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南城盗梦)林奕南城盗梦热门小说林奕南城盗梦全章节免费阅读

[db:摘要]

小说:[db:名称]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南城盗梦

角色:林奕南城盗梦

[db:详情]

评论专区

[db:评论1]

[db:评论2]

[db:评论3]

(林奕南城盗梦)林奕南城盗梦热门小说林奕南城盗梦全章节免费阅读插图1

极道穹心》免费试读在线阅读

第3章 太白圣君

祝族之地,最后化为一片焦土,无一生灵生还。

人们最后只看见一轮黑月悬挂半空,最后渐渐消失不见。

消息一出,整个大陆都沸腾了。一个大陆上的巅峰强者杀进祝族,仅一人之力就灭了族,无人不震惊。

……

混元大陆以西,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之内,一位强者正在闭目养神,斜靠在椅凳之上,突然坐起身,单手一挥,眼前出现一个神秘景象,里面是魂牌。

只见一个魂牌渐渐失色,最后爆碎开来。

这位强者先是沉默了一会儿,而后关闭景象,继续斜靠在金龙椅凳上闭目养神。

……

回想着数月之前的那天,梵阳千依看着怀中的婴儿,叹息的摇了摇头,眼角有晶莹泪珠滑落,口中喃喃道:“曜天哥哥,你为什么要相信梵阳云天那条老狗啊。”

当时,林曜天选择相信梵阳云天,而后与祝族同归于尽,但他还是大意了,小看了这个梵阳云天,没想到他有这么大的胆子。

本来梵阳千依回去之后,梵阳云天对她是好了许多,并且是打算不再伤害她,让她好好的在家族里。

可一切却在这个孩子——林奕出生后变了,天翻地覆的变了。

林奕出生之时,天地变色,天穹之上出现了短暂霞光,照亮了大地的每一处角落。

当时,梵阳云天正在闭关,见此情形,他大喜,完全忘记了当时的承诺。

“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洞窟之内,梵阳云天元神飘动,但由于不能出关,急忙传话族中亲信长老,将婴儿,也就是林奕,带到洞窟。

刚生完孩子,梵阳千依本就虚弱,突然长老进来要带走孩子,她顿感不妙,心里暗骂了云天老狗之后,想要离开却被重重包围。

“千依妹妹,你这又是何苦呢?交出这孩子,助为兄大业!以后,这片江山,这片大陆,都将属于我们梵阳家。”梵阳云天声音传来,响彻梵阳千依所在的大殿之内。

“云天老狗,你也配为兄长?亏我曜天哥哥还如此相信你,你简直禽兽不如。想要我的孩子,那你就先杀了我。”梵阳千依脸色苍白,花容失色,尽最后的力气咆哮着。

“妹妹啊,你还是识趣一点好。你要知道,你现在做的抵抗,都是无畏的。”梵阳云天再道。

“要是云海兄长在,你敢如此?”梵阳千依再次竭力开口道。

“云海?你是说二弟啊,他应该……回不来了吧,哈哈哈哈……”梵阳云天的狂笑声在大殿中响起。

“诸位长老,这就是你们家主的嘴脸,你们真的要听他的吗?我们家族,不一直都是名族正派吗?如今,你们要听一个污秽之人调遣?”梵阳千依寄希望于族中长老。

……

大殿中,众人相互对视,有议论声响起。

突然,一道严厉的呵斥声响起:“你个毒妇,想要分散家族人心,其心可诛,来人,拿下。”

说话之人正是梵阳家族大长老——梵阳震。

众人迟迟没有动手,最后还是一咬牙,包围了过去,想要拿下梵阳千依。

“呵呵……很好,你们都很好。都是云天老狗的走狗。好一个梵阳云天,好一个梵阳家族。”说罢,她双手结印,想要凝空间法阵离开。

然而,她此刻虚弱无比,且面临众人威压,根本无法凝结空间法阵。

她此刻就如待宰羔羊,抱着怀中孩子一动不动,像是失去魂魄一般,面无血色。

眼看着众人围过来,自己却毫无办法,这时,自己所处之地却突然多了一块空间法阵。

这是由一件空间道器和精神力共同凝结成的空间法阵,这样的法阵更加稳固,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在场诸位长老大吃一惊,急忙使出道技攻击想要打断,但为时已晚,法阵已经触动。

