自己,因为这是废掉太子的最好机会,他们又岂会不好好表现,好向他们的主人邀功。

也怪前身太过无用,这么多年的太子当下来,身边竟没有什么可用之人,唯一能够信任的老师赵文翰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自己出了事,他恐怕也难逃一个教徒不严的罪名吧。

说到底还是自己在朝中毫无势力、根基,出事了没有一个人能出面为自己辩解、周旋,导致的后果就是别人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那怕是强势霸道的夏皇也绝不敢站在满朝文武的对面。

所以说自己的太子之位是保不住了,虽然很不甘心,但祸福相依,也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这个太子之位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谁要是坐上去,谁就成了众皇子集火的目标。

哪怕自己这次能够保住太子之位,也难逃他们下一次的算计,没有了太子之位,所有皇子的眼睛也就不会一直盯着自己,那自己暗中发展势力也就会那么容易暴露。

想通了这些,帝昊的心头通达了许多。

正当帝昊陷入沉思时,寝殿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一道尖锐的声音从殿外传来。

“奴才李忠求见殿下。”

帝昊毫无焦虑的双眼有了神采,看了一眼殿门,淡然道:“进来吧!”

“诺”

话语刚落,殿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位身穿蓝色,十七岁左右的内侍走了进来。

当他看到衣衫破烂,浑身血迹,就这样毫无形象坐在床榻下面台阶上的帝昊时,双瞳猛的一缩,脚步顿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急忙低下头,再次迈步朝帝昊面前走来。

而小内侍身后还跟着一位女子,她一身淡青色雅裙,墨发侧披如瀑,素颜清雅似雪,那稳重端庄的气质会让人不自觉的听令于她。

而她低头入内,抬眼见到帝昊这副模样时,面无异色,只是李忠停顿时,她仿佛本能反应般的也是脚步一停,没有丝毫的慌乱。

而这一切都被帝昊看在眼里,心中莫名升起一个念头,此女不简单。

两人行到帝昊面前,恭敬礼道:“奴才(奴婢)参见殿下。”

帝昊扫视了两人一眼,李忠长得倒是颇为俊俏,心中暗想不愧是皇家选用的奴仆,而女人的样貌让他这位阅人无数的老男人都感到惊艳。

帝昊眼中异色一闪而过,李忠并未察觉,而女子却是微微抬头看了他一眼,那明亮的双眸中有了那么一丝迷然。

“平身吧,外面的禁卫可还在?”

李忠不清楚自己这位主子的脾气,小心而恭敬道:“回殿下,禁卫还在。”

“哦”

帝昊轻哦一声,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了,从往自己宫中派人就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了,于是问道:“你们都是内务府派来的?”

李忠忙躬身道:“回殿下,奴才是内务府杨总管派来服侍殿下的,奴才带来了太监十人,宫女十人,共二十人。”

“奴婢是皇后娘娘遣来照顾殿下的,除了奴婢还有两位曾服侍过娘娘的姐姐。”青衣女子微微鞠躬礼道。

“母后派你来的?”帝昊有些意外,他亲生母妃死后,他名义上是寄养在皇后凤明霞名下的,他也经常去坤宁宫请安,但却从未见过此女,于是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青衣女子又是一礼,方才回道:“奴婢得娘娘赐名琴墨音。”

帝昊不再多问,反正他很清楚,这两人和外面院子里的太监宫女没有一个人是可以信任的。

于是挥了挥手吩咐道:“以后李忠管内侍,琴墨音管宫女,你们下去安排吧。”

两人应诺,恭敬退了下去。

不一会,一位内侍带领一位身着绿色官服的老者在殿外求见,得到帝昊的同意,两人这才入内。

老者提着个药箱,额头上全是豆大的汗珠,看来他这一路是跑过来的。

老者大概五十多岁,向帝昊见礼时手都有些脱力,颤巍巍的。

礼一行完,老者便迫不及待的说道:“还请殿下躺在榻上,让下臣为殿下看看伤势。”

帝昊哑然,看他这样子连路都走不稳,还能为自己看伤势,于是劝道:“老太医一路疲劳不堪,还惦记着本宫的伤势,本宫甚是感动,然老太医已是一把年纪,本宫不愿老太医如此辛劳,还请老太医休息一二,再为本宫诊治如何?”

老太医都快哭了,李腾被夷三族的圣旨可是在太医院宣读的,李腾被禁卫拖下去的那绝望表情,现在可还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他要是因为救治不及时,让太子身死,那他恐怕就不是夷三族,而是诛九族了。

他急忙跪地求道:“殿下……臣……臣不累,还是殿下的安危重要。”

老太医的声音都有些嘶哑,帝昊吩咐一旁的内侍道:“快,倒杯茶给老太医解渴。”

老太医要死的心都有了,若是平常太子这样体贴自己,那是无比的荣幸,可现在都什么时候了。

于是他不等太监去倒茶,猛的起身冲向一旁的茶案,提起茶案上的茶壶就把茶水往自己嘴里灌,丝毫不在乎自己的形象。

等他感觉解渴了,又匆忙返回帝昊面前道:“殿下,臣不渴了,还是先为殿下看伤吧。”

