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靈白昼热(次纪元)_(次纪元)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次纪元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白昼热

角色:叶靈白昼热

简介:这是建立在神话体系《古纪元》与《主纪元》之后的第三部作品《次纪元》
故事发展速度相比其他题材小说而言慢上不少,绝大部分时间都在描述每个人的行动,而他们的行动串联起来之后才形成了之后的剧情,这也就意味着,几章节的故事剧情几乎不会有任何推进,而之后一章或是两章的故事剧情会因为之前章节各类细节带来的连锁反应进而快速发展
小说当中没有明确的主角,所有人都再做他们认为对的事情,而故事着重描写关于一代传奇的养女叶靈身边的故事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叶靈白昼热(次纪元)_(次纪元)全本在线阅读插图1

《次纪元》免费试读

第4章 第四章:爱丽莲安娜定理

地图上的坐标连接到了大厦的百科数据库,关于大厦的简介映入叶靈的视野。

“未来科技展览大厦,洛塔城标志性建筑物,那些顶尖技术的人工智能机器概念机、炫酷且可驾驶的科技跑车、未来新能源载具、新概念产品,在社会繁荣昌盛阶段,联合组织总会向研发处投入一部分资源来建设未来理想化高精尖科技产物,从而减轻人民负担、替代一部分基础劳作岗位,虽然进度十分缓慢,但所出现的理念冲击、大厦内出现的概念品也足以碾压市面上同类产品。”

“你想要的车,这个科技展厅一定会有,至于车钥匙。。。”叶修的手势顿了顿,“你觉得老师傅给的这钥匙真的能用吗?”叶修的这一串问题让叶靈不得不重新认识面前的这个同龄特工,这是叶靈刚来的第二天,问出这样的问题也不免让叶靈有些怀疑他是不是为了搭话才问这些自己根本无法回答的问题。

“这个问题问得好,所以你需要用这个钥匙找一辆摩托车拐回去让老师傅做一把大厦门锁的钥匙,同时带点设备来找找钥匙在哪!”大厦的门大概率被封锁,如果是旋转门破坏也会有很大的动静。

同样叶靈不想用特殊的手段发动汽车,也不想让汽车破门而出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坏,按照平民对特工的认知,特工会将车内的某两根电线拔下,来回对撞几次从而发动车辆,但这种行为只是存在理念之中,这次行动不适合出现这种低容错率的状况,哪怕不用也不能因为这些事情让计划出现失误。

科技大厦与机场的距离不是很远,但步行前往并不安全。

两人找到了一处地下停车场,虽然没有电能摩托,普通的轿车也可以勉强用于赶路。

叶修速度很快,只用了半个小时时间便拿到钥匙折回停车场。

“老师傅不知道具体是那种类型的门,剪了很多把钥匙,说是有锁眼的门几把钥匙来回试试,总有一个能用。”叶修拉开车门让叶靈坐上,将钥匙装进储物袋扔到黑的背包里面。

“你是?”叶靈见过,但并不认识开车的男人。

“代号:黑,扑克小队二把手,斯莱特担心你们的行动特地派我来协助你们。”

三人来到科技大厦门前,晚上9点,街面上很难再看到有清洁傀儡走动,科技大厦内部照明系统常年开启,无法确认是否还有人在内部维护,上一批幸存者层在科技大厦驻留过一段时间,后续撤往洛塔城正北部,也就是堡垒的东侧。

从正面观测无法判断楼内是否留有人员驻守,三人同时前往一个方向做侦查工作,防止因为分散而被偷袭。

大厅外围是透明钢化玻璃材质,透过玻璃没有看到大厦可视区域内有傀儡存在。

“左侧没有敌人。”,“右侧也没有。”两人用手势给叶靈发出信号。

“很好,进门,一切小心。”叶靈同样摆了三个常规手势进行回复。

“噔”

一声清脆的响声进入二人耳中,门被打开了,基地老师傅给的钥匙第一把就解开了玻璃大门,虽然一些门禁系统的室内房间无法进入,好在大部分门都可以通过钥匙解决。

墙面上贴了本楼层的布局图,叶修所说的车就坐落在第一层的展厅之中,三人刚刚所观测的地方只是大厦的最表层,内部被其他区域隔断,整个大厦的面积比三人想象中的要大上不少,还需要进一步观察从而确定大厦内部的安全性。