在离开之际,梵阳千依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急忙转过头看向身后,他的侍女——瑾瑶的方向,后者同样在看着她,眼神流露出不舍,有泪珠在打转,并缓缓的挥着手。

“瑾瑶!”大长老梵阳震大怒。

这是梵阳千依离开前最后所能看到的,在最后紧急关头,竟是贴身侍女助自己脱身。

……

被空间法阵传送到了一处地角的梵阳千依,此刻正头疼欲裂,艰难的扭动着娇躯,嘴里发出阵阵**,表达着痛苦。

她忽然是意识到了什么,娇躯一震,口中有淡淡血迹流出,下意识的握紧手掌,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存在,低头看去,她如释重负般的又躺在地上,芳容再次绽放神华。

那是一块龙符,上面有暗金龙缠绕,龙威骇人,正是林曜天最后送她离开之时的那一道斑驳流光。

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是随身带着,不敢弄丢,这是他留给她唯一的东西。

一旁,是裹在绵薄棉被里的婴儿——林奕,他娇嫩的双手不断挥舞,一双灵动大眼四处张望,见没人理他,又安静了起来。

她们被传送到的地方,是距离梵阳家族数万公里外的一个洞穴之内,梵阳千依也不知道这是在哪里,不过想着这里肯定不会有危险,便就地生存下来,调理伤势。

然而,好景不长,仅仅过去了三个月,梵阳震就带着众长老找到了这里,所以便有了现在的情形。

……

梵阳千依痛苦的回忆着,然而此时,梵阳震也赶到了这里,他大声呵斥:“梵阳千依,老夫念你是家族后人,且血脉纯正,一直给你机会,让你自己重回家族,可你这样不知好歹,那就休怪老夫无情。”

“血脉纯正……呵呵……梵阳震,你和那云天老狗不就是看中了我的血脉吗?要我的血脉,你们拿去便是,但要伤我孩子,那就踏过我的尸体。”

梵阳千依言语铿锵,掷地有声,这是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无论何时何地,永不泯灭。

“你还真是冥顽不灵啊,那就不要怪老夫了。”说罢,他一手探出,只见一只血手虚影瞬间破空而出遮天蔽日,向梵阳千依抓去。

见漆黑大手抓来,梵阳千依胸口剧烈起伏,怕伤着林奕,她施展身法道技,急忙躲窜。

一击未果,梵阳震再次出手,比先前更盛,双手探出,像是铺天盖地,天地顿时阴沉下来,漆黑大手更加夺目,极为骇人。

梵阳千依见状,自知无法抵挡,芳容顿时阴沉下来,将林奕放在身后地上,决定用身体阻挡。

梵阳家族众长老和主事,也是默默的看着这一切,或许他们很想出手,但是那样的后果,他们可承担不起。

只能默默看着,阴沉着脸,不禁自主的摇了摇头,人微力小,无可奈何。

砰!

刺耳的爆炸声响起,众人纷纷定睛望去,这个爆炸声让他们感到奇怪,看刚才梵阳千依本就虚弱不堪,怎还有力量与梵阳震这一击抗衡?

待烟雾消散,众人睁大双眼,只见原本应该口吐鲜血,招架不住这一击的梵阳千依,此刻竟安然无恙,而她也是一脸懵,完全不知这是怎么回事。

唳……

骤然间,风声鹤唳,只见天穹之上,一只白羽仙鹤乘风而来,振翅九天,卷起一阵阵空间漩涡,其声破九天,足以震碎人的耳膜。

仙鹤背上,站立着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他拥有着一双浑浊双目,白色胡须和白色头发都已经很长,皱纹早已充斥仙脸,虽显老态龙钟,但给人一种精神丰沛,神采奕奕的感觉。

他的腰间挂着一个破旧葫芦,应该是装酒用的。再者,他的衣服都是粗布短衣,跟奢华不沾边,更是跟他的脚下仙鹤形成鲜明对比,然而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他的背后背着一把剑,虽然用粗布遮挡,但隐约可以看见其中的神韵,好像在绽放着璀璨光华。

仙鹤盘旋上空,翅膀无止的震动,卷起一阵阵罡风,最后缓慢停留在梵阳千依上空不高处,那位老者开口道:“堂堂梵阳家族,整个大陆的巨头,今日却为难一个后辈,还是同族后辈,真是恬不知耻啊!”