帝昊见老太医如此急迫,也就随他了,在小太监的搀扶下,帝昊踏上台阶,行到床榻边轻轻躺下。

李忠带着五名太监端着热水和托盘疾步进来,行到帝昊床榻前微微一礼,一名太监将端着的木盆放在太医前面。

刚还气喘喘的老太医此时无比的严肃,他将双手抬起,自有小太监为他将衣袖卷起,这才用热水洗手。

洗完手后,老太医忙打开药箱从里面拿出一把剪刀,将帝昊伤口周围的锦布给剪掉。

然后用手小心翼翼查看帝昊胸口的伤势,他忽然咦了一声,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帝昊,面露喜色道:“殿下不愧是练武之人,境界已然高深莫明,殿下的剑伤已经在自动愈合,下臣为殿下开些药敷在伤口处,不消一月,便能结疤愈合。”

说完还不忘感叹一句:“殿下真是吉人自有天佑。”

李忠带着几位太监跪地高声道:“恭喜殿下。”

“起来吧。”

“诺”

老太医又对李忠吩咐道:“殿下如今情况不宜着水,殿下身上的垢物用完巾布小心擦拭干净。”

“我等明白。”李忠带头回应。

帝昊对这位老太医不禁有了些好感,他这是见自己一身污垢,还以为这些太监宫女欺主,所以才多吩咐了一句。

于是问道:“还未请教老太医高姓大名?昊若有时间,必当前往府邸拜谢老太医今日救助之恩。”

老太医吓得双膝跪地,道:“殿下折煞臣下了,为殿下诊治乃下臣本份,怎敢受殿下大恩。”

帝昊一看就知道他是言不由心,不过是怕与自己拉上关系罢了,毕竟今日的太子,明日说定就是阶下之囚,人之常情罢了,他也理解。

于是又道:“那今日就有劳老太医了,本宫乏了。”

说完就闭上了双眼,老太医抹了把汗,起身道:“殿下好生休息,下臣告退。”

说完同李忠一行人退了出去,唯留帝昊一人,均匀的呼吸声在殿中回荡。

然而,当帝昊闭上双眼时,不知为何晕了过去。

当帝昊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又身处在那一片乳白色的神秘的空间之中,四周一片白色,白得让人恐惧骤生,毛骨悚然。

忽然,他看到前方像屋檐角一样的东西从全是雪白中露了出来,让他有些恐惧的内心稍安了些。

他大着胆子向着那屋檐角处走去,越走看得越清楚,好像是一座宫殿。

渐渐地,朦胧的白雾退去,百丈巨柱出现在帝昊的面前,帝昊抬头看去,那巨柱仿若没有尽头,巍然耸立。

等他再走近些,看到柱子上刻有金色的盘龙图案,神龙仿若活物蠢蠢欲动,那硕大的龙头好像在仰天长啸一般。

等他走过数十根柱子,尽头是一座若隐若现的大殿,白雾渐渐消散,大殿金光流转,散发着道道金光。

而在大殿门屏上上悬挂一块巨大的黑色牌匾,牌匾上书写着三个古篆大字,帝昊没见过这种字,可他却莫名的认识那三个字——天帝宫。

帝昊嘴角一抽,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取这么高大上的名字。

正当他心中腹诽时,天帝宫的大殿殿门突然打开,一股强大的吸力从里面传来。

帝昊顿感不妙,转身想跑,在天帝宫面前他却如同蚂蚁一样被吸了进去。

帝昊恐高,看着离自己二十多米高的地面,吓得闭上了眼睛,压制住自己想要惊恐喊叫的本能。

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一切听天由命。

他感觉自己在空中飞了好一段距离,然后跌坐在什么东西上,软绵绵的。

当他感觉吸力消失,这才睁开眼睛,入眼的是金光四溢的空旷大殿,大殿中雕梁画栋,龙飞凤舞,十八根巨柱更是犹如天柱,好不威严大气。

而帝昊身又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坐的是九色龙椅,面前放着的不知是何玉石雕刻成的御案。

御案之下,九道玉阶,一眼望去仿佛有万人俯首,山呼万岁!整齐划一的山呼声似乎能直破云霄,响彻天地!声音是那么的令人陶醉!

坐在龙椅的帝昊,看着下方万人臣服的高呼,忽觉自己的心脏不受抑制的开始快速的跳动着,越来越快,似乎想要跳出他的胸膛!而他浑身的血液开始沸腾,似乎想要翩翩起舞。

这一切让他有一股眩晕感。

原来,皇位的一切只有站在权力的最高处才能感受到,这就是让所有人疯狂追逐抄家灭族也在所不惜的原因。

看,万人敬仰俯首叩拜,而只有自己端坐最高处,一垂眸就可以看到敬仰你的万民,一抬眼看到的都是你的东西。

这世间上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万里疆域,山川河流,不论草木,还是飞禽走兽……这……都是你的!

掌控,臣服!权利,江山!

如果帝昊曾经对皇位没什么感觉的话,那么他现在明白这种掌控天地的感觉是多么的让人惬意!