“停、左前两人、右前三人,可疑目标位于右前正一,疑似。。。”

。。。。。。

办公室内坐着一名年轻女性,看起来像是一位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女性尝试用正常人的沟通方式与叶靈对话,同时不断增大音量,叶靈只能看到女性不断张嘴、闭合的动作,根本无法分辨她在说些什么。

叶靈被绑在椅子上无法用手语交谈,女性见沟通无效给了旁边的傀儡一个手势,叶靈感受到一阵强烈的痛麻从座椅上歪倒在地。

“果然是个聋哑人,我说你的手势怎么比划的那么快,我的手下都没看清比划的什么玩意。”

叶靈在失去听觉后遗忘了所有曾经关于声音的认知,这一次突然之间传来的声音让她有些迷惑、有些欣喜,叶靈尝试着不同的发音,长时间未体验过的感受在这一刻想要全部尝试,可惜已经忘记如何说话,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怪声。

赐予叶靈说话能力的是处在她面前的女性,这位女性漂浮在叶靈的身前,叶靈想要触摸女性却始终保持一段距离,虽然中间只有短短三米之隔,又如同无尽循环一般,每靠近一步女性便同距离后退一步。

“不对,你是想把我变成傀儡吗?”叶靈定了定神,忽然间意识到了这一严重的问题。

“不,我可没什么兴趣。”女性看的懂手语,叶靈已经确认这是在梦中发生的事情,想要清醒却始终无法挣脱。

叶靈遭受了女性手下的电击,晕倒在办公桌前,在这种极度虚弱的状态下,叶靈心中所想均被面前的女性洞察,女性显然也习惯了这种事情的发生。

女性没有任何行动,也没有向叶靈询问任何问题,反倒是叶靈所思考的每一句话都会汇成一番虚影、一串文字展露在女性面前,自己没有任何办法阻止这些文字、这些虚像的产生,女性不断从叶靈脑中抽离这些字符,直到叶靈在梦中失去意识。

傀儡解开了绳索,叶靈也从昏迷中苏醒,那一刻她毫无迟疑手如同利箭一般游动,瞬间将腰间的亚音速手枪掏出。

“叮!”

女性早已预料到她会产生这种应急反应,叶靈虽然在“梦”中与女**谈,但这也是完全构建在女性手中,女性脱离叶靈意识那一刻隔断了那些本不该让叶靈记住的梦境。

“是不是像做梦一样?一觉醒来什么也不记得了?并不是所有梦都会保留在你的记忆之中,因为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是可以被抹除的。”

女性空灵的声音让叶靈不知所措,叶靈失去了听觉但却可以听见面前女人的声音,这样的状况让她短期内有些无法接受,缓缓接过被女性手下打落的手枪,瘫坐在椅子上手枪的弹匣已被抽出,子弹也被一颗颗的拆下。

“不是所有声音都能通过耳朵听见,绝大多数声音都由精神生成,就比如你能听到我的唇语一般。”

叶靈知道唇语这个东西,语言的发音并不完全由嘴唇完成需要诸多细节的辅助,面前的女性已经确认是一名傀儡,很显然她在自己昏迷期间向脑中添加了不少奇怪的玩意。

“你是叫叶靈吧,很。。。。。。”

女性看叶靈那迷茫的眼神明白了什么,索性熟练运用起了特工专业手语。

“你是叫叶靈吧,很花哨的名字,不过我也很喜欢这种名字,也喜欢你们特工给自己起的代号,你可以管我叫镜,想必叶靈也不是你的真名吧。”镜将自己的称呼写在纸上递给叶靈,她的表情也自己确认了刚刚留存在她脑中的信息已被全部清空。

两人沟通十分流畅,叶靈很快就忘记了刚刚发生的一切,甚至对女性为何会如此熟练的使用特工手语感到疑惑,一些手语黑话镜也能灵活使用。

“我是这个区域的共智首领,不过我是个和平主义者,也是你的妈妈,叶氏的粉丝,我不希望和其他人发生纷争,我希望你们也不要对我们有另类的目光。”

“叶修和黑呢?”叶靈环绕室内,只有镜和她的手下。

“他们两个反抗有些激烈,尝试好几次沟通都以失败告终,刚刚打了一针现在估计还没醒过来。”镜挥挥手让手下将两人抬进屋子,“我大概知道了你们想要什么,不过你醒的太快了,我还不知道你们究竟有什么目的,毕竟这可不是随便就能外借的玩意。”

