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未然罗兰)赫玛特里倒计时_(徐未然罗兰)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赫玛特里倒计时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纱夜的猫

角色:徐未然罗兰

简介:被抛弃的人,赫玛特里院会给你最后的归属——题记
赫玛特里院自从诞生以来,一直以收容绝症患者作为自己的责任,而且这里的患者,全部都是年轻人,甚至是年幼的孩子而他们,正是因为自己的天生绝症而被所有人抛弃,而且他们的人生也处于倒计时当中,随时可能与世而别赫玛特里院能够为他们做的,只剩下在他们的剩余时间内,能够让他们坦然面对,从而,笑着离开
这是一个救赎的故事,以及孤独者最后的归属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徐未然罗兰)赫玛特里倒计时_(徐未然罗兰)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插图1

《赫玛特里倒计时》免费试读

第4章 苦咖啡

欢迎你来到赫玛特里院,徐未然先生。愿你在这里找到你想要的书。”

他就像图书馆的馆长一样,左手伸前,向他发出了邀请。

罗兰·赫玛特里,赫玛特里家族的人,以及赫玛特里院的院长,这也是徐未然第一次见到他本人。

虽说他来自一个显赫的家族,但是他几乎从未在公众视野露过面,所以没有什么人听过他的名号。不过他的名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姓氏,他的家族。

这就预示着他并不是一般人。

他看上去大概二十来岁,身材修长而消瘦,和他之前年轻时的照片一样,留着金色的短发。他的面庞富有神采,眉宇间透露着英气,虽然没有经过细腻地打理,他给人的气息很清新。

他披着长款的西服外套,内衬则是淡米色的冰丝衬衫,领带倒是可有可无地挂在胸前,白皙的皮肤透着光,上面还残留了一缕墨渍。

百叶窗映下来的光洒在他的身上,汇集于他的脚下,仿佛在诉说着谁才是这座舞台当中的主角。

一言以避之,他看起来相当年轻,而且很具有吸引力。

虽然他的装束相当简练,却依旧隐藏不住他过人的气质。

不愧是赫玛特里家的人。徐未然在心里暗暗说道。

“辛苦了,雷文。”他挥了挥手,声音很轻,期间透露出喜悦的心情。

他走了过来,举止非常绅士。

“你们相处得怎么样?”他将手拍在雷文的肩膀上。

“徐先生是个很不错的人,我们在路上相处地很不错。”雷文如实地回答道。

“是嘛……你有没有对客人做不合礼法的事情?”

“……没有的。”一想到他可能之前说错过话,雷文表现得有些紧张。毕竟,有不少雷文接过的来访者,都被他耿直的言论劝退了。

“开玩笑的,别这么紧张。”罗兰轻松地笑了笑,“既然远道而来的客人已经到了,我们就先开始正题吧。”

他招呼着二人在会客桌面前坐下,并且倒了三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那么老爷,我去外边等候着。”

虽说罗兰并没有多说什么,不过雷文还是有些不自在。

“别那么着急嘛,我也有一些话想跟你说,你也可以先在旁边听一下。”

罗兰眯着眼睛,脸上依旧带着微笑。

既然老爷都这么发话了,雷文也没有别的话可说,老老实实地坐在了桌旁的单人沙发上。

“那么,我们就开始愉快地交谈吧,徐先生。”

……

头上传来齿轮转动的声音,清脆而明净,不同于在门外听到的教堂钟声的悠扬,它的机械特有的碰撞能让人保持清醒。正如大脑是齿轮推动的机器一样,两个齿轮似乎也是思考的一部分。

伴随着入口的醇香咖啡,这场交谈的开端似乎很不错。

“咖啡很好喝,谢谢你,赫玛特里先生。”

虽然没有和想象中那样,刚到异国城邦,找一个街边咖啡厅就可以休闲一下午的时间。但在这个如同图书馆的房间内,喝一口浓香的咖啡,还是缓和了徐未然不少的疲惫感。

“是嘛,我还以为我的口味会不适合你呢。”罗兰依旧保持着微笑,“别人都说我做的咖啡口味会太重,所以我做的咖啡都不受欢迎。包括雷文也是,每次喝我的咖啡都要加糖。”

