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甜宠偏执大佬的小祖宗是顶流(时鸢晏星渊)_闪婚甜宠偏执大佬的小祖宗是顶流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闪婚甜宠偏执大佬的小祖宗是顶流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枕秋一梦

角色:时鸢晏星渊

简介:作为童星出道、年仅二十二岁就红遍大江南北的影后时鸢一直都是粉丝心目中无人可以般配的存在
大家都做好了这辈子看不到时鸢成家的心理准备,结果“啪叽”一下!
影后闪婚了!时鸢她闪婚了!和一个大家都意想不到的人闪婚了!
有人震惊,也有人不看好这段婚姻
然而,在无人所见之处,有两颗炙热的灵魂热情相拥
“晏星渊,你只能是我的”
“当然,我只是你的”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闪婚甜宠偏执大佬的小祖宗是顶流(时鸢晏星渊)_闪婚甜宠偏执大佬的小祖宗是顶流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插图1

《闪婚甜宠偏执大佬的小祖宗是顶流》免费试读

第4章 你还真是和小时候一样呢

任凭时晓装得再楚楚可怜,晏星渊都懒得再多看时晓一眼。

他径直走到时鸢身边一手揽过时鸢的腰,一手自觉地接过她手里的挎包。

举止亲昵又自然,看得夏榆直接瞪大了双眼!

晏星渊将头靠在时鸢头边,万分不满地轻声埋怨:

“你怎么这么慢,我在下面等你好久都不见你下来。”

“你这不是看到原因了吗?”时鸢伸出食指将他的脑袋推开些距离。

他镜腿上的细链落在颈边凉幽幽的,时鸢不大喜欢。

夏榆狠狠闭眼!

幻觉!

都是幻觉!

自我催眠了两句后,夏榆又反应过来。

不对啊!这人刚才不还在微博上发声吗?

怎么转头就在这儿了?

还说什么等鸢鸢很久了?

夏榆以手掩面,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另一边被直接忽视的时晓手都气得发抖!

正常男人这个时候不应该被她倔强又坚强的模样折服并佩服她的坚毅吗!

为什么晏星渊直接无视了她!

时晓心中不甘,她想不明白自己究竟哪里不如时鸢!明明她还比时鸢年轻!

“晓晓,你还真是和小时候一样呢~”

时鸢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时晓的面前。

她抬起一只手轻飘飘地搭在了时晓的肩上,微微侧过头看向脸色骤变的时晓。

她微微低下头在她耳边轻语,语带笑意:

“怎么还是这么喜欢姐姐的东西呢?”

时晓猛地后退了两步,脚下一个不注意带翻了门口的盆栽,泥土在她的白鞋上铺了一层。

她狼狈地扶着墙,脸色难看地要命。

时鸢神情不改地站直了身子,伸手抽走了时晓手里被揉皱了一个角的合同书:

“既然是爸爸的意思,我回去之后会好好看看合同的。”

没什么重量的合同书被她轻飘飘地拎在手中,时鸢姿态随意慵懒,仿佛对这件事漠不关心。

粗粒的泥土顺着时晓鞋子脚后跟的缝隙滑落进去,难耐地磨砂感让时晓浑身都不自在。

对上时鸢那隐隐含笑的眼眸,时晓心慌意乱地说不出一句话。

时晓目光游离,不敢再看晏星渊一眼。

至少不敢在时鸢面前再看。

她也不敢因为鞋子里的泥土而发脾气。

目光游离到时鸢手上那飘荡的合同书时,时晓又深吸了一口气:

“……爸爸说你和晏总新婚燕尔,现在婚姻也曝光在了大众面前,不如趁此机会去参加这个综艺,趁着热度还在……”

时晓说不下去了。

这样短短一句话已经是她被时鸢吓到后鼓足了勇气才说出来的,就连声音都有些发抖。

时鸢不着痕迹地拍了拍时晓的肩膀,她笑容温和却带着一股讽意。

微低的嗓音在时晓耳边蔓延开来:“我的隐婚为什么会被摆在明面上,时庭自己应该很清楚吧?”

时晓紧紧闭上了眼睛。

“晓晓,放心,姐姐会在你的事业路上,好、好、帮、你。”

说完她就往后退了一步,与时晓拉开了距离。

她生得比时晓高近一个头,这一起身垂眼简单的一个动作都仿佛是在俯视着时晓。

时晓从气势上就比时鸢矮了一截。

她不甘地攥紧了藏在背后的手,表情憋屈:“……谢谢姐姐。”

时鸢闻言轻笑了声,不在意地挥了挥手:“现在道谢还太早了,到时候了你再感谢我也不急。”

“走了鱼鱼。”

“诶好!”夏榆抬脚跟了上去,刚走两步又停下看向时晓,“这棵盆栽价值五千六,希望你尽快把钱打到我账上。”

时晓手背青筋暴起,她狰狞地抬起头看向夏榆,艰难地挤出一个笑:

“这是我家的公司,就算我把这盆栽砸了也不需要向你一个经纪人赔钱吧!”

夏榆摸着下巴斜眼望天:“啊,那又怎么样呢?谁让这株盆栽是我花钱买给鸢鸢的呢?你不会连这点钱都没有吧?”

时晓呼吸急促。

电梯那边又传来时鸢的催促:“鱼鱼,走了。”

“不和你说了,就算你是时庭的私生女也不能不赔钱。不然我可是会找专人上门收取的。”说完夏榆就连忙朝时鸢跑去,“鸢宝等等我!我来了!”

留下时晓一人在原地气得跳脚:“不就是你夏家有几个臭钱吗!赔就赔!我时家不缺那几千块钱!”

跺脚跺得狠了,铺在鞋面上那层泥也渗进了脚后跟,难受的颗粒感气得她恨不得当场脱了鞋向夏榆的方向砸过去。

直到电梯门关上夏榆才嘿嘿地笑出声:

“鸢宝你是没有看到,刚才那个小白莲的表情,可真是太灿烂了,从她一出现在门口我就想把她打出去了!要不是碍于我金牌经纪人的身份,我早骂得她狗血淋头了!”

愤愤地吐槽了一大通后,目光一触即到时鸢身旁的男人,夏榆立马就闭了嘴。

晏星渊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他笑着调侃道:“老婆,为什么我总觉得夏大小姐有点害怕我呢?”

时鸢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故作深思地沉吟了一番:“有吗?我不觉得。”

夏榆当即气势如虹地挺直了腰杆。

她现在可是有鸢宝庇护撑腰的大宝贝!才不会怕这个笑面罗刹!

晏星渊满不在意地耸了耸肩,显然并不太当回事。

“对了鱼鱼。”时鸢借此机会将手里的合同递给夏榆,“我刚才简单看了一下,你也看看。”

对于这份打着时庭名号送过来的合同,夏榆是一千个一万个不顺眼,但时鸢都已经拿了,她还是只能皱着鼻子接过来了。

夏榆还没来得及打开看,电梯就已经下行到一楼了。

她顺手收起合同,出电梯时她看了眼搂着时鸢腰没撒手的晏星渊,又看了眼外面绚丽的白日。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现在比外面的白日还耀眼。

略显尴尬地抬手摸了摸唇角,夏榆轻咳了两声:

“现在时间还早,我先回去看一下这个合同,毕竟……额,毕竟正事为先,你们新婚夫妻有什么事也不方便带着我,哈哈,我先走了!”

说着她就快步越过时鸢往公司外面走去,连挽留的机会都不留给时鸢!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6315.html

(0)
上一篇 2022-07-27 17:23:52
下一篇 2022-07-27 17:26:5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