“机密。”叶靈对镜时刻提防着。

镜看穿了她的想法,索性侵入叶修、黑的脑中获取信息,这种方法远比问一个嘴硬的人方便太多,“原来你们要突袭机场,不过这计划非常的蠢。”

正常会议探讨出的计划被镜完全否定,对于叶靈而言计划可能会存在遗漏,现在看来傀儡的能力有些超乎想象,“那,这。”想要比划些什么,但又无奈的停下动作。

“其实我也想成为一名特工。”

傀儡化爆发时,镜是展厅前台服务员,当傀儡同化波及到自身时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整个展厅的人仿佛被时间静止一般,本想和其他幸存者一样脱离展厅,却发现那些原本静止不动的人会完全依照自己的思维路线行动。

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成为了整个展厅的主人,所有人都在遵循自己的想法,同样所有人的学识、认知相互共享,“我不敢出门,因为我发现不止我一个人变成这样,很多人,甚至所有人都变成了这样。”镜向叶靈讲述着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

镜身边的副手原本是从展厅跑出去的幸存者,却又被强大的引力拽回大厦,精神告诉他们,只有留在展厅才是最好的选择,也是在见到镜的那一刻确立了主从关系。

“他们是独立的个体,也是结合的思想,必要时刻我会抽离他们的精神作出首领应做的职责尽可能保护他们的安全,你可能并不理解作为一个共智者到底有多么强大。”镜将叶靈叫到窗边。

“看到五百米外的街道了吗?倒数10秒钟会有一帮人追赶一个年轻人,他们会在踏入街面的那一刻停下。”

叶靈接过望远镜心中开始倒数,十、九、八。。。三、二、一,果真如镜所说,一小批傀儡手中拎着木棍、水管追着一名年轻人,踏入街面的那一刻不再动弹,随后慢慢折回。

镜擦了擦桌上的照片,叶靈拐回座位陷入深思。

“我曾经作为一名前台服务员有时会在工作上出现一些错误,因此经常受到了一位50岁左右的大叔训斥,在获得傀儡能力之后仅一个邪恶的念头就瞬间杀死了原来那位负责的大叔,这也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想法,完全只是在自我幻想的情况下,实际上我根本。。。”镜忍不住的流出眼泪,不断哽咽。

叶靈只能静坐在面前,不知所措,坦尼帝罗的话在脑中不断回荡,“精神是一把锋利恶毒的利刃,人类应该庆幸精神只存于脑中。”

“抱歉失态了。”镜擦了擦面上的泪水,迅速调整状态,将被害人的照片重新摆回桌面,叶靈看来这可能也是傀儡特有的能力之一。

黑与叶修也从昏迷中苏醒,看到叶靈在长椅上安静的坐着,随即放下敌意坐到她的身旁。

“机场的傀儡部队和你们有联系吗?”叶靈问道。

“那批傀儡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关于你的消息我有所了解,你的小队被一个身份不明的人救下,我不太清楚是谁,但以你们的水平攻占机场几乎不可能,甚至你们三个人的水平还赶不上那位神秘人的百分之5。”镜让副手将口述的内容翻译给叶靈,同样也是说给另外两位特工,虽然说的有些夸张,但对比起傀儡的能力,三人的水平甚至赶不上百分之1。

黑欲言又止,想要做出解释但看到旁边的傀儡正是活捉三人的那一个时放弃了辩解,三个身手矫健的特工被一个毫无训练可言的傀儡活捉简直是耻辱中的耻辱,依照面前女性所说的不无道理,想要偷袭机场或许确实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有什么建议吗?”黑尝试性的问道,虽然不太信任面前的女人,但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如果你们小队中有一个共智者的协助就可以极大降低风险,机场那批傀儡都是些臭鱼烂虾,根本不足为惧,只可惜我的人不能借给你们。”镜顿了顿语气,“我的手下都是些无辜的平民,如果我派人协助你们,那么他们的生命安全就无法保障。”

“机场那批人不是洛塔城本地人,他们是入侵者,我们会尽可能的帮助你们完成任务,抵御外敌,但在这之前我的人不能和其他共智者发生正面冲突,我们可没有任何武器可以抵挡这群人的攻击,同样我的手下没有一个是特工、军人出身,我相信你们也不会轻易信任一个只认识了几个小时的还活捉过你们的傀儡,更不可能为我们提供武器装备。”