天穹之上,老者威严的开口,眉宇间透露着一丝霸气,让梵阳震等人气得直想出手。

可下一刻他就冷静了,嘴角禁不住哆嗦,刚还想反驳这人不要多管闲事,可再仔细看了看这个老人的装扮,还有刚才的气势,他支支吾吾的开口:“祥云……仙鹤……麻衣……你是……太白圣君?人称逍遥子?”

梵阳震像是得罪圣人般,支支吾吾的开口,与先前的气势对比,此刻他更像一个小孩子,犯了错得小孩子。

“哈哈哈哈……”老者把弄胡须,仰天大笑,“一百年过去了,没想到还有人记得我。”

一旁的梵阳震听了,急忙恭维:“前辈纵然消失千年,这片大陆上也会有人记得你,因为这片大路上,尽是你的传说。无人不敬佩,无人不敬仰。”

本是恭维的话语,常人听了多多少少也会有一些开心,可这老者却是深邃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异芒,原本含笑的嘴也阴沉下来,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呵呵……敬仰,有人敬仰,也有人……罢了。”

老者突然话说到一半没有继续说下去了,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老者为何这样说,也更不知道为何一位具有通天之能的老人在大陆上消失近百年,了无音讯,如今又奇迹而又突兀的出现在这里。

“前辈,今日还望前辈不要出手,全当没有看见,他日我梵阳家族必将登门拜谢。”梵阳震感觉到气氛不对,急忙拉回正题。

“既然你知道我,那就应该知道,我在大陆上的名号是什么。”老者没有明确答复,只是淡淡开口,指明了方向。

梵阳震低下头迟疑了一会儿,而后低声喃喃道:“太白圣君……逍遥子……麻衣剑客……仗剑天涯……世有不平事,非其不能休……”

一连串的名号自梵阳震的口中说出,他自己也震惊了,眼前这位看似温和的老者,实际上可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主儿。

梵阳震自然也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也明白老者为何突兀的出现在这里,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肯定是不能就此罢休的。

“前辈,我……”梵阳震刚阴沉着脸,刚开口,就被一阵怒斥吓得没敢再说话。

“话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听得明白吗?”平静的话语在老者口中说出,让人感到一股无匹的霸气,摄人心魄。

“前辈这是要和我们梵阳家族过不去嘛?”梵阳震一改原本的唯唯诺诺,冷声威胁道。

“噢?梵阳家族?你叫什么名字?敢这样跟我讲话?就是梵阳无纶出来,也不敢跟我这样讲话吧。叫梵阳无川出来,让我跟他唠唠。”

面对这位后辈的威胁,老者并没有在意。

梵阳千依的美妙身姿在地上站立着,早已经失去了方才坦然赴死却又惊慌失措的神情,此刻老者的出现让她芳颜重亮,犹如一朵盛开的牡丹花。

她冷静的观察着局势,没有多说一句话,再有着,就是安慰着怀中受惊的婴儿。

骤然间……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一阵阵让天地颤抖的巨响传来,众人似是被这股强大的气势吓住,纷纷警惕的看向天空,一股股道气陡然爆发,护住身体。

“哈哈哈哈……”先是一阵笑声,浑浊而震耳。

紧接着,在众人的目光下,天穹中绽放一道又一道绮丽神光,一尊金翅大鹏撕破虚空飞驰而来。

天穹另一边,一匹天马踏破无垠虚空,带着流星光点,使那一边天穹被染成紫金色,天马振翅呼啸而来,奔腾之时,使空间扭曲,天地变色。

又是一道凤凰鸣叫,只见凤凰流火自天穹之上砸落下来,一片火红流光遮天蔽日,连天上的太阳比之也显得略微失色。

又是一道暗黑之光,不过却不是那么引人注目,他悄无声息般出现在半空之中,一双深邃冷眸直勾勾的盯着太白圣君。

此四人突然前来,没有任何预兆,仅仅是他们出场带来的震动,就让人们心惊,这些人是如何强大的存在。

此刻天地同辉,天上地下都被这些人带来的神彩霞光照得仙虹万丈。

这时,在金翅大鹏背上的那道璀璨身影,徐徐游动,举手抬足间,天地灵气便消之一半,他身穿赤金道袍,上有金翅大鹏刻印,浅浅挥了挥手,开口道:

“太白圣君,久别重逢,别来无恙啊!”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6761.html

(0)
上一篇 2022-07-29 18:29:10
下一篇 2022-07-29 18:29:4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