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安妗陆衔《竹马今天也很帅》_(竹马今天也很帅)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竹马今天也很帅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miuzy

角色:庄安妗陆衔

简介:庄安妗打算高考结束向一起长大的竹马乔治杰告白可是谁能告诉她,在她专心在家刷卷,两耳不闻窗外事,准备和乔治杰考上同一所大学,恋爱四年,毕业双证到手,从此走上人生巅峰时,她的竹马竟然有女朋友了!
既然被抢走了,再抢回来就行了,她做了一个非常缺德的决定,她要当绿茶,当大电灯泡,充分利用青梅竹马的身份,破坏他们的感情
庄安妗:“小杰,我好像有点不舒服,陪我去医院好吗?”
陆衔:“上车,我带你去”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庄安妗陆衔《竹马今天也很帅》_(竹马今天也很帅)全本在线阅读插图1

《竹马今天也很帅》免费试读

第4章 这不是她迷恋的漫画主人公宁轩枢吗?

庄安妗从篮球馆出来,女孩跑的太快,一溜烟到处不见人影,她一边跑一边寻找落了饭卡的女孩。

在校园四处找了十多分钟,再跑远,篮球赛可能都要结束了,庄安妗准备放弃寻找折返篮球馆,在路上看到一个身穿粉色套装裙的女生。

庄安妗眼睛一亮,从那个女生身后搭话,女生听见她的声音停下脚步转过头来,庄安妗大步流星走向女生,突然腿软,整个人摔倒在地。

许是太久没有运动,腿上的力气一下子被抽走,她自己也吓了一跳,电光石火她把手里的相机高高举起,才让相机避免磕碰,这是新闻社唯一一台,还好没事!

庄安妗走到女生面前,把饭卡还给她。

“这不是我的饭卡,我的在包里。”说完女生还拿出给她看了一眼,对她摆摆手转身离开。

庄安妗找了这么久,篮球赛放一边,还差点摔坏相机,竟是白忙活一场!

“噗嗤”一声。

她顺着声音看过去,站在斜坡上的男人朝她走来,一双上挑柔情的眼睛吸引她看入了神,眼尾似乎还带着笑意,掩在嘴上的手指节骨分明。慢慢的,手离开脸部,展露出完美面容。

树叶间隙的阳光撒在他身上,一帧一帧像是电影的慢镜头,令人不舍得眨眼。

是刚刚在篮球馆见过的人,陆衔。

庄安妗仰头近距离更加感受到陆衔的颜值暴击,精致的五官,硬朗的轮廓线条,越看…越觉得眼熟,这不是她从高中迷恋的漫画《唯一真爱》里的主人公宁轩枢吗?

庄安妗脑子嗡嗡,想不到有一天能见到真人!

“宁轩枢”问她:“你就是一年级的学妹?”

庄安妗点头,心中呐喊:天呐!宁轩枢开口对她说话,这不是做梦吧!

怎么能连说话声音都这么好听呢!

他又问:“要去a食堂?”

a食堂每周二都会出她最爱的鸡排饭团,她因为新闻社的工作忘记了,听到他讲起,她才想起来。

漫画里走出来的男人最后问道:“学姐和你说过我的情况?”

难怪陆衔知道自己爱吃鸡排饭团,原来是学姐说的。

庄安妗想到知嘉学姐和她说陆衔如何受欢迎的事,重重地点了两下头。

“走吧。”男人淡淡地说。

冷淡的语调带着一点点磁性,太帅了!

她要和“宁轩枢”一起去食堂吃饭了,幸福来得太突然,庄安妗有些晃神。

她紧跟在陆衔的背后,双手温顺的放在身前,眼睛没有离开过陆衔,她一想到现实生活竟然能遇到自己喜欢这么多年的漫画角色,简直比遇到大明星,哦不,比中**的几率还要小,她真的太太太太太幸运了,不由得握紧了手里塑料袋。

待会一定要和他拍照合影,留作纪念。

只不过他们来的地方不是食堂,而是校门口,庄安妗望着那张精工细作的脸,受宠若惊,“宁轩枢”帮她拉开车门!