叶修用双手擦了把脸,心中暗想,“不是我们不想给你们武器,特工堡垒的武器百分之90都是亚音速手枪,根本没办法对付那帮傀儡。”

“我的控制链已经饱和,我可以强行控制你们手下的一位特工,在事后脱离范围便可以回归正常人的身份。”

见三人沉默不语也正如镜所料,他们无法相信一个共智者,同样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同伴被傀儡化,哪怕镜给出了脱离控制的办法,但没有人愿意相信一个刚认识几个小时便提出帮助自己的“敌对组织”,外加上堡垒外围傀儡看起来并不友好,斯莱特也大概率不会同意这种存在风险的事情发生。

“你是叫叶修吧?看到你过来我特地放宽了戒备还派了一位小兄弟前去迎接你,你却想着袭击我的手下。”镜不认识叶修,作为第四堡垒的特工,和平年代并没有让叶修执行过多的风险行动,叶修长期履行着基本特工的职责不断帮助市民、处理纷争,群众总体评价也相对良好,镜依靠手下的记忆分辨出面前的这个看似和叶靈一般大小的男孩。

“我还是那句话,不是我看不起你们,托斯塔亚·兰瑟克曾经说过一句话你们应该不陌生,我可能会输,但赢我的绝对不会是你。”镜复述了当年兰瑟克在皇家**的一句名言,也是在兰瑟克的未知骰子之后说出的一段话。

慕名而来的赌徒从0压到了21点,打开骰盅之后没有骰子通杀了所有赌徒的筹码,赌徒仍然不信邪,再次进行押注,这一次从没有骰子压到了21点,他不相信托斯塔亚·兰瑟克究竟还能耍出怎么的花招。

兰瑟克挥舞着骰盅,面对慕名而来的赌徒说出了那句“我可能会输,但赢我的绝对不会是你。”扣下骰盅大笑着离开赌桌,赌徒拿起骰盅,骰子在桌面高速旋转没有停下的意思,“开盅即定,不是0点也不是21点,骰子在里面但是看不到点数,空点,通杀。”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这个游戏名字叫做预知未来。”镜从抽屉内取出一副扑克牌,从正面码开,52张牌的数字清晰的展露在众人的视野之中,“好了你们三个人每人挑出一张扑克,然后随意洗牌,但洗牌的时候不能完全遮挡。”

“黑桃A、方块3、红心10。”三人各选中了一张扑克,叶靈认为镜想要玩一些类似于魔术的游戏,将牌洗乱在从中挑出之前所选的几张牌,但看到镜那毫不在意的眼神又觉得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好了。”叶修将牌递给镜。

镜紧握扑克牌,反面朝上,“接下来就是这个游戏的规则,来猜一猜我的手下将牌抛到空中后,你们说的三张扑克是正面还是反面,同时再猜一猜三张扑克会落在这个房间的哪个角落。”

镜将牌递给手下,这种算计对三人而言是一种绝对不可能猜到的玩意,扑克中间的间隙、投掷使用的力度、角度都会严重影响扑克落点以及正反面,这并非常人能够短时间计算出来的玩意,更何况投掷扑克的人是别人,根本无法判断他接下来所使用的力度、角度,也无法判断他会站在哪个地方投出。

镜将三张A4纸做出正反的记号放在地面、桌子上,手下将扑克扇形排开,背面朝上猛的丢出,扑克如落叶一般飘散,一些扑克因为**空调出风口的原因被吹到一边,扑克零散的飘落在地面、桌上、窗台、角落,最终只有三张牌恰巧落在镜特殊标记过的A4纸上。

“扑克落在了对应的纸上,牌的朝向也正如A4纸上写的一样,方块3正面、黑桃A反面、红心10反面,我赢了。”手下将散落的扑克拾起归还至镜手中,三人因为凡人的认知而限制了对傀儡的想象。

三人理解镜想表达的含义是什么,以普通人姿态根本没有与傀儡产生对抗的能力,傀儡在能力方面早已碾压幸存者太多。

“我希望你们能考虑我说过的话,车我可以借给你们,但我没有完全控制我的手下,他们都是些科技迷,如果把车给你们了,这对他们很不公平,所以我们要做等价交换。”经过叶靈的观察,镜在这句话上并没有骗她,他的手下确实与其他傀儡有很大的差别,就连镜本身也颠覆了曾经对傀儡的认知。

镜的大部分手下都保留了完整的认知能力同样也保留了完整的视力、听觉,只有半数人与街面上见到的傀儡一致,这种做法无疑是降低自身实力换取其他人的自由。

“你想要什么?”

