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元觉小哑巴(郑元觉小哑巴)_《我不想做神》全文小说

[db:摘要]

小说:[db:名称]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夜间小二

角色:郑元觉小哑巴

[db:详情]

评论专区

[db:评论1]

[db:评论2]

[db:评论3]

郑元觉小哑巴(郑元觉小哑巴)_《我不想做神》全文小说插图1

我不想做神》免费试读在线阅读

第5章 逃脱

郑元觉眼前一片白蒙蒙,过了几秒钟眼前逐渐清晰,眼前虚幻的显示倒计时5天。

“什么意思?我需要在这呆5天?”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郁郁葱葱的丛林,直径两三米的大树比比皆是。

郑元觉看着还在自己身上的炸弹与绑着双手的铁链。

“靠!幸亏柱子没跟过来。”

“这算什么?穿越?瞬移?”

小心翼翼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下移动。

“这是那里的原始森林吗?这么粗的树现在找都不好找,还有这草快赶上我高了。”

陡然间头顶一片黑影掠过,回头一望,肉翅长嘴短腿,翼展得有三米。

“这的不是翼龙吗?这是恐龙时代?”

“真穿越了?别扯了恐龙时代让我活五天?就我这身子骨,没到五天我就得变成恐龙粪。”

……

破旧厂房外,四个白人大眼瞪小眼,其中一个大胡子眉头紧皱。

大胡子的眼前同样出现了次元空间通知。

坐标不见了。

大胡子拿出对讲机,叽里呱啦的呼叫。

另一边黄毛答复:“我受伤了让那个龙国女人跑掉了。”

“我这边出了点意外,到嘴的肉飞了。”

“怎么回事?让那个女人坑了?”

“没有,坐标点忽然消失了,看起来不像是假的,小2也没有特殊能力。”

黄毛想了想。

“我这接到了次元空间通知,要不要追过去?”

大胡子略作思索,“无限制进入,空间恐怕大的很。”

“而且不知道几天,时间长的话这里不是很安全,那个女人一定会举报我们,我不希望一回来就要面对天罗地网。”

“那怎么办?这趟就白来了?”

大胡子看了看时间显示,“如果我们现在回去,快的话应该来得及。”

……

白灵脱离战场后,眼前也出现了次元空间通知。

绕了一大圈回到车内思考了片刻,发动汽车一脚油门,汽车向着远方飞驰而去。

不多一时白灵来的到了一处山顶,远方是绑架郑元觉的厂房。

白灵用望远镜观察了厂房两三分钟,确认了厂房附近没有人活动。

来到厂房近处,看着满地狼藉被引爆了一半的地雷,白灵知道那群白熊国人没有成功。

地雷是白灵布置的,绕着地雷白灵来到了郑元觉被绑的柱子。

柱子两侧有少量血迹,柱子后方的两个角有被铁链摩擦的痕迹。

白灵拿出了手机,手机与常见的款式不同,看上去像个老年机,周身还有胶皮覆盖。

在这群山环绕的深山里,这个老年机开机后竟然有信号,很明显这是一部卫星手机。

手机内只有一个奇奇怪怪的号码被储存。

白灵先向那个号码发送了现在的经纬度。

有白熊国卡牌持有者偷渡越境,现应该在返回白熊国途中。

发过信息后白灵关闭了手机,快速脱离了现场。

……

龙国京都某座地下秘密基地

“报告。”

一声有力的报告声在部长办公室门口响起。

“进来”

一个身穿军装手里拿着一个文件的年轻军人,在部长办公桌前立正敬礼。

“报告部长,我方收到某不知名人士消息,现有白熊国卡牌持有者私自偷渡我国境内,现返回白熊国途中,请部长指示。”

说罢把文件放到中年部长办公桌上。

中年部长身高一米九,国字脸、眉毛粗重、板寸头,坐在办公椅上仿佛一座大山,稳重不怒自威。

拿起桌上文件看了两眼。

“只有这些?”

“报告部长,目前我方了解到的信息只有这些,是否需要核实信息的准确性。”

中年部长深吸了一口气道:“来不及了,通知天鹅省边防部队,封锁我国国境,同时通知天鹅省出入境口岸严格排查,另通知北三省所有航空兵部队全部出动巡查天鹅省全部国境线。”

“还有通知火力能够覆盖天鹅省国境线炮兵部队全部一级战备。”

“总之一句话没有我的命令,不允许放一只蚊子飞过我国国境线。”

“通知所有部队,一旦发现可疑人物立刻汇报就地格杀!”

