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七零,弃女知青有空间(徐甜厌凡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重回七零,弃女知青有空间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重回七零,弃女知青有空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厌凡生

角色:徐甜厌凡生

简介:前世,徐甜在农村插队,为了渣男,她三进三出禁闭室,亲手断送了青春埋葬了人生
重生而来,她只想做两件事:一是报仇,二是暴富
奈何激活的“情绪空间”初始体积太小啊,只够装下1升水
于是乎,她多了第三件事……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重回七零,弃女知青有空间(徐甜厌凡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重回七零,弃女知青有空间完整版在线阅读插图1

《重回七零,弃女知青有空间》免费试读

第4章 居然从门缝里闻女人

农具房内,徐甜用情绪空间里的水搓洗掉脸上的血渍,整个人清爽了许多。

又找来小铲子刮掉地上干涸血迹的一层灰土装入空间,顺带把踩烂的枇杷一并收取。

等会好戏上场,绝对不能留下任何对自己不利的证据。

“队长、副队长。”

“徐知青咋样?”

听到门外由远及近的对话声,正研究着情绪空间的徐甜收心,环顾屋内一圈,赶忙用脚蹭了些土灰盖在刮掉的地面做旧,这才朝门口走去准备喊冤。

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

这么急躁与以往的闷葫芦性格不符,反倒会引起猜疑。

以静制动是王道。

“咔哒~”

“哐当~”

门一开,张勇关心的打量徐甜:“徐知青没事吧?你看清楚是谁撬锁吗?”

“我我……”

徐甜低头,没来的哽咽,干脆蹲在地上埋着头抽泣。

该卖惨晒委屈了!

“哎呀,徐知青你别哭别哭。”

“有话好好说。”

“这事搞的。”

“……”

女人一哭男人必输。

在这淳朴的年代,张勇几个大男人哪受得了徐甜这招,见豆大的眼泪滴答滴答往下掉,顿时手脚无措慌了神。

他们哪知道这“眼泪”是徐甜从情绪空间一滴一滴取出来的,蹲下埋头只是为了掩饰。

“怎么了怎么了?徐知青咋个哭起来了?”一道关切询问从几人背后的门口传来。

张勇回头看到门外赶到的妇女队长舒莲花,如获救星侧身让开:“莲花嫂你快劝劝徐知青,她不知咋个就哭了。”

“你们四个大老爷们围着一个小姑娘,恁谁也会吓哭,走开走开。”

舒莲花板着脸怼完,转而蹲在徐甜身旁,轻拍着她肩膀安抚道:“徐知青不哭不哭,你受了啥委屈告诉我,只要不是原则错误,咱们妇联给你撑腰。”

会哭的孩子有糖吃,懂事的孩子没人疼。

但凡事得有个度不是。

徐甜停止抽泣,埋着头用力揉擦眼泪,抬头时眼睛、眼皮都红了。

带着哽咽的模样,让人怜惜。

蒙在鼓里的舒莲花、张勇几个见状,还以为她受了天大委屈才哭成这样的。

张大牛特意看了眼地面,眼泪都快积成水汪子。

徐知青不仅喝的多,哭的也多。

难怪说女人是水做的。

【获取哀伤值+1】

【获取哀伤值+1】

【获取哀伤值+2】

【获取哀伤值+1】

【获取哀伤值+3】

情绪空间提醒不断,徐甜脸色不改,装可怜卖委屈就能获取哀伤值?

解锁到了。

“这就对了,哭不能解决问题。”

舒莲花顺势拉扶起徐甜:“来来来,咱们到门槛上坐着,蹲久了头晕。”

张勇找到插话的机会,旧问重提:“徐知青,你有没有看清是谁撬锁?”

“别怕,大胆的说。”

“对,大白天耍流氓,真该拉去毙了。”

“去去去,别吓到人家,徐知青本就不爱说话,让她先缓缓。”

“莲花嫂我这不是怕耽搁时间让人给跑了嘛。”

“……”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力挺徐甜。

徐甜心头微动,原来前世没体验过的暖意就在身边,但此时不是感慨的时候,还有正事要干。

“谢谢你们,你们对我太好了。”

“我我……不该欺骗你们的。”

“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父老乡亲。”

徐甜垂头,认错态度诚恳。

张勇有点意外,他还是头一回听徐甜一口气说这么多话。

可她咋个突然要道歉呢?

过了几秒张勇才抓住话中重点,皱眉沉着个脸:“难道没有人撬锁?你是故意骗我们来的?你不知道现在忙着插秧田里有多忙,你你你”

【获取愤怒值+1、+2】

徐甜摆手解释:“有人撬锁有人撬锁,那人还是被两位大哥吓跑的。我说的是以前不该欺骗你们,你们这么关心我,我我”

好委屈的样子。

舒莲花瞪着张勇护犊子彪悍怼道:“就你忙就你急,让徐知青把话说完会死啊,咱不怕他,你继续说。”

“莲花婶不要‘死’字,不吉利。”

“是是是,不说不说。”舒莲花感觉她的性子比以前亮堂了很多,挺好的。

张勇脾气急,徐甜不再吊几人胃口,带着自责的语气道:

“队长谢谢你关了我三次禁闭,让我幡然悔悟,认清了自己的错误。”

“以前是我不对,我不该把别人犯的错揽到自己身上,是我助长了某些社员得寸进尺的偷盗行为,搞坏了咱们生产队的风气。”

“我现在要坦白交代,我要做个好同志。”

“其实第一次偷豌豆…….”

一人讲五人听,徐甜时不时还能收获一些情绪值。

直到徐甜讲完,张勇“啪”的一下拍在门板上:“咱们队居然有作风如此恶劣的社员。”

张铁蛋同情道:“徐知青你早该说出来的,受了这么多委屈。”

“咱们得给徐知青主持公道,还她清白。”

“对,召开全员大会,快中午了正好收工。”

张二牛插话提醒:“欸对了,徐知青还没说有没有看清谁撬锁啊?”

徐甜摇头:“门缝太小,听到撬锁的声音我就躲在门后准备往外看,然后发现有个鼻子往门缝里挤进来,吸啊吸的用力闻。”

说着她还把门关上示范:“就是这个样子,我当时想也没想,壮着胆子就用力推,把那个人的鼻子夹住了,听着惨叫声是个男的。”

“狗东西、流氓,居然从门缝里闻女人。”舒莲花这补刀够给力。

张勇愤愤然:“走,咱们去广播站,把大伙叫回来一看便知。”

与此同时,村东的山坳沟渠,五个知青拿着锄头、铁锹围成一小撮泡蘑菇出工不出力,轻声细语说着什么。

“你们听清楚没,若是队长问起就按我说的做,口供要统一,千万别说漏了嘴,不然咱们谁都没好果子吃。”

梁怀安刚叮嘱完,村里大喇叭就传来张勇的声音。

“社员同志们注意了,手头活都停一停,全部到打谷场集合,二十分钟后开全体会议,缺席扣半天工分。”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6570.html

(0)
上一篇 2022-07-28 21:33:17
下一篇 2022-07-28 21:36:4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