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重生,废物医妃一统天下》(于轻秦修远)全文章节免费阅读_(于轻秦修远)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db:摘要]

小说:[db:名称]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林尾生

角色:于轻秦修远

[db:详情]

评论专区

[db:评论1]

[db:评论2]

[db:评论3]

《新婚重生,废物医妃一统天下》(于轻秦修远)全文章节免费阅读_(于轻秦修远)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插图1

新婚重生,废物医妃一统天下》免费试读在线阅读

第六章:渣男自作多情

喝了白术熬制的忍冬雪梨汤,睡一夜起来后,于轻觉得舒服多了。

虽然嗓子还是有些涩意,但已经能够正常发声。

于轻早上起来在院子里比了一遍太极,因为心里惦记着后院里那簇忍冬,就喊了白术拎了篮子,又搬了板凳到院墙边。

“来来,把篮子先扔给我,然后你跳下来。”

白术看着已经利落地跳下去的于轻,哭丧着脸:“婢子不敢。”

“都说了,你别怕,你就跳,我在下面接着你。”

白术伸着腿试探了下,几乎真要哭了。

“主子,真不行。要不婢子还是在上面等着您,您摘好之后再将篮子递给婢子。”

“啊,姐姐?”

于轻正要开口,突然响起一个故作清纯的声音,恶心得她一身鸡皮疙瘩。

转头一看,不是于兰又是谁,身后还站着一脸乌云密布的郎令之,也不知道他们看了多久。

“姐姐你们这是……哦,我知道了!”于兰故作惊讶道:“知道我们跟父亲母亲请完安要走这条路,特地在此地等着见郎哥哥的是不是。”

于轻有些无语,“整天咯咯咯的,你是只下蛋的母鸡吗,没完没了地打鸣。”

她不过是懒得绕远路,才选择直接翻墙罢了。

于兰捂着小嘴又是一声惊呼,“姐姐你说话怎地如此粗鄙,快呸掉,这样跟那些市井小妇有何区别。”

又装作一副才刚看见白术的样子,怒斥道:“这丫鬟怎么回事,身为下人怎么能比主子站得还高,这样不就本末倒置了吗?!到底谁是主谁是仆,还不快些下来!”

白术蹲在墙上一慌,差点就滚落下来。

“妹妹还是莫说话了,我就这么一个丫鬟,被你吓摔下来了你来伺候我么?”

于兰被呛得一愣,看来雀儿说得没错了。

若是以前,于轻应该转身一鞭子就抽在白术身上了,最是经不起挑拨。

“啊呀,姐姐说得哪里话,如今母亲将管家权移交给我,这下人不守规矩出门还不是打我的脸,打我的脸岂不是打咱夫君的脸,打伯府的脸吗?”

“父亲母亲且念着你有病在身,免了你晨昏定省,那是长辈体恤。但是这下人终归是下人,可不能如此没有规矩。”

说着就让身边的丫鬟拿着木棒去捅白术,那丫鬟手脚利落,上前就是一杆子,本就摇摇欲坠的白术惊呼一声就朝地面扑来。

那可是面朝下的,要真摔上还不得毁了容。

白术绝望闭眼,预料中的疼痛没有来,一睁眼,发现自己被于轻稳稳地抱在怀中,急忙跳下来站好。

这还是原主身体底子好,前日的脆弱纯粹是饿的和渴的,吃饱喝足恢复的也快。

等白术站稳,于轻一把将木棒抢过来,照着对方肚子就是一棍。

众人没想到于轻会突然发难,那丫鬟被打翻在地半天爬不起来。

于兰还没说什么,郎令之的声音突然炸开来:“放肆!目无章法,行事无端,你这样成何体统!如何上得了台面!”

于轻好想喝彩,一口气居然说了三个成语,真了不起!

