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樱(慕司徒紫苑)全集阅读_(泪樱)全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泪樱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鹿慕诺

角色:慕司徒紫苑

简介:[前面有点压抑,后面超级甜,结局美好,小仙女专场]可叹,春风不识樱开之意,待如溪水三尺,送去的也只不过是残枝败柳皆说繁星绘眼眸,皓月如水中玉,但这挡的下瞳孔的双手却抓不住渺小的宙尘,盛得下万物的竹篮却也只捞起了破碎的镜花可笑,吾等凡人心神所及,仙人所至,顶多只不过是厌透凡尘少年昏睡前的黄粱一梦罢了
……
愿为世之彼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泪樱(慕司徒紫苑)全集阅读_(泪樱)全章节免费阅读插图1

《泪樱》免费试读

第1章 花开中的花落

四月,本就是樱花盛开之季,放眼纵望,整座树林到处都是触手可及的粉红,而这大地似乎也早已在这渲染之下染上一层朦胧美感,就宛如那孩童心里初开,却又迷茫的深意,就是不知,待到以后,溪水是否依旧愿携着春风之意,一直奔流……

“妹妹,紫苑,快点,前面就是小溪了!”

“空,你等等我,别跑太快了,等等我啊。”

“小薇,你真慢,紫苑都比你快好多呢。”

…….

松软泥土之上,映刻着两排娇小的脚印,它们杂沓而又整齐的不断向外延伸,似乎永远都不会有尽头,但终于,一条小溪突然横阔在它们面前,阻断了孩子们前进的道路……

慕空爬上一块巨石,眺望远方,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其稍显稚嫩的脸上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容,随后只见他转过脑袋,看向自己身后的两个小女孩,微微笑道:“我没骗你们吧,我们老家四月份的樱花林,绝对绝对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说完,少年还不忘得意的点了点头。

其中一个身着紫色长裙,身材纤细的小女孩,张望着小溪里散落的花瓣,眼里满是羡慕之色,崇拜的说道:“哇,空哥哥,樱花就连残缺了都还这么漂亮,好厉害啊!”随后她又看了看自己的鞋子和衣服,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失望。

“可是我爸爸说,紫色是这世界上最优雅,最神圣的颜色,并且我们家族也都世代相信紫色能为我们带来好运……”

说完,小女孩便蹲在地上,双臂环过膝盖,看向前方,眼里不时闪过一点泪花。

慕空看了看小女孩,上前轻轻抚摸着她的脑袋,温柔地说道:“好啦,紫苑,不过就是一种颜色而已,我们又何必在意这些呢?”随后他又看了看四周,从树上仔细的挑选了一朵比较肥美的樱花,摘下,帮忙别在她的耳边。

“好啦,紫苑,从现在开始,你也可以像樱花一样漂亮了!”

“咦?”少女先是一愣,随后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在碰到一朵小花后,脸上立马洋溢出灿烂的笑容。

“哇,谢谢空哥哥!”说完,她便站起身,嘟着小嘴在慕空的脸蛋上轻轻的点了一下,慕空顿感脸庞发热,呼吸也比平时要沉重了一分。

“哼,哥哥偏心,我也要!”

这时,站在旁边的另一名同样身材纤细的小女孩说道,只不过和那名紫苑比起来,她的肌肤却明显透露出一股让人不太舒服的病态苍白,让人怜惜。

“好好,我这就给你摘。”

这名小女孩名叫慕雪薇,是慕空的亲妹妹,只不过她从小就患有先天性心脏功能衰竭,身体羸弱,哪怕是走很小一段的路程也会累得满头虚汗,但还好,她出生的家庭条件在这个社会上完全算得上金字塔顶尖的存在,这点强行买药来续命的钱还是拿得出来的。虽然自从她诞生之后,她的父母就很少真正的关心过她,从小就跟自己的哥哥生活在一起……

感受到来自头顶上轻轻的触碰感,慕雪薇开心的笑了起来。

“哥哥真好,最喜欢哥哥了。”

看着自己的妹妹,慕空却是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说实话,在慕雪薇诞生之前,慕空他们家庭最多也只能算是个普通的中产家庭,但就在二十年前,他父亲慕逸却是脑袋一时发热,在外自己创建了个公司,本以为这场闹剧会随着公司的倒闭而结束,但谁知,慕逸的生意却越做越大,很快便成了当地产业的龙头,到了后面甚至还做到了国外,这也就导致他们的空闲时间越来越少,甚至一年回家的次数都不会超过三次。

