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怪物,与少年》诺亚,白鸦七雨雾璃全文章节免费阅读_《神明,怪物,与少年》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db:摘要]

小说:[db:名称]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七雨雾璃

角色:诺亚,白鸦七雨雾璃

[db:详情]

评论专区

[db:评论1]

[db:评论2]

[db:评论3]

《神明,怪物,与少年》诺亚,白鸦七雨雾璃全文章节免费阅读_《神明,怪物,与少年》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插图1

神明,怪物,与少年》免费试读在线阅读

第1章 序章:夜(终)

第三话:血腥教廷

“撒旦!我们来履行契约了!”

一个矮胖老头在一座古怪‘教堂’前的台阶下喊道。

他的身后跟着另外十二个高矮胖瘦不一的老头,和他一样各自都穿着一件灰白的袍子。

“砰,吱——”

教堂的大门从里面被打开,只见从中走出一个穿着旧式西装的男人。

“请进吧,我的老朋友们。”

男人礼貌地开口道,随即侧过身子,邀请台阶下的十三名老者进入教堂。

男人正是撒旦,而那十三名老者则是他的信徒,是西斯博格兰建立之初便以生命和灵魂为代价向他换取永恒的一群老怪物。

走进教堂,内部大多都是昏暗的,仅有的几柄烛火稀疏地置放在大殿的两边。

但很快,十三名老者就轻车熟路地穿过了大殿,来到了这座教堂仅有的侧殿中,自发围坐在一个圆桌前。

圆桌古朴且陈旧,昏暗的环境冷冷地映出其中心处的【全知之眼】,在月光下猩红地闪耀着。

侧殿没有灯,只有一扇天窗,朦朦胧胧地照下一点月光。

十三人没有说话,却都死死盯着桌面的‘眼睛’。

气氛一点点变得诡异起来了。

就连座椅也开始变得诡异——椅背不断扭曲变换,最终定格在一个山羊头的形状。

头颅的眉心处横向裂开了一个口子,睁出一只眼睛。

仔细看去,那每个瞳孔中都印刻了一个数字,从1至13,分别对应坐着的十三位老者的名字。

“砰——”

随着又一声闷响,教堂的大门被西装男人关上了。

“哒—哒—哒—哒…”

他走过大殿里的一个又一个长椅,留下一路腥浓的气息。

“呼~”

西装男人走到侧殿门口时,所有的蜡烛也在同一时间被熄灭。

教堂一时笼黑,只有夜空中的圆月荧荧地散着光浊。

只是那光,透过这漆黑建筑的窗绘,却是红色的,就如同那血月一样,都是腥红色的。

回望窗内,一切都已变了模样。

白墙刺目地染上了斑驳血迹,那一个个长椅上赫然坐着教堂的信众们,齐齐望向那血月,惨淡且诡异地微笑着。

而大殿的讲台,横七竖八地躺着早已咽气的【人们】,他们的血液顺着地上的小槽流进了侧殿,融汇进侧殿里的——那个圆桌。

“哦,老朋友,要喝点什么?是战士的一腔‘热血’,还是圣骑士的忠诚之血?”

西装男人走进侧殿,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酒杯,盛着殷红的液体,自顾自品尝起来,狂热而痴迷。

“撒旦,能不能……”

名为11的老者开口询问,却没能把话完整出口。

因为撒旦就只瞥了一眼,便止住了他的声音。

“弄清处境,11号,你们现在可是奴隶,对主人提要求什么的,最好想都不要想。否则,便是湮灭于世。”

对于撒旦来说,他们只是他一时心血来潮的玩具,也许是通过和他签订的契约的方式活了几百年,可与他至今亿万年的存在比起来,也不过一瞬而已。

相对应的,这十三‘人’,撒旦并未存有什么感情。

实力卑微弱小,加起来甚至不如一头地狱犬;生性怯懦,为了苟活宁愿与他签订契约当人们口中‘魔鬼’的仆役……

“只是,这样的卑贱人类居然干掉了阿兹瑞尔……”

撒旦一面品着杯中的鲜红之物,一面这样想着。

就在昨日,他与他们签订了最后一个契约:

十三名老者在大殿前齐齐跪向撒旦。

“我们先辈的灵魂。”

一号敬畏着说出契约条件。

“统共三万六千六百二十五个灵魂,都是纯净的。”

十三号接着对条件进行了补充。

“哦?”

