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嫡女:我在府里开织布厂)宁婉清楚之恒_(宁婉清楚之恒)全集阅读

小说:腹黑嫡女:我在府里开织布厂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未岚blue

角色:宁婉清楚之恒

简介:农历四月十四日出生的宁婉清遭到后母张氏和同父异母的妹妹嫉恨,在宁婉清及笄之年时被冠上“不详之身”的名声,撺掇亲父宁震将她赶出家门,后因宁婉清生母之前身边刘妈妈的帮助,夺回了原本属于她的遗产和嫁妆之后回到了生母的老家,把母族即将荒废的产业重新整顿在宁婉清成长的道路上认识了同她命运相似的楚家公子楚之恒,两人成为彼此人生道路中的贵人锄奸邪,整家业,逐渐成为富甲一方的大户人家,两人也收获了美满的人生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腹黑嫡女:我在府里开织布厂)宁婉清楚之恒_(宁婉清楚之恒)全集阅读插图1

《腹黑嫡女:我在府里开织布厂》免费试读

第3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众人纷纷看去,只见刘妈妈跪在榻前泣不成声,吴妈妈见情况不对,便直接走向前,试了试沈大娘子的鼻息,才发现原来沈大娘子已经驾鹤西去。惊慌失措的看向宁震,宁震见吴妈妈的表情心里暗叫不好,径直走到榻前,吴妈妈小声对着宁震说:“老奴刚探了鼻息,夫人已经过世了。”

“当真吗?”宁震不敢相信,又问了吴妈妈了一遍,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了过去,确定了沈大娘子真的已经过世,宁震的手不受控制的颤抖,情绪不受控制,掩面而泣, 吴妈妈也跟着哭了起来。紧接着,屋里的奴婢婆子也都跟着哭了起来。

站在门口的莺儿装模作样的挤出来几滴眼泪,用袖子挡着脸跑了出去,当她前脚刚踏出去就看见院子内飘着白雪,只见越下越大,原本还是小小的雪粒子,逐渐变成了鹅羽毛般的大雪花。

莺儿瞧见这一幕,心想不会是因为沈大娘子走的不安心,觉得在世上受了冤屈才会下的雪,嘴里念叨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心想:可千万别来找我的麻烦,要害你性命的又不止我一个。冤有头债有主,你去找他吧!心里一边想着一边快步离开了院子。

这时从别处跑来一个小丫鬟,结结实实地撞了莺儿一下,两个人摔倒在地上,莺儿摔了个屁墩子,疼得她大叫:“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往你姑奶奶身上撞,哎呦,疼死我了。”那个小丫鬟也是疼的直叫唤。冰天雪地的,到处都是雪,身上穿的衣服单薄,谁能受得了这一下子。莺儿一看,原来是前不久大老爷新在外面采买的几个小丫头里面的一个,是个新面孔。

见着是新人,莺儿便端起来架子来训斥那个丫头:“我怎么没见过你?”那个丫鬟站起身来麻利的整理了衣服,“我是府里新来的丫鬟,名叫玉心。听说沈大娘子临盆了,就来这儿看看大娘子院子里有没有需要用到我的地方。”

莺儿听完,不屑的嗤了一声:“大娘子已经没了,你现在才过去帮忙,屋里一群人都在嚎丧呢。就算你去了,也是去给她们添乱的吧。”玉心抬头端详了莺儿,看见她穿着跟府里奴婢丫鬟一样的衣服,可是端起来的架子倒是不小。

虽是这么想着,可玉心还是痴痴的笑了笑:“姐姐,那还真是不巧了,原我本来就是身板小,走的没有姐姐快。这次无故撞了姐姐,倒是得给姐姐赔个不是,看在我刚进府什么规矩都不懂的份上饶了我这回吧。”

莺儿翻了个白眼,又漫不经心的整理袖口,“呵,饶了你?你就不怕我告到老爷那里,让老爷直接把你打发给人牙子卖到那勾栏瓦舍去?”

玉心见她说出这么个腌臜话来,竟一点都不觉得羞耻,对莺儿多了几分鄙夷:没想到大户人家竟有个泼皮无赖。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还是客客气气的:“好姐姐,你就放过我这回吧,若是以后有什么好玩意儿了我第一个先让给姐姐。”莺儿嗤笑了一声:“看在你识趣儿的份上,我今日便饶了你这回,胆敢有下次我绝不轻饶了你!” 玉心一听,赶紧服了服身,“那多谢姐姐了。”说完便跑走了,只剩下莺儿在那里站着。

莺儿气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扭过头去看,却连个人影都看不见了,朝着刚才玉心去的地方瞪了一眼,恨恨的离开了。

玉心走到院子里,见院子里的人都空了,屋内传出有人哭的声音,便速速进了屋。看见宁老爷还有吴妈妈,刘妈妈等一干奴婢们都跪在地上,榻上躺着早已没了气息的沈大娘子,玉心见如此情景和众人一起跪在沈大娘子面前。