什么是神仙待遇?这就是!天涯海角她也要去。

当陆衔对出租车司机报出地名时,庄安妗的幻想泡泡打破了,她不淡定地看一眼身旁五官精致的男人。

冰光大酒店?她虽然没有去过,但听起来消费不低,会不会花大几千上万块?

两个人应该不至于吧?

因为有幸能和自己的偶像一起吃饭,庄安妗理所当然认为应该自己请客。

即使再喜欢“宁轩枢”,庄安妗这一刻不得不回归现实仔细思考:这顿饭下来,她可能没钱给乔治安准备生日礼物了。

可是心里另一个声音说:和偶像吃饭千载难逢的机会呀,请他吃顿大餐怎么了?你想天天请人家也不是每次都会答应的。

她想起知嘉学姐说过,陆衔自从创业除了上课很少来学校,篮球社基本也是半退的状态,错过这次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

正在庄安妗左右为难的时候,她听见身旁稳重磁性的声音。

“法律系的课业很忙吧?吃过饭我会尽快送你回来。”

庄安妗错愕,她不是法律系的啊,她是汉语言系的!

旁边的男人身体明显僵住,缓缓吐出:“那你刚才为什么跟我走?”

庄安妗的父母,朋友都知道她喜欢二次元,知道不代表能理解。她觉得眼前的学霸兼校草大概也不能理解她,但她一时想不出更好的理由,行动比脑子快,她闪着乌黑透亮的瞳孔,歪着头:

“鬼迷心窍?”

电话铃声打破沉默,陆衔接起刚想开口就听到:“陆哥,小姑娘说教授找她有事,可能得等一会儿,对了,她叫……”

“陈浩,你跟她说一声抱歉,不用来了,我已经找到人。”陆衔自己认错了人,他也没有想到会遇到和陈浩描述的穿着打扮一模一样的人。那个女孩是谁应该不重要了,他打断陈浩,末了又说:“还是帮我谢谢你女朋友。”

说完他直接挂了电话,没有给那头开口问他的机会。

车子平稳前行,事到如今,陆衔没打算掉头回去找人。

他问了女孩的名字,并和她说明今天和他父母吃饭,请她假扮他的女朋友。

陆衔当然清楚自己的魅力,她既然愿意无条件和他一起走,证明对他是有好感的。

庄安妗不好意思点点头,她如果早点说清楚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

这下也不用纠结饭钱的事,不过她绝对不是一个小气到连请偶像吃顿饭都吝啬的人,实在是手头有点紧,以后有机会,对方愿意的话,她还是会请他吃大餐的。

陆衔不清楚庄安妗心里正上演的独角戏,他想到之前请陈浩的女朋友帮他找人,也是不想惹麻烦,现在情况有变,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女孩,女孩闪烁的眼神带着小心翼翼,和他对视上又立刻低下头,时不时偷看他几眼。

算了,等以后再跟她说清楚吧。

他没想到现在有多不漫不经心,以后打脸就有多疼。

陆衔的手臂搭在窗边,窗外的风吹散他的头发,庄安妗不想表现的太明显,只敢用眼尾余光偷瞄。漫画里也有一幕宁轩枢站在草坪上,头发被风吹散,这侧脸线条简直一模一样,露出额头也超帅!

看着喜欢的事物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没过多久,司机把车停在酒店门口。

“下车。”陆衔扫二维码付款,绕到车的另一边拉开车门,对正在发呆的庄安妗说。

刚才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之中,等车停稳,庄安妗陡然意识到自己要来见的人是陆衔的父母,一时紧张感倍增。

她看的都是青春少女漫画,结局男女主人公经历各种曲折最后幸福在一起,有拜访家长这个环节吗?

