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渝(于酥佳裴宴清)完结版在线阅读_难渝完结版在线阅读

小说:难渝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桃吟

角色:于酥佳裴宴清

简介:校园文 BE
我们一生要错过太多风景了,花盛开或许很美,可我们只是过路人,不是花的主人那些不为人知的角落又会发生什么故事?物欲横流的时代所有人都想着爱与不爱渴望交出熊熊燃烧的真心生怕烧不死自己燃不尽别人倘若于酥佳没有与裴宴清成为同桌,倘若于酥佳没有转学,或许结局会不一样吧,一旦暗恋成明恋之后,是见不得光的等于酥佳释怀那天,她只希望他能幸福,哪怕他的生活并没有她的痕迹暗恋一个人,就像那电影里卑微的女二,永远不及女主于酥佳永远都捂不热裴宴清那颗冰冷的心,所以她在那年毕业季,彻底消失在了裴宴清的生活之中,或许裴宴清曾经也喜欢过于酥佳,只不过仅限于喜欢,可惜我们都没有上帝的视角,看不到对方的付出,裴宴清其实也收藏了于酥佳送给他的书许久,他不想耽误于酥佳,他希望她能独挡一面,纵使他这样做会伤害到她,他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逃避谨以此书,纪念我轰轰烈烈的青春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难渝(于酥佳裴宴清)完结版在线阅读_难渝完结版在线阅读插图1

《难渝》免费试读

第3章 上课的乐趣

于酥佳很早就起来了,早晨的雾气还未消散,好像一切都定格在了这一刻。

打开窗户,迎接新的一天。于酥佳换好衣服刷牙后打算先去喝杯热牛奶。天蒙蒙亮,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房间,发出耀眼的光芒。

“佳佳啊,今天怎么起来那么早?

“哦对了,妈妈,今天我要和付婧琪去嗦螺蛳粉。”于酥佳不快不慢地说着。

于母笑笑,对于酥佳叮嘱了几句“那行,注意安全,不要乱跑。”

八点钟的时候,于酥佳打开手机在键盘上快速打了一行字。

于于不渝:我准备出门了喔。

过了一会儿

婧琪:好,我吃完早餐就过去。

于于不渝:那老地方见。

于酥佳说完便搭车出去了,其实一个人过得也挺好的,她倒是有点惦记贝意,生活过得也算惬意,不算太糟糕。

于酥佳电话响了响,原来是付婧琪。于酥佳按了接听键,打开免提。

“喂,小酥,你到了吗?”

“到了”

“那我怎么没看见你?”

“你往后面看。”

……

原来这东西在和她躲猫猫,害她还以为爽约了呢,原来是想捉弄她。

于酥佳调皮拍了拍付婧琪的肩膀,乐呵呵道“不打不相识。”

付婧琪一脸无奈地看着于酥佳,于酥佳可不管这些,扒拉着付婧琪过马路,在于酥佳的一路飞奔之下,付婧琪和于酥佳已经到了寿司店的门口。

于酥佳不知道付婧琪喜不喜欢吃寿司,她就点了一份鸡肉卷。

在等待的过程中,于酥佳默默问了一句“婧琪,你跟…他的事怎么样了?”

付婧琪只是笑笑,一脸无奈地说着“就那样,我跟他,可能是注定没有缘分吧。”

“那你喜欢他,他知道吗?”

“他知不知道又怎样,只怕是,他心里早就有人了。”

付婧琪说着说着便哽咽了起来,小声嘀咕着“我知道的,他心里喜欢的那个女孩子,我见过,与我有几分相似,可我们的性格却是截然不同的。”

你看,有些人注定相遇却不能在一起,好像一切都是安排好的,这个时代不像老一辈,随口的喜欢和忌无忌惮的伤害,配不上深情这两个字。

于酥佳一边安慰着付婧琪一边给她灌心灵鸡汤,她知道,她想让付婧琪放下那个他,从新开始。

奈何有些事从一开始便是注定的,躲都躲不掉。

于酥佳拍了拍付婧琪的小脑袋,边说着“婧琪,咱俩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就不要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你快点吃,你不是说还要带我去吃螺蛳粉嘛?”

闻语,付婧琪才抬起的微红的眼睛,于酥佳递给了她一包纸巾,示意她擦干眼泪。

……

街上车水马龙,人山人海。

虽然街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可这里的民族风情却让一整条小巷弥漫着桂花的丝丝香韵。

于酥佳拉着付婧琪的小手,两人穿过一条又一条的小巷。在小巷的转角处,她们在一家螺蛳粉店停了下来。

这家螺蛳粉店好像是开了许多年,小店并没有过多的装饰,这一家不起眼的小店,几乎是不被受重视的。

老板娘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说起话来还带着一丝丝口音,老板娘说,她原先不是这里的,后来因为喜欢企沙这个小地方,于是就在这里买了不是很宽敞的小房子,开了一家螺丝粉店。

付婧琪和于酥佳站在柜前,老板娘倒是很热情“小姑娘,要吃点什么?”

