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相陈方元独孤寒雪全文免费阅读_麻衣神相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db:摘要]

小说:[db:名称]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独孤寒雪

角色:陈方元独孤寒雪

[db:详情]

评论专区

[db:评论1]

[db:评论2]

[db:评论3]

麻衣神相陈方元独孤寒雪全文免费阅读_麻衣神相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插图1

麻衣神相》免费试读在线阅读

第6章 鬼身上

就在我几乎要绝望地瘫倒在地那一刻,我考见老爸迅迷地从屋里跳了出来,手一伸:一道黑影迅速飞了过去,然后是“当啷”一声此后,周围又重归丁静寂..

这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如电石火花.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都结束了,而我还保持着半弓的身体发着抖:.

半晌,我的后背没有任何反应。

我颤巍巍地回头一看,只见白蛇已经断成了两节,死在我身后不到半米多地。

新死白蛇的是一条铁歌,是我老爸随手拿的:

二叔敬佩地说:“大哥,准!”

二脑袋却跑了过来看那条蛇。哐咂嘴说:”这大冷天怎么还有蛇?这是哪儿来的这么粗的蛇?真他妈的卟人!咱们这里还没见过白蛇呢?你们见过没有?”

二脑袋说完就用手去摸那条蛇头,我老爸大叫了一声:”别动!”

二脑袋吓了一跳,把手又缩了回去,说:”咋了?”

我老爸说:”它应该还会咬人。”

二脑袋吃了一惊,说:”这不是已经死了吗?”

我老爸走过来:捡了一条棍子:去拨弄蛇头,没想到白蛇的蛇头果然猛地张嘴咬住了棍子,我老爸甩了几下,竟然没把白蛇的半截身子甩下去,二叔吃惊之余,拿起铁锨把蛇头拍了个稀烂。

我们看的目瞪口呆,惊心动

魄 我的腿更是软了又软。没想到

这白蛇会这么凶悍。

二脑袋呕了一口唾沫,然后祟拜地看了我老爸一眼;说:”真亏有陈大先生你:你懂的真多,”

老爸说: “毒蛇没那么容易

死:我听我爹说过,以前有个人抓寺蛇泡酒,把整条寺蛇塞进酒瓶里泡了一年多,打开瓶子的时候,那条蛇竟然又蹿了出来,咬了那人一口。

二叔咂师嘴道:“乖乖,怪不到蛇能冬眠呢。那么长时间不吃不喝也能活:也没被憋死!”

我们正在议论纷纷,一个中年妇女探头探脑地进来了;二叔对二脑袋说:”你老婆来了。

二脑袋对他老婆说:”你来干嘛?”

二脑袋的老婆说:”你说干啥?你不在家,我不得给你哥送饭!”

二脑袋说:“把饭给我,我送进去,”

二脑袋的老婆一边打趣我们一边说:“这几位就是你请来的先生?真年轻啊,你们看好了没有,准备咋办–呀,这是啥?白蛇!老天爷啊!谁杀的!这是要遭报应的!”

二脑袋的老婆一脸惊恐的表情看着那两截蛇嚷道,就像是看见死了人一样。

我无奈地说:”是我爸杀的。”

“”你们为啥要杀它?”

“不是故意的,不过也没办法它要咬我:”我说。

二脑袋的老婆跺跺脚:埋怨道:”这是白蛇啊:这是蛇神!你们杀了祖,要遭到报应的!你们等着看吧,肯定会有蛇要找你们报仇!”

我老爸”呵呵”一笑,说:”那蛇耍真是神,也不会被给我宰了,”

我们都笑了起来,二脑袋的老婆急得恨不得咬我爸一口,她说:”你别不信,这是白蛇!你们啥时候见过这么纯白纯白的白蛇?我听我那老娘说过,白蛇最有灵性,一般不出来寻人,你们肯定是打搅到它了,它才出来,你们刚才干啥了?”

二脑袋摇头晃脑道:”我们啥也没干;我们就是商量着说要扒掉门楼,陈大先生说这门楼不好……”

二脑袋这句话没说完,就停住不说了,他好像是意识到什么不对的地方了。他抿嘬着嘴看看我爸我爸没吭声,我的脸却又变色了心又猛地跳了起来,因为我也感觉到这事情匪夷所思,

二叔颤声地问道:“元方:这条大白蛇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我指了指门楼,说:“我看见它的时候;它就趴在那个门楼左边……”

二脑袋的老婆一下子叫了起来,喊道:”你看吧,肯定是它听见你们说话了,门楼是它的家。它怕你们毁它的家,所以它才出来咬你们的!”

二脑袋喃喃道:“它能听懂人话?真的假的?”

二权挠挠头说:”说不定那蛇还真能听懂咱们说话,他妈的,这地面邪,什么都说不准。

二脑袋道:”就算是它能听懂白说话,那也没办法啊,不毁它家:咱家就被毁了。这可咋办?你说它是咋报应人的?”