“老爷的口味是很独特的,除了纯咖啡都,其他的东西都不加的,我觉得很难有人能习惯这种苦味吧。”

正如罗兰说的那样,雷文确实加了好几勺糖。

“还需要牛奶吗,我记得上次你来还剩了一些,就在我桌子旁的冰箱里。”罗兰指向了左方。

“徐先生,如果有其他需要的,可以自己添加。”

“我觉得这种味道还好,毕竟这种咖啡的本味很醇厚,我还挺喜欢的。”

“看来,我们应该能合得来,这种味道,别人还真欣赏不来。”罗兰也抿了一口咖啡,同时还发出陶醉的声音。

看着他们二人喝这种苦涩的原味咖啡,并且还面不改色,雷文的脸色有些震惊。

“徐先生远道而来,路途劳顿,本应该先休整几天再来这坐坐的。只是我的一己私欲,我就提前了点时间,让我们能够在这里面谈,我表示很抱歉。如果今天的交谈顺利的话,晚上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他的语气充满了真挚的情感。

“我倒不是特别累吧,而且,我也对这个地方挺感兴趣的,我也不打算浪费时间。”

“好!”罗兰拍了一下手,“跟聪明人讲话真是省心。”

他双手交叉,将头放在双手之上,即将开始他们之间的交谈。

“那么,你想先问些什么问题吗?”

“我的问题吗?”徐未然摸着头,思考着从哪里开始说起,“我想问的可能有点多,毕竟我对赫玛特里院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不如,让我先给你介绍一下赫玛特里院的详细信息吧。了解一个地方,就需要先了解最基础的东西,你说对吧。”罗兰开了口。

“虽然我估计雷文在路上应该给你说了不少信息,不过他也不完全了解这里,他平时也不在这里工作,当我的司机只是他的副业,他在卡利图亚还有一家商店呢,那才是他的主业。”

雷文点了点头,“老爷说的没错,我平时没有住在赫玛特里院,只了解一些表面的东西。”

随后他又嘀咕道:“老爷怎么知道我在路上给徐先生说了这些……”

罗兰倒没有在意他的低语,“赫玛特里院对于我来说并不只是一个简单的创业,对于你们来说也不仅仅是医院那么简单。”

“估计雷文已经告诉你了,这里是一家专门收容绝症患者的医院,而且这里收容的都是年龄偏小的重症患者。同时,我们的目的都是为了给这些孩子们最好的关怀与治疗,所以我们投入了最先进的医疗器材。总之,我们的医疗水平绝对是有保障的。”

“我有一个疑问,”徐未然缓缓说道,“赫玛特里先生,你们应该不缺医生吧,怎么把我这个失职的前医生找到的,我认为我的名声也不至于传到这么远的地方吧。”

“你有这种想法我也能理解,不过我告诉你,我们的员工全部来源于世界各地,你能相信吗?”

徐未然没有回答,脸上依然带着疑问的表情。

“世界上所有人的相遇,都不是巧合的,而是每一个相遇的人,都与你有一种特殊的东西,那就是缘分。每个相遇的人,缘分这条线就会形成交错,从而产生触碰,人与人就是这样认识的。我对此深信不疑。”

“这是否有些太玄学了?”

