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阿甲张悟童《天元觉醒》_(天元觉醒)全章节阅读

小说:天元觉醒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黑柒

角色:田阿甲张悟童

简介:「波诡云谲,光影娑婆
吞山吐火,善刀而藏」
地鬼横行的异世大陆上,四盟五界纷争不止,角力称王,派系倾轧
悟雨之下,天元神尊秘卷钦定的救世主,聋哑少年田阿甲出世!
8岁时,田阿甲消失,有人说他是瘟神;
16岁时,田阿甲一举惊人,成为了被大家唾弃的存在;
少年道穷,举步维艰,常被万人敌,竟守心中义
24岁时,世界命悬一线,田阿甲能力通天——
七圣归,英杰出,神通现,醒天元!
不过真相,仅仅如此而已吗?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田阿甲张悟童《天元觉醒》_(天元觉醒)全章节阅读插图1

《天元觉醒》免费试读

第6章 天元祭典(下)

“开祭————”

洪亮的号角声充满了整个空间,鼓队开始演奏。各种器乐搭配出一首恢弘的史诗乐章。

阿甲感受着椅子上传来的微弱震动,在人群中吃力地寻找着自己熟悉的身影。

突然,随着乐曲进入**,冉鹰和火鸽冲天而起,在人群上方不断盘旋。

此时天已经大亮,阿甲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第一次见到冉鹰的早上。

“唱祝————”

人员两边,早已等候多时的音部终于开嗓,低沉的祝文与高亢的哼唱浑然一体,令在场所有人都汗毛竖起。

当然,除了阿甲和阿唐。

伴随乐音、唱祝,祭品组也开始行动。

被精心挑选出的六畜早已经过特殊处理,无法发出任何鸣叫。

在沉默中,它们用自己的生命为人类换来富贵与和平。

稍后,它们的尸体会被人群分食享用。

阿甲拼命抑制着自己想要逃跑的冲动。血腥味窜入他的鼻孔,挥之不去。

神曲终了,郭渊走上祭天台。他穿着做工精巧的天元神袍,手举书卷,挡在阿甲之前。

“祈神————”

郭渊回身面对神像,同时也面对阿甲。仰起头。

“尊神天元!庇佑吾众,朝夕垂怜,引赐英杰!”

阿甲怔怔的盯着面前的郭渊,他面目肃然,像是个陌生人。

“临卫郭渊,跪谢天元!”

郭渊将书卷放在手心,跪倒在地。台下的数万人也随之下跪。

阿甲坐在天元与众人之间,内心一片空茫。

他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符号。就像是村长送的那些书里面的符号一样,草草被写在台上。

既改不了,也擦不掉。

郭渊起身,在下台之前留给阿甲一个熟悉的笑脸。

“震天————”

来了,阿甲看到了台下,他等候了好久的小旗子。

他稳了稳身体,用手语打出了那句烂熟于心的咒语。

“天元保佑”

台下的阿唐看懂了,他跟着领旗人和众人一起嘶吼出声。

“天元保佑!!”

荡气回肠,气吞山河。

旗子再一次举起。

阿甲重复一遍。

人群重复一遍。

阿甲重复一遍。

人群重复一遍。

阿甲重复一遍。

人群重复一遍。

台下的人们不论男女老少,尽皆落泪,为了苦难的生活,也为了新生的希望。

而阿甲感受到的,只有座椅微弱的震动。

这时,一只冉鹰突然从阿甲身边略过,他们依旧在这片天空上盘旋。

刹那间,阿甲回想起了尖利的鹰爪落在自己指尖的触感,还有玄鹰振翅带起的大风。

他此刻就像一只鹰一样,几个小小的动作,便激起台下的飓风……

可是他从不曾有飞翔的自由——

或者说,他可以有吗?

阿甲重复一遍。

人群重复一遍。

突然,阿甲的动作停了下来。人群静静地等待着。

台下那面小旗子催促似的挥动几下。

阿甲继续——

人群却没有跟上。因为领旗人呆在原地。

郭渊还在幕后为后续的环节做着准备,突然被人群中异样的氛围所打断。

阿唐站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看向哥哥,哥哥也看着他。

台下的人开始骚动,大家互相问询着刚刚天元传人说的是什么。

“他说……他不是天元英雄”,阿唐的哥哥微微发声。

而这句话在短短几秒内如同海啸般刮过整个人群。

台下变成了死一样的寂静。

阿甲想看看父亲母亲的表情,还有村长和悟童的反应,可没等他锁定他们,就被面前的屏风遮挡住了视线。屏风后,临卫军拉扯着阿甲迅速走下台。

等阿甲回头,郭渊已经出现在台上。

“英杰某甲,醒吾天元,天元传人,就此降世!”