她在脑海里努力寻找,阅历无数漫画的她,却寻找不出一张画面是关于见长辈的。

庄安妗走出车门,抬眼望去,酒店高楼似是要与天际连接,气派壮观。明亮的阳光晃得她睁不开眼,她微微眯眼,这好像不是她该来的地方。

穿过酒店旋转门,大厅正中间是一座喷泉池,墙壁上的金色浮雕看起来价值不菲,处处透着奢华。光洁的瓷砖映照出女孩的样子,淘宝上买的几十块水手服连衣裙,脖子上挂着一台褪色的相机,手里提着一个大号塑料袋,与富丽堂皇的酒店格格不入。

庄安妗站在原地,脚无处安放,身体紧绷,默默地一小步一小步挪动到陆衔的身后,似是想把自己藏起来。

“妈妈,我要去游乐园玩到晚上,吃了晚饭再回来。”小女孩牵着妈妈的手,兴高采烈地边走边跳。

小女孩的妈妈眼底温柔的看着她:“好,都听你的。”

两人朝酒店外走去。庄安妗这一刻有感而发,毕竟是一个刚离家不久来到另一个城市读书的十九岁少女,她也想家人了。

“我家人马上下来,谢谢。”陆衔对上前询问的酒店工作人员说。

工作人员走回自己的岗位,一位穿着干练,藕粉色都市丽人衬衫配西装剪裁白色裤子,简约时尚,栗色头发用鲨鱼夹夹起,随意散落的几缕卷发为整体增添几分俏皮。

“小衔。”陆母走到陆衔面前,打量儿子,心疼的说:“好像瘦了点。”

“妈。”陆衔无奈拉住陆母摸他脸的手,“哪次见面你不是这么说。”

陆衔侧身介绍庄安妗:“我女朋友,庄安妗。”

又对着庄安妗说:“这是我妈。”

见到长辈第一件事就是要问好,庄安妗想起妈妈的说的话,抑制住紧张,脑海里搜索词汇,嘴巴磕绊了下,脱口而出:“妈。”

不仅陆衔怔住,陆母也不可抑制地瞳孔放大看向自己儿子:“有了?”

陆衔脸都黑了,咬牙道:“没有!”

他也是佩服他妈的思想跳跃,这都什么和什么。

庄安妗意识自己说错话,连忙摆手:“不是的,不是的,我…我是想叫…阿姨。”

说完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脸红的跟西红柿一样。

“原来是这样,”陆母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你叫庄安妗对吧?我叫你安妗好吗?”

庄安妗连连点头,表示同意。

“你爸去订包厢,他其实很担心你一个人创业。”陆母按下电梯——五楼。

陆衔当初创业,他爸妈都很支持,愿意提供资金,可是陆衔拒绝了,他想看看凭自己的实力能走到哪一步。

“不是一个人,还有很多伙伴一起帮我。”陆衔解释。

“嗯,你一向有自己的主见,就是对自己终身大事不上心。”陆母看着儿子和自己七分像的脸,叹气道。

陆衔像是没继承到恋爱细胞一样,她从来没有听过陆衔有说过哪个女孩子漂亮这种话。对感兴趣的事情全力以赴,对于不在意的,他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所以当她介绍女孩子给他认识时,陆衔也只是线上寒暄几句,没下文了。

陆母和陆父就是在大学相遇,相爱,相守,二十多年感情如同新婚一般,她希望陆衔也能谈一场校园恋爱,即使走不到最后,也能留下一场回忆,可惜儿子没这方面心思,只能她帮忙多操心了。

想到这里,她又看向庄安妗,小姑娘看着很小,脸蛋白白净净的,还有点婴儿肥,让人忍不住想上手捏一下。

跟他们家养的短腿猫好像……

难道陆衔喜欢的是这个类型,不是她看不上庄安妗,小姑娘长得挺漂亮的。

实在是她的打扮看起来太像他儿子为了应付她从路边随手拽了一个人来一样。

服务员拉开包厢,陆父正坐在里面等他们进来:“小衔。”