郎令之本来只是默默地看着,于轻不是想方设法的要见他吗?他倒要看看她怎么来讨好自己。

可是等了半天,她只当是没有看见,不由得窜起一股子邪火,眼看着憋不住了,在于轻动手的当**发出来。

“郎哥哥别责骂姐姐了,姐姐双亲走得早,即便母亲对她再好,可不是亲闺女总有几分隔阂,有些时候打不得骂不得,养得骄纵了几分。”

“何况姐姐现在疯症尚未痊愈,陈太医都说了,得此病者易怒易躁。世人都有难处,我们就理解几分吧。”

于轻不得不佩服,于兰话说得真是漂亮,同时也佩服何原主都闹成那样了,还能厚着脸皮装出一副姐妹和谐的样子。

这么会演,怪不得在郎令之眼里心里,全都是这缕白月光。

相比原主只会跟在他屁股后面喊“令之”,只会在他有危险的时候挥鞭而上,于兰的段位不止高了一星半点。

“行了,你俩就别演什么夫妻情深了,赶紧,赶紧离开我的视线,我们还得采花。”

于轻现在眼里就只有这簇忍冬花,摘了晒干,夏日的时候挖一勺糖,加一些冰块,别提多爽。

眼见于轻无视他,郎令之突然长剑一挥,与于轻的手堪堪擦过,差点就要斩断手指。

“你疯了吧!我就摘个花关你什么事。陈太医都说,患疯症的人易怒易暴,我看这说的明明就是你。”

于轻将刚刚于兰说的话全数送给郎令之,郎令之握着剑柄的手青筋暴起,她怎么敢这么跟他讲话?!

以前的于轻总是寸步不离的跟在他身后,虽然她嚣张跋扈,他也曾嫌弃过她丢人。

但是有这么一个谁也驯服不了的小野兽,心甘情愿的在他面前低下自己高傲的头颅,这极大地满足了郎令之的征服欲和虚荣心。

所以,她当初是哪样,现在就必须还是哪样,不能翻出他的手掌心去。

“伯府里的东西,一草一木那都是我的,我不让你摘,你就不能摘!”郎令之狠狠道。

他今天就要打掉她试图要长出来的獠牙。

“来人!将姨娘请回去,守好小香苑,没我命令不准出院子半步!”

“郎哥哥~”

“兰儿,你别替她求情,你是主母,就是罚她也能罚得。打狗还得看主人,再这样下去,下次棍子就要落在你身上了。”

于兰欲言又止,摆出一副言之有理的样子,“姐姐对不起,相公这样也是为了你好。”

为难的小模样,奥斯卡影后都没这么会演。

于轻盯着郎令之的眼睛,瞳仁里清清楚楚的不屑和瞧不上,她秀眉一挑,“我打狗,从来不看主人。”

说罢带着白术潇洒离去,郎令之看着她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越发堵得慌。

好似一直在手里能够随意把玩搓圆捏扁的东西,忽然有一天自己有意识了,想要逃走,遂将心里的郁结之气尽数撒在了那簇忍冬上。

于兰的火气一点也不比他的少,当面不觉,回到自己院子,全部撒在了平日里最喜欢的画眉上。

小翠眼瞅着那漂亮的小画眉在她手里惨叫几声断了气,摸了摸脖子顿觉有点喘不过气来,不过还是斗着胆子问道:“少夫人,何事如此生气?”

“还不是于轻那个贱人!”于兰咬牙切齿,一点也没有在外面的温婉贤淑

同样的五官,在她脸上生生构出两幅面孔来。

郎令之于她,就像于轻于郎令之是一样,玩物不听话了,因为不该的人或者事情,产生了不曾有过的反应和情绪,那当主人的应当如何?

要么拔掉獠牙,要么,除去诱因。

“小翠,雀儿昨日回来说了姨娘晚上并没有喝药是吗?”

“是的,少夫人。昨天送去的药,在雀儿被扔出来的时候撞到尽数洒了。”

“那今天的药,你去喂吧,药量翻倍。”

小翠眉心一跳,刚经历于轻死而复生的事情,她现在还后怕着,“可是陈太医说这个药一次不宜多的。”

于兰不耐烦道:“让你做,做就行了。”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6765.html

(0)
上一篇 2022-07-29 18:29:16
下一篇 2022-07-29 18:30:0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