听到这里,撒旦才勉强提起一点兴趣。

按照世界的起源法则,纯净的灵魂在人间飘荡,至多14天便会消散,而非像是恶灵,可以长时间徘徊于世。

“……”

撒旦隐隐已猜出他们的打算,却是笑而不语。

“希望主人可以……收走我们的灵魂,让我们成为——恶魔。”

一段时间的沉默后,十三号才顶着威压继续说道。其肥胖的身躯在威压的增加下不断颤抖着。

“好。契约成立。”

撒旦收敛了威压,挥手示意他们退下。以地狱之主的身份,他的一句话甚至是一个念头便可以缔订契约。

…………

“那么,灵魂呢?”

撒旦将杯中的剩余部分饮尽,半靠着侧殿的门,眯眼望着坐在椅子上的十三人。

“正在路上,主人。”

十三号回答道,语调中却难以抑制地恐惧着。

……

“砰,砰砰!”

教堂的门被敲响,骑士长此刻已是站在了阶梯之上。

“砰,砰——轰!”

他等了一会,里面仍是无人回应,于是索性踹开了大门。

尽管身上的伤已经好了近九成,可里面的景象却着实让身为骑士长的他也是一个踉跄:

跨过脚下的门板,朝里走去,遍地残骸。仅存几名苟延残喘的‘人类’正在撕扯着彼此的血肉……

教堂之内,宛如炼狱。

教堂之外,一轮血月高悬着,将鲜红色透过恶魔窗绘染在了大殿上。

“终于来了。”

撒旦从侧殿走出,顺手关上门。径直来到骑士长克劳德面前。

“我的杰作怎么样?术士,法师,普通人,骑士,都在此进行了美妙的仪式。特别是里面的圣骑士,一反常态地剑指向无辜的妇孺……

对了,那些骑士好像都是你的下属吧?”

撒旦饶有兴致地向克劳德描述着方才大殿所发生的【奇特之景】,眼睛不时打量向他,似乎是要将他囚禁在自己深红色的眸子里。

然而克劳德没有搭话,他呆滞地看着长椅上的那一具具已经算不上完整的尸体,失神良久,最后才像是突然醒悟似的陷入狂怒。

在极端的愤怒下,他挥剑砍向了撒旦。

只是撒旦并未挪动步子,依旧立于原地。

再看克劳德,却已被脚下的血液束缚,缠裹住了五肢,悬于半空中,一时难以动弹。

“怎么看都是普通人类,怎么会有这么多灵魂聚集?”

撒旦喃喃自语道,眼睛却时刻透着红光,控制着血带不断加大力度。

他眼中的克劳德,体内堆叠了大量的纯净灵魂,隔着衣物向外发散出耀眼的炽白色光芒。

此时的克劳德青筋暴起,他的头紧绷着,眼睛逐渐因缺氧而充血。

然而,就在克劳德被血带勒晕时,那股白光终于从他的体内闪出,紧接着便是血带的燃烧,蒸发。

不一会,克劳德的脸便化为了另一个模样。

“路西法。”

‘克劳德’重新回到了地面上,活动了一下身子,走向撒旦,手中还凝聚出一把炽红十字剑。

“米迦勒?”

撒旦感受到了那股熟识的气息,回应出声。

他现在还记得,那个在幼年时期,成天跟在他后面叫兄长兄长的弟弟;与叛乱之战里,手持【七恶剑】与他交战的天使长。

分明如出一辙,却又判若两者。

“不过路西法,可真是个陌生的名字啊……”

撒旦这样想着,自他成为堕天使以来,便没再用过曾为天使的名号,无论是对上帝的憎恶还是对战败的屈辱……

思索之际,米迦勒的剑已砍在了路西法的肩上,并沿势劈开了小半个身子。

“呲——”

米迦勒把剑抽回,剑锋与血液的交接处正剧烈反应着挥洒而出,剑身却罕见的被腐蚀出了斑斑缺口。

刹时,黑色的血液从撒旦身上溅落如雨,融汇在鲜红的地板上。

可撒旦却没有理会那可怖伤口,只是冷漠地看向米迦勒的愤怒面容,并未感到疼痛。

就像剑是劈砍在他者身上,而非其自己的。

而他,之所以没有躲,是因为想要重温之前熟悉的感觉。

一种他失去了很久很久的情绪,一种愧疚,难过,悲哀混杂在一起的复杂感受。

撒旦是这样想的,却没有得到任何他想要的,除了那个看似严重的伤口,他甚至连眉都没有皱一下。

再看米迦勒,表情从愤怒,困惑,转向迟疑。

他不明白,七恶剑的威能下,撒旦是如何能做到毫无反应的?