付婧琪指了指菜单,“要一份叉烧螺蛳粉。”

“我也是。”

“好嘞,那你们先去旁边坐着等一下。”

螺蛳粉是柳州著名风味小吃。柳州的螺蛳粉,闻名遐迩,中国独一无二。

螺蛳粉具有酸、辣、鲜、爽、烫的独特风味,位居柳州风味小吃之首。螺蛳粉由柳州特有的软滑爽口的米粉,加上酸笋、木耳、花生、油炸腐竹、黄花菜、鲜嫩青菜等配料及浓郁适度的酸辣味和煮烂螺蛳的汤水调合而成,吃后常使人大汗淋漓,但又因有奇特鲜美的螺蛳汤,又使人欲罢不能。

螺蛳粉的做法十分简单,把粉条放在漏勺上,再往装满沸水的锅上泡半分钟就可以起锅了,然后再倒到装有辣椒汤的碗里就大功告成了。不吃不知道,一吃吓一跳。螺蛳粉果然名不虚传,当服务员把一碗冒着热气的螺蛳粉端到你眼前时,还真是让你不得不垂延三尺。

一颗颗花生和油炸腐竹甲在纵横交错的粉条里,上面还盖着木耳。酸笋和蔬菜,汤上还嵌着红红的辣椒粉油,真让人垂延欲滴啊!你吃第一口的时候,你的第一感觉就是辣和烫,但是你还是会忍不住去吃第二口,当你吃完这碗色香味俱全的螺蛳粉时,你已是大汗淋漓了。当然,即使你吃得再饱你还会再想吃一碗。

很快,老板娘便端着两碗叉烧螺蛳粉上来,于酥佳拿起勺子亲亲抿了一口,演不住夸赞道“不是吧,这螺丝粉也太正宗了吧。”

付婧琪拍了拍桌子,笑道“那肯定啊,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

经过一天的折腾,于酥佳终于回到了家里,累得直接趴下,付婧琪也太能走了吧,拉着她跑完了每个小巷。

七中是周日晚就要去学校的,坐班的是班主任吴静,于酥佳坐在靠窗的位置。

吴静在讲台上振振有词说了一些关于上课的纪律。由于新的一批校服没有到,大家都穿着军训服在上晚自习。

“现在军训也过去了,希望各位同学可以把心全部投入到学习当中。过去的时间不再回来,初中三年很短。”

……

经过了一周的军训,大家也慢慢开始熟络了起来。底下的讨论声滔滔不绝,于酥佳无聊,随手撕下一张草稿纸。

慢慢在上面写了一行字,将草稿纸对折,折成了飞机的模样。

纸飞机落在贝意的桌子底下,贝意回头看了一眼于酥佳,将纸飞机捡了起来。

于酥佳:喂,你说也真是的,好不容易等到军训结束,可是现在新校服还没到,我感觉这军训服好像有刺一样,穿着它全身都不舒服。

贝意嘴唇渐渐勾起了弧度,飞快在纸飞机上写了几个字。趁着吴静没有注意到这边,贝意快速将纸飞机扔到于酥佳桌子上。

不巧的是,纸飞机刚好落在许特在桌子上,于酥佳转过头看了一眼许特,轻轻咳了一声。

许特没理,继续在一本正经地听着吴静讲那些安全隐患和注意事项。

于酥佳见许特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自己把许特桌上的纸条拿了过来。许特淡淡从口中吐出一句“上课,不要传纸条影响我谢谢。”

“你……”

于酥佳被许特说的哑口无言,愣是半天,没说出一句话。小嘴嘟囔着“知道了,不就传个纸条,至于么?”

许特往于酥佳的方向瞥了一眼。

“怎么?同桌你好像有很大的意见。”

于酥佳这时候有点心虚,本来就是她传纸条在先,贝意还不小心把纸条砸到了他桌子上,这下完了要是许特告诉吴静怎么办?

不,这绝对不行。

于酥佳憋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表情,一脸傻笑地看着许特“哎,我的好同桌,怎么会呢,你可别告诉班主任啊。”

见许特不语,于酥佳又小声在他耳边嘀咕“求求你了,我的好同桌。”

许特很随意嗯了一声。

这什么态度啊?于酥佳在心里默念道。

气死了!