而慕空的母亲八原沐子在生下慕雪薇后也是仅仅休息了几天便要随着慕逸出国经商,不过出于父母的责任,他们最后还是在市中心给慕空兄妹俩置办了一套别墅和一群保姆。

……

时过黄昏,太阳悄悄移至西山,余晖透过摩挲树叶之间的缝隙,洋洋洒洒的落在孩子们的脸上。

“呐,小薇,我说,你为什么这么喜欢粉色呢?”慕空坐在岸边,小脚划过水面,溅起的水花与光点擦肩而过,虽然天色早已暗沉,但折射出的光线却依旧是那么的刺眼。

“嗯,为什么呢?”

慕雪薇歪着脑袋,想了会后说道:“应该是原来在家的时候,哥哥你经常给我讲起老家四月樱花是粉色的,有多好看多好看,但我却一直只能呆在家中,根本没有机会来看一眼,所以在那以后我就一直对粉色抱有一种幻想,不过今天见了之后,似乎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神秘,嘻嘻。”

“不过话说回来,爸爸现在回老家谈生意,成功之后肯定过不了几天就又要走了,哎。”话音刚落,慕雪薇便失落的耷拉下脑袋。

听了这话,慕空也是心头一紧,罕见的沉默了下去。

……

“好了,是时候该回去了,不然等下要是让爸妈担心的话可就不好了。”随后他又看向坐在一旁的紫裙女孩,说道:“紫苑,等后面你跟我们一起回去吧,反正我们家挨得近,晚上给王叔叔报个平安就是了。”

“好。”

紫苑欢喜的点了点头。

……

吃过晚饭,已是八点左右,由于刚过初春,所以星宿并没有夏季那么绚丽,反而有些稀稀拉拉的散乱排布在天空之上。

“按照这个速度的话,估计明天就可以把生意谈拢,后天就能够启程回美国了。”这时,只见一个坐在方桌边角的中年男子首先开口说道。

宽敞的客厅内,稍微显旧的灯泡散发出泛黄的光线,让男人那脸上几道比较明显的皱纹在此衬托之下显得更加的深刻,黑夜散发出的黑光透过窗户缝隙落幕在男人的额头之上,也可能是其看起来稍显和蔼的原因,与众人的寡言氛围结合,房子内无处不透露出一股让人产生倦意的气息,但若是仔细看的话,会惊然的发现,他竟与慕空有几分相似,没错,此人正是慕逸,慕空的亲生父亲。

“是啊,第一季度,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的子公司,或多或少都有些亏损,希望能够通过这次合作,挽回一些败局,毕竟Mike在他们那里还是有很大名气的。”这时,坐在那男子身边,长相一般的妇女也是开口说道。

听着两人的谈话,慕空捏了捏拳头,紧咬嘴唇,沉默了几秒之后还是鼓起勇气站了起来,问道:“那,爸爸妈妈,你们,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慕逸先是看了他一眼,随后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哎,现在股市的情形紧张,若是想把这笔生意做成功,估计的话,起码也得在年末那些位置。”

“果,果然……”

慕空紧捏的拳头突然松开,失落的重新坐在椅子之上。

司徒紫苑在一旁看着,心里莫名的有些难受,上前拉了拉慕空的衣袖,担心的问道:“空哥哥,你,没事吧?

慕空牵强一笑,摸了摸司徒紫苑的脑袋:“没事,只不过是有些困了而已,我先去睡觉了,你们也记得早点休息。”说完,便直接朝楼上走去。

可当他刚没走出几步,身后就传来扑通一声,随之,慕雪薇直接跪倒在地。

“呕——”

只见一大口血液从她口中吐出。

“小薇!”

慕空猛然回头,惊叫一声后连忙朝慕雪薇跑去。

“小薇,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你不要吓我啊,小薇!”

见状,慕逸和八原沐子也是连忙放下手中的工作。慕逸拿着手机便急匆匆的走出屋外,而八原沐子则上前将慕雪薇平躺在地上,取来家用医疗箱后从中拿出一盒云南白药。

“来,小薇,张嘴,啊——”

只不过慕雪薇现在已经痛得脸部表情明显抽搐,哪还有力气来吞下这些药物,灌入口中的水掺杂着血液又流了出来。

“这可怎么办啊?”慕空在一旁急得团团转,但奈何自己对这方面一窍不通,也帮不上什么忙。

“妈妈,我好痛,好痛,呜呜——”

“小薇,乖,妈妈在,不要怕,来,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小空,你先去把车里的备用氧气全部拿出来。”

“啊?喔喔!”