郭渊指向阿甲下台的方向。阿甲注意到,他背后的手在不停的攥紧。

“英杰阿甲不想被视作英雄,因为英雄!应当是台下诸位……”

人群沉默。突然有人带头发出一声呼喊。很快这声呼喊便传染给了所有人。

郭渊紧攥的拳头逐渐松开,示意台下。

“社舞欢庆————”

气氛又重新沸腾开来。阿甲松了一口气,并不失落。

社舞的人群中,阿唐努力的挤来挤去,终于到了人群边缘。

他看到了阿甲就在不远处,他一定要……一定要过去问个清楚!

你骗得了大家,骗不了我!

阿唐只恨自己不能呼喊出声,阿甲也无法听到。在距离阿甲还有几米之遥时,他被临卫军拦截,送回了人群当中。

阿唐不甘的回头,只看到了阿甲在郭渊等人的包围中,被带进了营帐。

“阿甲,刚刚你在台上,紧张吗?”

郭渊满脸堆笑,要不是看到过他背后攥紧的拳头,阿甲可能就被这笑容骗过了。

阿甲现在很想回头看看父母的表情。

他们生气了吗?村长呢,对我失望了吗?

悟童会和我绝交吗?

“是我们给他的压力太大了”,张寿林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阿甲随着郭渊的目光回头,看到了村长深沉祥和的脸。

悟童看到自己,也投来了安抚的笑容。

“没关系,都是小事”,悟童偷偷用手语说道。

阿甲感受到了一只大手,他回头,看着郭渊抚摸自己的头。

“阿甲,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就能成为大英雄了”。

郭渊带着亲信离开了帐篷。阿甲松了口气。

自己的功课完成了,可以回家了。

张寿林嘱咐了众人几句,匆匆离开了帐篷。

悟童拉着阿甲坐下,张天然和田思雨也坐在床沿,大清早起来,大家都累坏了。

突然,阿甲感觉自己的肚子动了一下。他不解的看着,却发现悟童和父母都笑作一团。

悟童拿起阿甲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阿甲也感觉到了一股震动。

大家笑得更厉害。张天然带着田思雨起身出去。

阿甲仔细体会了一下,好像是饿了。

“你饿得肚子叫”,悟童打着手语嘲笑道。

“你不也是!”,阿甲不甘示弱。

门帘很快就掀开,阿甲看到父母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走进来。

朝阳打在他们脸上,变成了田阿甲这一生最美好的回忆。

为了远道而来的人们玩的尽兴,祭典从寅时开始,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子时才会结束。

上午的社舞过后,悟童带着阿甲溜出门去,偷偷看了一下午的默剧——显然是郭渊为了应景做的另一个精心设计。两人一起看完晚上的烟花,才磨磨蹭蹭的回帐篷补觉。

这天晚上,阿甲做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梦,在梦里,他就像四大悟隐一样,力大无比,扛起了大山,御山飞行,在诡云国的悟雨中暂停了雨滴,又将光明照射到了家里的小院。

这时的阿甲不想当英雄,却也不讨厌有力量的自己。

回程的马车上,照例是悟童不停的演讲。

“你是从哪儿知道的?”

在“听”他讲到诡云国详细历史这一处时,阿甲发问。

“读书啊,我们家有好多古书呢,有一些还是我爹专程从文津盟带回来的,那里面……”

阿甲溜了号,他不等悟童说完,便回头探身到马车里。

张天然睡得正香,田思雨看着阿甲微笑。

村长张寿林回头。

“我想学读书”,阿甲下定决心道。

田思雨瞬间把张天然肘击唤醒。

“我想读悟童读的书”,阿甲坚定地重复一遍。

田思雨激动的捏住张天然的胳膊,后者竟然落下了两行清泪……

孩子懂事了!张天然在心里咆哮道。

不用再打了!张天然无比感激和期待的看着村长。

“好啊”,张寿林回答。

“我要和阿甲变成同门了吗!”,悟童也从车外钻进脑袋。

如果现在问阿甲,他想要什么的话,阿甲一定会回答,他想要健康的听力和声带。

但如果你问,假设这些都无法改变,你想要成长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的话,阿甲会回答——

“我想做一个,用眼睛听到的比别人多,用手说的比别人对的人。”

回程的队伍浩浩荡荡,蜿蜒千里。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6150.html

(0)
上一篇 2022-07-26 11:27:03
下一篇 2022-07-26 11:30:1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