在那站军姿的年轻军官都听傻了,这是要打仗吗?这么动员起来怕是要几万人一起行动吧?

中年部长看着有些发愣年轻军官道:“我有紧急调兵权,先下命令后上报,执行命令吧!”

中年部长铿锵有力的声音敲击着年轻军官的心灵。

准备飞机我要去一趟天鹅省,还有通知刘少校跟我一起越快越好。

……

郑元觉还在原始大森林里小心翼翼的游荡,没有手表也没法确定时间。

感觉走了得有半个小时左右了,这半个小时除了一开始见到的翼龙没看见一个活物。

郑元觉摸着自己咕咕叫的肚子,已经不知道多久没吃过东西了。然而就这一望无际的大森林中。

“让一个没有野外经验的人刨食吃?那也太难了吧?”

磕磕绊绊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眼看着太阳快要落山了,郑元觉也累的走不动路了。

本来山路就难走,身上背的炸药加上,一米多长的大铁链子,怎么着加起来也得有个三十斤了。

就现在人的身体素质,负重三十斤在大山里走几个小时,好家伙恨不得死山里。

正所谓山穷水复疑无路,柳岸花名又一村,有时候运气同样重要,郑元觉又来到一个山脚下,好巧不巧有一个石洞。

通常来说野外石洞都是有主之物,看着石洞高不过一米半,宽也就一米,就算有野货也不会太大。

山脚下背光,洞穴内一片漆黑看不清里面具体什么样。

郑元觉想了想还是进去一探虚实,要是天黑了自己还在外面晃悠,怕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把缠在双手上的铁链放开一米左右,虽然这玩意挺累赘的,但是这种情况还能当个武器用,好歹是个铁器,属于超越时代的产物。

郑元觉摸着石壁眯着眼睛一点一点的向洞穴里移动。

等郑元觉逐渐适应了黑暗,眼睛已经能看清洞内的状况了。洞内的空间比洞口略大。

宽接近两米,高虽然高了一点,不过还是不友好,郑元觉一米七都还得低着头。

看着昏暗的洞穴,忽然咔吱一声,郑元觉好像猜到了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稍微动动脑子都想的到,咔吱的声音百分之八十是骨头。

郑元觉的目光顺着裤子往下移,能看出个轮廓具体是什么还看不清。

伸手拿过来放在眼前细看,果然是个不知道什么生物的骨头。

“这里应该是有生物存活的,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了。”

郑元觉又小声嘀咕着:“管它还在不在了,就那么小个洞口,在我也未必怕了它,我出去比在着的死亡率要高的多,远了不说晚上这么冷还不得把我冻死。”

累了一天的郑元觉,靠在洞壁上昏昏欲睡,但是天还没完全黑。

郑元觉心里也没谱,“万一这真有东西晚上回来睡觉,那我睡着了不是给人家送口粮?所以还是先等一等。”

口干舌燥饥饿难忍的郑元觉,在洞中又歇息了几个小时。

天色已经彻底黑了,郑元觉没法判断现在是几点钟。

只知道今晚的月亮很亮,月光映照在大地上让郑元觉的目视范围还在接受的范围。

天已经很晚了,这里还没有东西过来。郑元觉觉得这可能是个废弃的洞穴,准备开始睡觉了。

然而天公不作美,就在这时洞穴中传来了一阵淅淅索索的草丛声。

郑元觉打起精神,有东西靠近这里。右手把铁链卷起包裹住拳头,左手拉住铁链的另一头,把剩余的铁链拉起置于胸前展开防御。

听着淅淅索索的声音越来越近,郑元觉的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洞口外一只两脚着地,不到一米五的绿皮恐龙在洞口徘徊,时不时的还用鼻子嗅了嗅,它知道它的家里被陌生生物闯入了。

郑元觉全身贯注的盯着洞口,生硬在刚刚消失了。

猛然间一个两脚着地的恐龙出现在了洞口前方,月光映照下那锋利的牙齿,一看就不是个好对付的货。

恐龙发出刺耳的尖叫声向着郑元觉扑过来,总共不到三米的纵深,从见面到遭遇就两步的事。

郑元觉看着扑过来的恐龙,也没时间思考,下意识的用铁链去挡。

恐龙一口就咬在了铁链上,足有五毫米直径的铁链被咬的吱吱作响,但是奈何你铁齿铜牙也咬不断铁链。

恐龙见咬不动也不松口,用力的向后拖。

郑元觉被拉了一个趔趄。

这才反应过来开始往回拉,一人一兽开始角力。

拉扯了两下郑元觉发现这玩意体型没他大,力气可不比他小,角力过程中给了郑元觉思考的时间。

郑元觉大脑一转,借着恐龙的拉力向前跨步,一步越到近前。

由于郑元觉突然卸力,惯性太大导致恐龙向后退?