陆衔走进包厢:“爸。”

两父子的相处模式一向如此。

陆父从善如流帮陆母拉开他旁边的椅子,动作温柔体贴。

陆父第一眼看上去稳重精明,看待陆母的眼神又立刻变得充满柔情。听说爱情的滋润能让女人年轻,看到陆母,庄安妗相信这话句是真的。

她的视线又落在陆衔身上,很明显,陆衔的长相随了母亲,个性应该随他父亲吧。

有陆母活跃气氛,庄安妗整个人放松下来,刚才的不适感已全然消失。

可能因为儿子寡言少语,陆母十分好奇儿子在学校发生的事,庄安妗如数家珍和陆母分享陆衔在学校的点点滴滴,老师对他的赞扬,篮球社教练的重视,同学的信任敬佩,包括陆衔的八卦。

“上周大二的一位学姐在男生宿舍下喊话小衔要不要和她交往,引起宿舍所有人围观,还惊动了宿管阿姨。”庄安妗已经完全适应了女朋友的身份,对陆衔的称呼也学着陆母一样叫他小衔。

陆母知道儿子很受女孩子欢迎,关于陆衔大多数消息还是陈浩告诉她的,这最新一手八卦她还不知情:“后来呢?”

“学姐告白后直接跑了,这件事不了了之,后来才知道是学姐和朋友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比赛才会大胆去男生宿舍。”庄安妗喝了一口水,润润嗓子,不在意接着说道:“而且小衔当时根本不在宿舍,如果继续等在楼下才是真的尴尬了。 ”

庄安妗心里很佩服这位学姐的勇气,就因为游戏输了,跑到男生宿舍底下大声告白,换做是她,她可能会赖账。

“哦,他不在宿舍,是跟你在一起吗?”陆母嗅到儿子八卦的气息,立刻追问道。

“不是,”庄安妗心里“咯噔”一下,迅速否认:“小衔有打电话告诉我。”

说完咧嘴对陆衔笑了一下,还好她的反应够快。

陆衔也顺势将庄安妗的水杯拿过来,在玻璃杯里注满水,与庄安妗对视一眼,温柔的把杯子放回她的身前。

陆母现在终于相信面前这位小姑娘是他儿子的女朋友,如果不是喜欢的人怎么会对他的事情一清二楚,儿子看起来也很喜欢庄安妗,还知道怕她吃醋,特意打电话解释。

陆衔不动声色,心里也非常讶异,很多甚至于他自己都忘了的事情,庄安妗全都能讲出来,陆衔望着女孩讲的眉飞色舞的脸蛋,不禁想:这些都是她入学以前发生的事情,她怎么会这么清楚?

陆衔面上没什么情绪,心里却烦恼:他可能惹上一个大麻烦了。

这幅画面落在陆母眼里,变成了陆衔含情脉脉看着小女朋友讲述对自己的喜欢。

过去是她太自负了,以为足够了解儿子,介绍的女生都是知书达理,精明能干的类型,看来陆衔喜欢的真的是庄安妗这种单纯可爱活泼的女生。

她不禁感叹:是她找错方向了,这样也挺好,互补才能走得长久。

陆母露出欣慰的笑容。看着庄安妗眼底的笑意更深了,临走时还送了她一份礼物,盒装的高档巧克力。

陆衔和庄安妗走出酒店,日光已经没有来的时候强烈。手机微信铃声响起,陆衔拿起来扫了一眼,是他妈发来的。

陆母以为自己儿子创业,手上没钱给儿子转了十万元——这钱不是给你的,给我儿媳妇买几套漂亮的衣服。

陆母怕陆衔不肯收下,特意解释一番。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6249.html

(0)
上一篇 2022-07-27 11:31:28
下一篇 2022-07-27 11:34:4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