片刻后,宁震起身,叫了两个伶俐的丫鬟去找人准备办大娘子的丧事,让吴妈妈带着她们去了。其余的奴婢丫鬟们也都被遣散了出去,剩下了玉心和刘妈妈,宁震见站在屋子里不知所措的玉心,便把她叫了过来:“我记得你,你是前些天我在外面采买的几个丫头里的一个,以后就跟着刘妈妈学规矩做事情。”玉心答应了一声。宁震又扭头问刘妈妈,“我见娘子跟你说了好些会子话,都说了些什么?”刘妈妈擦着脸上的泪,说:“大娘子是跟老奴给孩子起了个名字,交代我以后要好生照顾她,其余的就没有什么了。”

“只是简单的起个名,交代你好好对待孩子,就说了这么久?”宁震问,“娘子生完孩子就已经是十分虚弱了,说话已是非常艰难,所以才说了那么久。”刘妈妈低着头解释,玉心觉着气氛有些紧张,便岔开话题:“老爷,刘妈妈。我在来的路上见着外面突然下了雪,可这明明已经过了立夏已经过去有段日子了,为何好端端的开始下雪了?”

宁震当是玩笑话,不予理会,但是刘妈妈却一脸好奇的走到门前,见着确实外面下着雪,觉得很是不可思议。“老爷,外面的的确确下着雪。但是这小满都过了,不该这个时候下雪啊。”宁震瞧着刘妈妈说的不像假的,也走了过去,瞧见外面确实下着雪,院子里头早就被雪覆盖了一层。

正觉着奇怪时,刮了一阵冷风,冷的宁震打了个寒碜。“刘妈妈,你快去给我找件厚披风来。”刘妈妈答应了一声就起身去了,“老爷,不如我跟着刘妈妈一起去吧,正好能熟悉下府里的规矩。”宁震大手一挥,玉心就跟着刘妈妈一道去了。

出了院门,刘妈妈拉住玉心:“刚才多谢姑娘你了。”玉心浅浅一笑,“只是瞧见老爷好像在刁难妈妈你,我觉着妈妈你是个和善的人,就想着帮妈妈一把。”刘妈妈看向玉心的眼神柔和了些,想着这个姑娘若是好好教导,将来定会是个出色的。

走在路上“刘妈妈,今天遇见了个有趣儿的事儿,我在来的路上被块石头绊了一跤,定眼一看,那石头又硬又丑,还穿着和我们这些丫鬟们衣服一样的样式,你说奇不奇?”刘妈妈原本不理解这话是什么意思,正想着,从一旁走出来个人:“怎么又是你?”刘妈妈见着是莺儿,想着刚才玉心说的话,会心一笑。

可不是嘛,穿着和丫鬟一样的衣服,却时不时在府里的这些下人们面前耍威风,这说的不就是莺儿吗?

“真是巧啊,姐姐。”玉心招呼了一声,莺儿连看都不看玉心一眼,径直走向刘妈妈面前,“刘妈妈,刚才在院子里的事儿,望妈妈大人有大量,别往心里去,记恨我这年龄小不懂事的。”

语气不咸不淡,瞧着是来赔不是的,可莺儿的神色还是趾高气扬,下巴抬得老高。

玉心看了看刘妈妈,又看了一眼莺儿,“刘妈妈,时候不早了,老爷让我们去给他拿披风去,别让老爷等得太急。”

莺儿一听要去给宁震拿披风,连忙说道:“这种事怎好意思劳烦刘妈妈,天寒地冻的就别到处跑了。妹妹也是,老爷有事怎么不早说,倒叫你们两个辛苦。这种事就让我去吧,正好也是给刘妈妈赔不是了。”说着便要起身走,玉心瞧着莺儿迫不及待的样子,心里憋着笑。

见莺儿的影子已经越来越远了,玉心笑出声来,“刘妈妈,你看她那个样子,哈哈哈…”刘妈妈轻蔑的哼了一声:“哼,府里上下谁不知道咱们莺儿姑娘一心只想着攀高枝啊,眼瞧着沈大娘子没了,还不赶紧在老爷面前献献殷勤,说不准老爷让她做个通房丫头,摇身一变成了宁府的姨娘。倒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她也配?呸!”朝着莺儿去的方向,刘妈妈狠狠的啐了一口。

玉心听着,对莺儿更加的瞧不起,“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到最后可有好果子吃。”刘妈妈点了点头,“谁说不是呢。对了,院里几个都去叫人准备大娘子的后事了,咱们也过去帮帮忙吧。”玉心答应了一声,跟着刘妈妈一同去了。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6174.html

(0)
上一篇 2022-07-26 13:29:22
下一篇 2022-07-26 13:32:1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