明明七恶剑是【父神】赐予他的,专克堕天使甚至是克制所有神明的至高神器。

可撒旦,虽然受伤了,但看上去却没有什么大碍,血液甚至还腐蚀了神器。

米迦勒由此变得迷茫了,似是如梦般地不真实。

然而,米迦勒不知道的还有,【反叛之战】中,在他打败路西法后的四处征战之时,路西法已悄然变化。

在被放逐的地狱,在那个弱肉强食的地狱,路西法率领着杀出威名和地位的同时,一众追随者在杀戮中陨落,最终只存活下包括他在内的八位堕天使,后来唤作撒旦与其手下七魔王。

与之对应的,七魔王与撒旦是有所不同的。

七魔王的羽翼在长年累月的厮杀中化为了空洞的翅展。而撒旦,仍存六只羽翼;虽已染上噩梦般的墨黑,寄宿了七大原罪,却比原先光洁的【晨星之翼】还要更为强力丰满。

当然,随着翅膀一齐变化的还有他的心,变得狠厉而冷漠。

在上万年的地狱之中,他对生命已经麻木了。但却不像是七魔王那滥杀而嗜血的堕落,大天使路西法的堕落名为撒旦,是立于七恶之上的纯粹罪恶,是强大而真实的恶孽。

所以,他为何不惧七恶剑?

答案显而易见的是他的身份,不是傲慢之路西法,而是比恶孽更恶的撒旦。

七恶(即七大罪: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暴食和**。)都不过是他的日常,各司一罪的七魔王也只是他的手下。

所以,融合七大罪所铸造的武器【七恶剑】在他眼中又何其普通。

“看来你就是他们的底牌了。”

“这么多年了,米迦勒你还是没有一点长进。”

撒旦说着将右手伸展至左腰间,循着伤口由下抚触而上。

他身上的伤口随着指触复原如初。

一并恢复的还有他的深色西服,于是撒旦就又变得高贵优雅了。

可他的右手却没有放下,而是举在眼前几公分处的,冷冷地透着血月的惨辉。

望着指尖的血墨,撒旦稍稍失神。

莫名的,一股原始的冲动袭来,促使他舔舐向那黑红的污血……

几息之后,狂热褪去……

“呵。”

撒旦轻笑出声,冷冷做着评价。丝毫不顾一旁的米迦勒,经过其侧,走上大殿的讲台。

“加入我吧,米迦勒,”

撒旦俯望向台下,张开了双臂。

“这个世界为你敞开!”

他接着从背后展开了黑色的翅膀,又对着米迦勒喊道。

磁性柔和的嗓音在空无一‘人’的大殿里回响,颇有几分蛊惑的意味。

就在此刻,空中的血月也适时聚耀下一束光,穿过穹顶的十字天窗,映照在撒旦身上,显得刻意而又契合。

“地狱的魔鬼就是这样蛊惑人类的吗?”

米迦勒不禁如此想道,心中貌似有了几分动摇:

被鄙为魔鬼的撒旦,也有人类为他所建的教堂,也有着和其他神明的一样布景,一样的信徒,甚至一样的……十字架天窗。

堕落的天使不再为天使,反而是可以改变【父神】造物规则的,虽为【生物】却又可以不具备生命,甚至跳脱于至高【父神】的束缚,自创规则。这……这是、渎神之理。

米迦勒终于领悟了,他的信仰,他的信念一直都建立在【父神】的骗局之上。

【父神】宣扬的管控众生万物,超脱于一切存在之上的,

所谓创世者,不过是自诩的一个称号。

于是,米迦勒动摇了,是因为撒旦所言即为真实。是因为拥有战士天使称号的他无法对此‘却若未见’。

“创造法则,从来都不是神的特权,更不会是上帝的。”