二脑袋的老婆说:“这白蛇肯定不会就一条;它有伴儿,有儿女,它的伴儿和儿女说不定在哪个黑地里藏着,专门等着出来咬你们!

二脑袋的老婆的话,让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副恐怖的画面,我不由地打了个冷颤。

却听见老爸“哈哈”笑道:”不要胡思乱想,这个宅子里的有阴地:阴地养阴虫,没什么了不起的,那不是什么神灵,就是一条蛇。说不定是有人故意养的,用来吓人而已。

话说回来,就算它真的能报复,那又有什么?这条已经杀了:再来一条也一样杀了:是我杀的,就让它来找我不就行了。

我看了一眼老爸,他没有半点惧色,这让我大感宽慰.

二叔也趁机表现自己的勇猛道:”还在哪个黑地藏着专门咬我们?打伏击啊,还成精了它!”

老爸又说:”冬春之交冒出来白蛇,不是这个宅子大有问题就是有人故意放出来的,不管怎样。那个门楼赶紧扒了,免得留后患!”

二脑袋有我老爸做靠山,顿时坚定地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一阵阴森的“桀桀”笑声忽然从正屋里传了出来一个可怖的声音说:“你们杀了自蛇:要遭报复了,哈哈,哈哈,你们要遭报复了……

这几声怪笑和怪音吓得我不轻:二叔也被吓了一跳,只有老爸还略显镇定地问二脑袋说:“说话的是你大哥?”

二脑袋点点头。

二叔说::”说话都这样了:看来病的不轻。”

老爸说:”走吧,进去看看。

走近正屋,大厅里没人,我们跟着二脑袋拐进了大厅右边的里屋,里屋的窗户是关着的,光线很暗:我隐隐约约看见地上有一个人:靠着一张床坐着:

二脑袋打开了灯;这时再看那个人,我顿时吃了一惊。

地上的人看上去,是个接近五十岁的男人,身材中等,浑身的衣服脏臭不堪:头发干纠百结,最可怕的是他的脸。

那一张脸没有一点活人的光泽,完全是阴暗青黄,两腮已经深深的陷了下去,嘴角一边抽搐。一边发出“荷嗬”的声音,这张脸唯一有神的地方,那就是那双凶狠凌厉的眼睛。但也就是这双眼最吓他。不像人的眼,倒像是野兽的眼。

这个人就是老倔头.

老倔头看见我们以后:似乎很忌惮,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就在我被他看得发毛的时候,他说:是你杀了白蛇?

我还没有回答:他忽然自顾自摇了摇头,嘴里嘟囔道:”虽然有气场,但是却没有力场,不是你。”

老倔头把目光从我脸上移走看到了站在旁边的老爸:老倔头眼中竟然露出了惊恐的神色,他叫道:”是你!你好重的房气!一定是你杀了白蛇!你会有报应的!你离我远点!快走开!

老倔头居然开始往后退缩,把他身后的那张床挤得“吱吱”作响。

我们都疑惑地看看老爸,老爸无辜地说:“我什么也没干,

二权道:“大哥,是不是你用杀人的目光卟他了?不然他怎么知道是你干的呀?大哥,做人不能太狠哦,”

老爸抬起腿,又放下,似乎没干什么,但我发现二叔的屁股上已经多了个清晰的鞋印:

二脑袋摇摇头说:“这声音不是我哥的。”

我们都不明所以地看了看二脑袋:二叔疑感地说:”那是谁的声当?”

二脑袋说:“不知道。他发病的时候就是这种声音:

二叔说::”不管是谁的声音他可是什么都知道啊,竟然连白蛇是谁杀的都能看出来,这可不像是疯了的人,难道是有了特异功能?”

我说:”二叔,要不你也疯一个试试?说不定就成了蝙蝠侠,我话音刚落,屁股上也挨了一脚,看来二叔是公报私仇,不敢打我老爸,就拿我出气,

老爸这时候却说:”他什么都知道,但是神智却不是老倔头的。

老倔头忽然嘶哑着声音“哈哈”大笑道:“老倔头?谁是老倔头?我是何天明!什么老倔头、老何头都是我的佃农!那都是我的长工!他们子子孙孙也都是我的长工!”

老爸问二脑袋道:“谁是何天明?”

二脑袋说:”就是我之前给你们说的那个人,我们村原先的一个大地主,打日本鬼子的时候好像做过维持会会长,解放时又通敌,解放后被判了汉奸和间谍,定了死罪:他原先的儿子不少,打仗的时候死的就刺下一个,不过,剩下的那个儿子后来得了重病死掉了,他们家算是绝后了。

二叔说:“那你大哥怎么会说自己是何天明?这不是你们家仇人嘛:这不会是何天明的魂上你哥地身了吧?””

二脑袋晃晃脑袋说:”村里人都这么说,说是我爹当年让何天明晰了后。又霸占了何天明的房子何天明要回来报复,也要……也要让我们老何家绝后。”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6741.html

(0)
上一篇 2022-06-08 15:54:47
下一篇 2022-07-29 18:33:1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