“没什么,这辆车本身就属于洛塔城的财产,我希望我们还有下次见面的机会,留下你的胸牌,还有第一堡垒头号特工的证章。”

要求简单的有些超乎叶靈想象,如此热情也不免需要进行一些提防,叶靈并没有犹豫,当即答应了镜的要求,她并不理解镜为什么会对自己的胸牌、证章产生兴趣,或许是她那些有独立意识的手下们提出的组合建议,比起科技或许更对特工感兴趣。

镜后仰在沙发上,颠起高脚杯,右腿翘与左腿之上,展露一副女王般的气息,向旁边的副手做出了一个的手势。

“你们可以走了,钥匙我会让手下给你们,不过还有个事情需要你们帮助。”镜不知从何处摸出来一块硬盘,丢到叶靈身前,“这是我手下他们的亲人画像,他们可能在城内,希望你们可以花些时间找到他们。”

镜的手下引导几人走出房间,随后紧闭房门,这趟旅程对于三人而言相对顺利,至少目的达成,手下将手中的钥匙与叶靈的证章、胸牌互换,这意味着两个团体在某种层面上达成了共识,或许后期会有合作机会可惜不是现在。

洛塔城顶尖科技产物,科罗威尔·S,后缀字母像是代表它这个系列更加高级的地位,至少仪表盘上突破300公里每小时的参数表明了这辆车强大所在。

钥匙内带有感应装置,需要钥匙在车内特定区域才可以发动。

钥匙放入感应插孔的那一刻,数十道幽蓝的流光沿着边缘包裹整车内外。

几乎超越现代科技的AI系统外加如同飞机表盘般的塔式按钮让它的整体都变得神秘,三人并不知道这些按钮具体有什么左右,也没有其他说明书做出解释,看着镜手下不断摇头的动作也大概猜出原因。

“好了,我们该走了。”黑缓缓的将车开出大厅,到达路面时一脚油门便不见踪影,百公里加速仅需2秒,数秒时间蹿出百米远。

四洲科技水平并不落后,但联合组织对民用物品做出了一定限制,像汽车这类载具都做出了明确的等级划分,对载具进行严格限速,除必要单位之外,民用载具想要达到时速160公里每小时那就意味着要在牢里坐上几年,直立于门外的傀儡何曾见过如此场景,那些只存在于影视、幻想中的场景现如今直现眼前。

“我们该不该相信她说的话?”叶修问道,两人没有理会,想必叶修心中已经有了和两人同样的答案,询问结果只会让事态变得更加复杂。

凌晨4点,三人顺利返回基地。

护士静坐在大厅等待着几人的回归,看到叶靈到来兴奋的比划起那刚学不久的手语,“ye lin jie-jie lin tian de re wu shun li ma?”她的进步很明显,叶靈勉强能看懂护士比划的个别一些发音,绝大多数还处于手法错误上,好在大概能看懂她再比划些什么。

叶靈走上跟前,摆正那些使用错误的手法、符号以及断句。

“看我这样,应该是,ye·ling ~ jie – jie;jin tian de ren wu;shun li ma?”

一番指正,护士意识到自身存在的问题,小拇指控制并不是很灵活导致在一些字符上容易疏忽,例如连接符“· ”、定义符“ ~ ”、断句符“ ;”。

相比之前有很大的进步,护士仍然看不懂叶靈比划的手语,她根本反应不过来如此快的速度,即便叶靈将速度放慢四分之三,连续的符号依旧让她措手不及。

像往常一样,抚了抚护士的额头,叶靈拐回至自己的工作中。

镜递给她的硬盘接入电脑后有着近1T占用的图片,所有的图片都是人像,如果像镜口中所说,大部分图片都可以通过堡垒内部的数据中心对比处理,从而快速判断是否是当地常住人口,同时可以处理掉那些已经死亡或是无效的信息。