当然,于酥佳敢怒不敢言。

回到宿舍,于酥佳气呼呼躺在床上。

贝意很是不解,这家伙怎么天天生气,抱着好奇心,贝意拍了下于酥佳的头。

“怎么了这是,谁又惹你这个炸弹生气了?”

于酥佳双手抱拳,气鼓鼓地说道“你是不知道,我那个同桌,真是气死我了。”

“说来听听。”

“就,你把纸飞机扔过来的时候扔到他桌子上去了。”

“啊?然后呢?”

……

大半天,贝意终于明白了于酥佳为什么那么气了,换作她,她肯定跟许特吵起来。

戚希扑哧笑了起来,“酥酥,就是那个许特?”

于酥佳轻轻嗯了一声。

“我觉得他还挺好看的,不像坏人。”

“我说希希,你不会喜欢许特那玩意儿吧?”

戚希小脸在此时此刻通红,她赶紧用被子蒙住头,“我…我…才没有。”

于酥佳摇了摇戚希的床,“你可别真的喜欢上他,许特跟冰块一样,冷冰冰的。”

……宿舍熄灯了。

早晨,于酥佳很早就起来了。美好的一天,从叫醒贝意开始。

于酥佳将被子小心翼翼地叠好,她蹑手蹑脚地走到贝意床位旁边。

拍了拍贝意的肩膀,“贝壳,起床了,快快快!”

贝意睁开惺忪的眼睛,双手轻轻揉着眼,用被子盖住头。

“啊,鱼丸你干嘛?还让不让人活了。”

“我不管,起来帮我绑头发。”

“你…”贝意此时无言以对。

……

在于酥佳和贝意起来之后几位宿友也陆续起来了,起床铃声一响,于酥佳拉着贝意的手冲到了楼下。

“鱼丸你疯了吧,跑那么快。”贝意嘟着小嘴问道。

“走走走,去饭堂。”

贝意的话刚到嘴边,又被于酥佳一路拉着跑到了饭堂。

一路颠簸的贝意在饭堂门口喘了好几口气,她严重怀疑于酥佳今天吃错药了。

不知道以前于酥佳可是宿舍里面最拖拉的一个了,怎么今天像发疯了一样一路拉着跑到饭堂?

……

拿着饭卡打了粥,于酥佳和贝意坐在餐桌上。

饭堂几乎没有什么人,天还没有完全亮,鼻间可以清晰地闻到一阵阵淡淡的清香。

教室

贝意把灯打开,原本以为没有人,哪知许特把头抬起来吓了于酥佳和贝意一跳。

于酥佳手指往许特那个方向指了指“许特,你有毛病?”

“我见教室没有人,所以没开灯。”

“那你好歹…”

“嗯。”

贝意插不上话,眼睛在许特和于酥佳身上看了看。

“许特同学,下次注意一点。”

回到座位的贝意,缓了口气,在心里默默想了一句。

这鱼丸和许特是不是都有毛病啊?一个两个,真是着魔了,服了都。

天慢慢转亮,同学们也陆续到了教室。

一班和二班是重点班,学校氛围也还算可以。

早读过后第一节课是张斌的数学课,张斌进入教室之后简单做了个自我介绍。

“我是张斌,第一节课我们来讲一下衡水中学。”

同学们:???

说着不等同学们反应过来,拿着手机投影到了白板。

于酥佳:……

同学们:……

张斌在讲台上面介绍了衡水中学,他戴着一副黑丝墨镜,一条简约的格子衬衫,牛仔裤。

“你们是重点班,有一定的压力。我带的上一届学生,布置一点数学题就嫌累,那你们知道衡水中学的学生是怎么学的吗?”

众人沉默。

“人家的学习时间精确到秒。”

接着张斌又列举了衡水中学的安排,还特意放了视频。

“同学们。”

张斌在白板上写了六个字:越努力,越幸运。

接着又写了衡水中学的名言:通往清华北大的路,是用卷子铺出来的。

……

于酥佳听得一头雾水。这张斌到底是教什么的?

这节可是数学课啊。

难道,他还要教语文不成?

不行不行。

……一节课就这样过去了,同学们还没从刚才张斌的话回过神来。

下课于酥佳跑去找了付婧琪,小声抱怨道“这节课把我整蒙了,啥子玩意儿嘛。”

“七中能和衡水中学比嘛?”

付婧琪在一旁附和道“是啊,人家那里的管理要多严有多严。”

“而且,那里的学生好像都是机器人,这样会不会成书呆子啊?”

“哈哈哈,可能。”

……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6330.html

(0)
上一篇 2022-07-27 17:32:12
下一篇 2022-07-27 17:35:0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