经历了科学教育的徐未然有些摸不着头脑。

罗兰轻笑两声,示意徐未然放松点,“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只是说明我们每个人的相遇其实都是必然,命运的安排。我们的相遇虽是命运的结果,当然我们也不是对你完全不了解,甚至超过了你的想象。比如我们知道你曾经是知名医学大学的高材生,毕业后直接在大学附属的医院从事工作,并且——”

“你在四个月之前的那个手术,我们也心知肚明。那一天,那次手术结束后,你选择了辞职。并且,这四个月里,你一直没有工作,直到你来到赫玛特里院……”

“够了。”

徐未然放下了的手中的咖啡杯,语气显得非常冰冷。

罗兰停止了说话,一旁的雷文也看着他们两人,一言不发,看着他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空气似乎也随之凝结,只剩下窗外传来的阵阵鸟鸣。

徐未然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甚至手臂都在不住地颤抖。

此刻,他似乎回想起了四个月以前,那个黑色的下午。

……

去年,12月24日。

我曾经工作的医院里。

虽然是下午,但是由于天色比起以往更加灰暗,听天气预报说似乎会下雨,再加上冬日的凉意,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的徐未然难免心生困意。

今天似乎没有什么病患,毕竟我负责的是手术主刀医生的协助者,没有大的手术也不需要他工作。当然,我也不是什么工作狂,难得的清闲也是他想要的结果,此刻正看着放在书夹上的书,准备选一本书消耗一下剩余的工作时间。

明天是自己的放假时间,难得可以从繁重的医生工作中脱离出去,享受自己的生活,作为一个打工人来说,这些稀缺的假期必须好好安排。

我随便拿了一本书,心思全在晚上的聚餐,明日的旅游上面。虽然这几天我的城市会有寒潮,可能会有雨雪天气。不过这些天气也完全影响不到我的好心情,甚至还高兴地哼出了歌。

桌子上摆放着一束花。

“对了,下班之后还要去看看他。”我的目光聚焦在那束花上。

那束花是上班的时候买来的,是因为爷爷在入院之前很喜欢养花。以前和爷爷一起生活时,他的家里种了很多花,从远处看,门前绿叶红花最多的,那就百分百就是爷爷的家。

不过现在他因为年龄的原因,身体的老化,已经不能再坚持从事体力劳动了。

上次去看他时,他都盯着窗外的树枝看。

他对植物的热爱依旧没有改变,甚至在碰见我时还在问我家里的花花草草怎么样了。只要一谈到他的爱好,他就比平时精神了很多,甚至不像一个重病的人。

“爷爷,你为什么这么喜欢那些花草啊,我一直搞不明白。”

毕竟让我去分辨那些混在一起的绿色植物,我甚至不知道哪些是杂草。

“年轻人肯定不理解我们这些老年人的爱好啊。”

他老是这么说。

“不过,相比于看花草的样子,我更热衷于养育它们的过程。从它还是一个种子的时候,你随时都要去看看,当它开始生根发芽时,那种喜悦,和我看见你当时出生时一样高兴。”

“它逐渐长大,长出花朵,不管什么颜色,不管花的大小,那都是极好的艺术品。生花结果时固然让人欣喜,不过养育它长大的那段时间才是真正宝贵的。你要随时在意土壤的干湿程度,还有天气的影响,还要随时除虫除草……学问可多着呢。”

虽然爷爷已经记不得很多东西,但是他对园艺的知识是刻骨难忘的。

“好,好。”

我也只是敷衍地应和着。

“未然,你下次来的时候帮我带个东西吧。”

“有什么需要吗?”我问道。

“帮我买一束花吧,就一束,别浪费钱买那种大把的花,我也用不上。只要能让我看见就行,顺便帮我放在花瓶里。”

“好的。”也不算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我就愉快地答应了。

他如同一个能够得到玩具的孩子一样,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了。

“对了,明天是平安夜来着,还要其他圣诞礼物吗?”

“我可不过你那些洋节,只要别忘了买花就行。”

他的嘴上虽然有些唠叨,但是他的心情是很不错的,似乎在期待着那束花,那个礼物。

今天上班的路上,我按照他的期望,买了一束向日葵。按照年长者的说法,这朵花代表着旺盛的生命力,对病人来说是合适的。

等会就去送给他吧。

天色如铅,昏沉如黑夜。

直到手机传来刺耳的铃声。

待续。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6600.html

(0)
上一篇 2022-07-29 07:23:30
下一篇 2022-07-29 11:25:1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