慕空刚回过神就立马朝外面冲了出去。

……

看着戴上氧气罩的慕雪薇,慕空只感觉魂不守舍,两眼空洞无神。

“空哥哥,小薇她,不会有事的。”司徒紫苑在一旁干巴巴的安慰道,说实话,这种情况她也是第一次遇到,看着慕雪薇吐血,自己着实也被吓的不轻。

待到慕逸走进屋来,八原沐子略显关心的问道:“怎么样,救护车来了吗?”

慕逸摇了摇头,说道:“哎,最近的市医院离这里起码也有二十公里的路程,就算是我,全速前进的话,至少也得半小时左右,不过还好车里备有氧气瓶,不然小薇今天就真的危险了。”

八原沐子点了点头,沉默几秒后突然开口道:“要不这次就直接把小薇送到国外治疗吧,我们也将住在去的路上直接把生意给谈拢,等到了美国之后在给她雇一两个保姆,也算是在她的生活上给予一些帮助,不然以我们两个现在的工作量的话,到时候根本抽不出时间去照顾她。”

慕逸思索了一番,笑道:“嗯,也好,今天晚上我就去把手续办好,争取明天一早就启程,顺便在路上就把Mike那边搞定,不过话说回来,洛杉矶那边Williams管理的合营公司似乎也有好久都没有更新过运营体制了,是时候去看一下了,不然到时候要是出了啥幺蛾子,这亏损也不是你我一时半会能缓过气来的。”

听着两人的谈话,慕空只感觉心里一阵绞痛,这都什么时候了,他们两个居然还在担心公司的问题。

慕空张了张嘴巴,却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慕逸转过头,摸了摸司徒紫苑的脑袋,温柔的说道:“小紫苑,叔叔这边出了点问题,就不能够陪你们一起玩了,等下我通知你爸爸来接你,好不好?”

“嗯。”司徒紫苑弱弱的点了点头,因为她明白,这种情况下,就算她不想走,也得走。

“小空,等下你也跟着紫苑她们一起回去,好不好?我刚才已经通知李叔了。”

慕空看着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不过他的眼神里却多了一丝厌恶和冷漠,虽然还不是特别的明显……

果然,半小时后,远处一红一篮的灯光交替闪烁着朝他们极速驶来,村庄安静的气氛瞬间被打破,杂草在飓风的卷袭之下,不安的摇晃着。

看着慕雪薇被送上救护车,慕空本能的向前伸了伸手,但却又什么都没抓到。

司徒紫苑在一旁拉了拉慕空的衣袖,说道:“空哥哥,我们走吧,我爸爸派的车已经来了。”

慕空这才收回了目光。

……

车上,慕空从怀里拿出一张照片,静静的看着,上面画着三个小孩天真无邪的笑容和背后大片大片的樱花林,只不过现在在他眼中,却只有那空中漂浮着的落樱……

司徒紫苑看了看他,随后将自己脖子上的半边凤形玉佩取了下来,放在慕空的手上,说道:“慕空哥哥,我知道你现在很伤心,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所以,所以我只能把这块玉佩送给你,我爸爸说,这块玉佩能够保佑人们平安无事,于是我从小就一直戴在身上,希望你能够喜欢。”

“但是,但是,我希望,空哥哥能不能,不要再伤心了,呜呜……”

“滴答滴答——”

“噗——”

是水滴破裂的声音,汽车在马路上飞速的行驶,这刮起的强风明明能够卷起坚硬无比的碎石,但为何却始终无法透过这密封的玻璃,拂起这轻盈的泪珠。

慕空摩挲着手中的玉佩,心中明明十分的痛苦,但却始终不肯大声的哭出来,唯有那隐隐约约的呜咽和嘴角微微的抽搐,直到眼角再也没有能力包容下这任性的眼泪,悄然的滑落一颗。

前面的司机看着后视镜里的一切,默默的叹息了一声。

“哎,苦命的孩子,你明明有让这所有世人所艳羡的条件,但他们所不知道的是,你也曾羡慕过他们啊!”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5982.html

(0)
上一篇 2022-07-24 11:27:06
下一篇 2022-07-25 11:26:4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