而他更在心底发誓,他要攀爬上这个用尸山血海堆积起来的皇座!

享受天下人的臣服跪拜,倾听亿万人的山呼万岁!

半响他才从那种感觉中回过神来,看向他面前的御案。

御案上摆有两物,一张古朴而又不知名兽皮,还有一物便是类似玉玺的东西,其方圆四寸,上纽交九龙,似玉非玉,不知何物雕刻而成。

当帝昊将的目光聚焦在那玉玺上时,竟然有一道信息传入他脑海,这方玉玺叫天帝玉玺。

“没有想到这东西也是这么高大上,还叫什么天帝玉玺。”帝昊不禁又在心中吐槽。

而那毫无动静的天帝玉玺也不知是不是感受到了帝昊的吐槽,周围虚空中竟飞出一丝浅金色,然后是两丝,三丝…七丝…九丝……

接二连三出现金丝都全都没入天帝玉玺,帝昊仿若能看穿天帝玉玺,那九丝金色在天帝玉玺里面围绕着一条金色小龙转动,当第九丝出现后便全部没入了小龙体内。

帝昊看得是目瞪口呆,竟然还有这么玄乎的东西。

而他自然而然的知道了那小龙叫气运之龙,那一丝丝金色的东西是什么——气运。

他脑袋之中有了很多知识,可能是那一道金光的原因,知道气运分为黑,白,红,青,黄,紫。分别代表着劫难,普通人,贵人,官员,皇族之人和潜龙,以及最后的真龙天子。

而他的气运已经是浅黄色了,再少一丝便会跌落到青色品阶。

当然,气运并不代表一切,只是一种预判。

一位白色气运的人经过努力自然也能当官,甚至是成为潜龙,以及最后的真龙。

前者较为容易,后面的情况亿万人中恐怕都未必有一个,还要有天时地利人和,才有可能成为天子。

最让帝昊欣喜的是,天帝玉玺有个神奇的功能,可以将气运凝聚成文官的官印,武将的将印,太监的宦官印,宫女的女官印。

只要将气运凝聚的印打入他们体内,他们性格不变,只是会让他们变成天帝玉玺拥有者的死忠。

不过可惜,天帝玉玺中只剩下一丝金色气运,无法凝聚印,连凝聚低一级的令都不行,只能凝聚最低级的符。

虽然说令和符同印作用一样,但是成功率不一样,如果对方精神意志坚定不仅会失败不说,还会对天帝玉玺拥有者造成反噬。

反噬伤害不一,可能精神不振,也可能头晕眼花,甚至可能是身死道消。

这就是所谓的有得必有失吧,万事万物总是需要平衡的。

帝昊看着天帝玉玺,能感觉到里面的一丝金色气运,他可以选择凝聚一个符。

思索一番,最终他还是决定凝聚一道官宦符试试,他身边又被派遣来二十多位宫女太监,以后都会跟在自己身边,若是不将他们变成自己人,许多事情也不好办。

想到就做,帝昊将自己的想法默念,天帝玉玺好像听到他的决定,只是轻微颤动一下。

一道黄色符咒就从天帝玉玺中飞出,飞到帝昊面前,悬空浮着。

符咒成长方形,正中间有个大大的符字,符字上方画着的是漂浮在云端上的宫殿,就像是天上的仙宫。

在宫殿的上方有一条线,再往上就是两条真龙张嘴相对,威严尽显。

符字两边则是一些仙鹤,以及他不认识的草木。

帝昊伸手将符纸拿到手中,将其翻转过来,背面**也有一字,不过是个宦字,在宦字周围同样有些奇特的异兽和花纹。

帝昊握着宦官符,便已经知道该如何使用。心念一动,帝昊感觉手里一轻,官宦符突然消失不见。

太子府西苑外的宫道上,满怀心事的李忠正朝永安宫方向行去,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急忙停下,四处查看,这是一种武者的本能。

四周查看一圈,他什么也没有发现,只是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心脏猛跳,他的脸色已然煞白,惊恐万状原地转圈。

而他身前的虚空突然泛起涟漪,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中飞出,径直飞向刘忠的眉心,没入脑海。

本还在打转的李忠忽然停下,双眼无神,唯有那扭曲的面容在表明他此时的痛苦。

此时惊蛰院房屋里躺在轮椅上的帝昊同样面容抽搐,冷汗直冒,好像受到了地狱般的折磨一样。

半响,帝昊面容舒缓,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脸色憔悴,嘴唇苍白,身体软弱无力,就像是生了一场大病的柔弱病人。

“果真不愧能被某人看中,且放到我身边的人!”帝昊喃喃道:“意志竟然如此坚定,还好比不过我。”

此时,宫道上的刘忠恢复了神智,先是迷茫的看了看四周:“我这是要去哪里?”

“去永安宫禀报陛下太子之事。”

“等等,我为什么要去将殿下的情况禀报给陛下,我怎么可以背叛殿下。”

“不行,我要回去向殿下请罪。”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6857.html

(0)
上一篇 2022-07-29 18:32:53
下一篇 2022-07-29 18:33:3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