“这些画像一定是某些重要的人吧!”护士缓慢的手语并没有让叶靈感到着急,反而很耐心的看了下去,一天的奔波让自己疲惫不已,外加上三人小队被活捉的故事让自己越发的感到無力,好在至少有那么个人时刻在关心自己。

“这是些家属的画像,他们可能已经被傀儡化,不过后续行动还是需要避免伤害他们。”为了避免看不懂,护士将那本《特攻专业手语训练手册》时刻带在身边,叶靈也将速度再次放慢一阶,确保每一个手势都非常的清晰。

“是这样的嘛?其实我也想请大家帮帮我。”护士拿出了自己储物囊中的一张合影,看起来是在她入学的那一天与父母在校门口的合影,“我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如果有机会希望可以救下他们,如果。。。如果会威胁到大家生命,也不要。。。在意我。。。也请不要犹豫。。。我不想。。。”

护士哭着跑回了房间,回想起前几个月,甚至处于一种毫不知情的状态,一支想要袭击特工小队的傀儡恰巧被特工击毙了队长,自己得以获救,最终还是通过特工们的战术记录仪中保存的影像得知了事情的起因结果。

叶靈没能拉住护士,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方式安慰护士,只能依托与护士住在同一间屋子的梅来处理。

她能明白护士的想法,这种事情难以避免,几率事件始终都有可能发生,特工们不能保证在未来的某一天不会遇到带有敌意的他们。

叶靈并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干扰,叶修与黑已经返回房间休息,自己仍再回想今天镜所说的一起,按照镜的描述,如果有镜一样的首领必然会有第二个、第三个,镜没有在对话的过程中过多透露“饱和”究竟指的是什么,以现在的状况只能理解镜是一个金字塔顶端的女人,金字塔搭建多高始终看最后一层能承受多大的压力。

镜所说的“饱和”很有可能是金字塔第二层的人员已经堆满,她的能力无法再覆盖更多的手下,而她的手下控制着另一组副手、紧接着副手控制着第三批小弟依次循环,具体手下能延展多少次的控制链,具体的手下占用位置不得而知。

同样“饱和”后继续控制会产生怎样的副作用根本无法得知,虽然她看起来是一副极为善良的外表,但这也不是能将信任完全施加在她身上的理由,爱丽莲安娜的话并非空谈,“决策建立在利益之上,那些看似仁慈的举动会为他人施加同等的苦难。”

护士说的话同样引起了叶靈的注意,机场内的傀儡皆是处于不知情或是无奈之下被控制的无辜平民,在此之前不是必要情况通常不会痛下杀手,可如果真的遇到了一个不能不消灭的目标但又恰好是照片中的人该如何处理,爱丽莲安娜的话说的在当下看来没有错误,看似仁慈的举动会为他人施加同等的苦难,如果由于就必然会干扰其他人的行动。

一张字条和照片忽然伸到了叶靈的面前,“这是我父亲的照片。”叶靈扭头看去,Ace不知何时站立在自己身边,“相比这些图片都是那些幸存人员的家属照片吧,请帮我看看我的父亲在不在这里面。”

Ace看到叶靈的电脑中不断更替的图片十分高兴,得知黑所说的消息立马起床翻出那些珍藏已久的老照片。

叶靈接过照片,Ace也用手写和打字的方式与叶靈沟通,并介绍起自己的家庭,“我那母亲因为癌症不幸去世,父亲虽然经常训斥我,但我知道父亲非常爱我,只是中间存在了些时代的代沟罢了,有些事情很难解释清楚,不过我也从来没在意过这些事,如果不是黑告诉我,我根本不敢相信我的父亲大概率还安稳的活着,现在我也有了奋斗的目标。”

看到Ace激动的神情,叶靈仔细观察照片上的男人来回想是否在哪里见过。

“我的父亲曾经是科技大厦一块区域的负责人。”

“这。。。”叶靈打出字又急忙删除,想要再发写什么但下意识告诉自己并不应该这么做。

照片中的男人正是镜在桌子上留存的照片,正是镜悔恨那一段悲伤的过往才特意将男人的照片留存在最显眼的位置时刻警醒自己。

“原谅我,有些事情,说起来很复杂,你的父亲可能不在这批照片里面。”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6630.html

(0)
上一篇 2022-07-29 11:34:26
下一篇 2022-07-29 13:21:5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