但是铁链还在恐龙嘴里呢,郑元觉双手开工就把铁链子往恐龙脖子脑袋上缠,两圈三圈铁链的长度也缩了一半了。

此刻可以说,恐龙的脑袋与郑元觉的手绑在了一起。

恐龙一个侏罗纪远古生物,哪见过郑元觉这么无赖的打法啊,拼命的左右的摇晃着脑袋想要挣脱锁链。

郑元觉双手用力,拉着恐龙脑袋摔在了地上,骑在恐龙身上,用刚才铁链包裹的右手,一拳一拳的砸在恐龙的头颅上。

前三拳恐龙挣扎的无比厉害,凄厉的惨叫声拼命的反抗,但是从第四拳开始已经有气无力了。

郑元觉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砸了几拳,他只知道恐龙都已经完全不动了他还在砸,直到把恐龙的脑袋砸碎他才停下来。

郑元觉喘着粗气,看着自己身下的恐龙尸体,惊魂未定的他刚才没顾得上感受,此刻身体竟然有一些颤抖。

郑元觉从小鸡都没杀过,就在农村杀过几只耗子,杀耗子的时候还感觉于心不忍。

哪像这回一个活生生的活物,脑袋被他砸个稀巴烂,郑元觉此刻的心里有些难受,这种难受很难形容很复杂。

郑元觉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过了一会平复了一下心情。

郑元觉看着眼前的恐龙尸体,踢了一脚怒骂了一声:“去TMD睡觉,爱死不死活不活。”

郑元觉拖着疲惫的身躯眼睛越来越沉,逐渐熟睡了过去。

……

九个白熊国壮汉,把车开到一处荒山野岭,弃车开始徒步在大山里前进。

黄毛用手揉了揉胸前的伤口道:“老大你说我们这次能顺利的回去吗?”

大胡子看着远方也微微皱眉。

“不好说,那个女人总说举报我们,我看不像在唬我们,何况我们还坑了她一把。”

“龙国有句古话,唯有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所以我们现在的任务目标要换一换了,快速行进肯定要暴露,那个梅花2先不要管他了。”

“可惜了老大,我现在还不能带人,如果我把那个女人杀了的话,现在应该是可以短时间带人潜入地底的。”

“好啦不要再说了,这次失败也有运气不好的成分,总之宗旨就一个小心谨慎。”

……

天鹅省某山区一个破旧厂区,高空哒哒哒哒的螺旋桨轰鸣作响。

一架武装直升机降落在厂区内,第一个走下飞机的是接近一米九身高的中年少将,这个年纪的少将前途是一片光明的。

紧跟着是一个蘑菇头的女兵少校,最后还有一个年轻的中尉。

年轻中尉手里拿着军用平板电脑在上面点点画画,“部长信号就是在这里发出来的。”

中年少将看着满地狼藉的爆炸碎片,沿着被爆破过的碎片向前走了一段,再往前就是平坦的路了。

中年少将没有继续向前走,他知道被爆破过的地方反而安全,前方说不准有多大一片雷区。

看着前方还有三十米可以进入的厂房,中年少将做了一个半蹲的姿势,双腿发力嗖的一声,犹如炮弹一般直接从二楼破窗射入。

这一脚的威力,原地留下两个大坑,脚上一双皮鞋被踩了个稀烂。

少将看着被踩烂的皮鞋,“早知道穿作战服了。”

只穿袜子的少将上到三楼,看见一个柱子上留下的轻微血迹与两个柱角留下的划痕陷入了沉思。

少将手指程钩爪状,一下就把那块带血的墙皮扣了下来。

回到飞机上对年轻中尉说:“把这上的血回去化验一下,还有叫一队人守在这里一个月,再调当地的武装力量以这里为中心向国境线排查。”

少将又看了看蘑菇头少校道:“你跟着作战部队一起。”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6831.html

(0)
上一篇 2022-07-29 18:32:09
下一篇 2022-07-29 18:33:0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