“鸿蒙之初,万物构成法则,而非法则约束万物。”

“上帝对万物的管控,也不过是对法则的应用。就如同这世间的任何一物,包括你我,都可以一样。”

“只不过他先于万物之前诞生,所以他对法则的顿悟高于万物,仅此而已。”

撒旦接着说道。

有那么一瞬间,他从米迦勒身上仿佛看到了‘路西法’的影子。

“我……拒绝,我不会抛舍我的信仰,哪怕信仰率先将我背弃。”

然而,信仰至理的动摇并没有太多地影响到米迦勒。

至少,诞生以来,这名战士天使都无比虔诚地崇尚着正义,哪怕那‘正义’是虚假的,但亿万年的虔诚为真,无物可动摇。

“那可真是遗憾。既然不加入,那你就只有死这一条路了。虽然你加入了最后也会死,但好歹能活的久一些不是?”

撒旦残忍地笑了笑,眼中寒芒闪动。

米迦勒闻言,沉默着再次从腰间抽出那把十字剑,持剑而立。

火焰燃起,蔓延剑身,一柄炽红的剑,锋利如新。

这一刻起,他不再迷惑,而是释然于他所做的选择,定然是不正确的,却也绝非错误。

加入撒旦,只会让他的心变得冷漠,像路西法一样傲视生命,最后堕落成魔鬼,不断地戏谑杀戮。

所以在无端的杀戮面前,拒绝是他的最优选项。

“我是天使,尽管不再是【父神】的天使,但我也仍会维护正义,誓死不悔。”

说着米迦勒的周身再次散发出白光,从盔甲之下延伸了出一对纯白的翅膀。

仿佛是早有预料般的,米迦勒的话音刚落,聚集在他脚下的血液便再次化为了带状,阻滞了他的行动。

“为什么你会觉得你可以对抗我,就凭那三万多个灵魂?还是你认为那卑微的‘正义’足以与地狱的力量抗争?”

撒旦皱着眉头质问,他无法理解对方愚蠢的送死行为,意义何在。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说罢,米迦勒蓄力踏向地面,挣脱了血带。整个人弹射而出,刃朝撒旦。

“铮——”

伴随着剑锋交接的声音,红与黑的光布满了大殿的每一处。

音浪在教堂内一阵又一阵地回响着,击碎了每一盏窗。

晚风裹着月辉入围殿堂,冷冷的,愈渐愈暗,愈演愈凉。

直到血月被云雾所笼罩,黑暗再次降临了这座漆黑的教堂。

“真是难缠。”

撒旦嘲讽道,并从米迦勒前胸的心脏处抽出, 那把可与【七恶剑】媲美的漆黑罪恶之剑——末日审判。

说实话,米迦勒聚集在那个骑士身上的灵魂挺棘手的。

而且还有那三万多灵魂,无一例外地都是人类灵魂中的最高品质——英灵(一种人类死后的灵魂谛订契约以发挥出生前甚至超越生前实力的状态。)使他的身体每死一次便有一个英灵替代他被放逐至地狱。

足足三万多次不完全相同的死法,直到最后连米迦勒也倒下了。这位存在了上亿年的战士天使,挣扎着与撒旦搏斗,一次次负伤倒下,一次次咬牙站起……

以伤换伤的战斗最终以撒旦的胜利告终,而那位可怜的天使,连灵魂都不配拥有,当场消散于世。

只留下那副身体的原主克劳德,弱如蝼蚁般地反抗,却坚持了不过一秒钟。

“可怜,且可悲。”

撒旦若有其事地悲叹道。

一面用右手反持剑身,在凌乱西服的左袖间擦拭,一面优雅着微笑离场。

圆月从残云中褪出,映照下已是恢复正常的白辉。

而通过透下十字天窗的光,可以看到:

大殿的正中心处,十三名灰袍老人跪坐在血色侵染的地板上,低着脑袋,双手合十,围成一个圆圈。

而圆圈的正中心处,呈大字躺着的,正是骑士长克劳德,身无丝缕,双目圆睁地望着破碎的吊灯上——铁丝缠绕的一对染血翅膀。

至此,西斯博格兰,神明毁减已半。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6675.html

(0)
上一篇 2022-07-29 18:26:15
下一篇 2022-07-29 18:27:1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