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幼薇她是谁)女首辅最新热门小说_(女首辅)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女首辅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她是谁

角色:周幼薇她是谁

简介:鸣冤鼓响,衙门口开
周幼薇身着官服,坐在“明镜高悬”匾额下
原告掩面疾呼“青天大老爷”,一路小跑走上公堂
周幼薇心中有些激动,她自最末等从九品官做起,宦海沉浮到如今,终于成为一方主官,这是她独审的第一桩案子!
“堂下何人,有何冤屈,一一说来,本官定为你做主!”周幼薇踌躇满志,预备大显身手
“禀青天大老……”
“爷”字没出口,原告反应过来,大老爷这声音怎么像个女的?
他壮着胆子抬头,案前端坐的正是一个妙龄少女!
“这……”原告瞪圆了眼,“青天大人恕罪!”
“怎么了?”周幼薇不解,他也没惹我呀!
“禀青天,小人不知道您是这么漂亮的女子,不该叫您大老爷!”原告暗暗拍了一个马屁,哪个女子不希望别人夸自己漂亮呢?他暗暗得意,这个马屁浑然天成,大人一定会非常高兴从而偏向他的!
“无妨”周幼薇摆摆手
不过她的治下,的确应该习惯另一种称呼她略一思索,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以后叫我青天大老奶!”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周幼薇她是谁)女首辅最新热门小说_(女首辅)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插图1

《女首辅》免费试读

第6章 府尹

定京城,定京府。

府尹薛兆用探寻的目光看着面前的周幼薇。

不卑不亢,不慌不忙,倒有一股静气。不过深闺女子能有什么见识?纵然考中了鸾台试的魁首,想来也不过是矬子里头拔大个,大概读过些书,会吟诗作词罢了。

薛兆收回目光,向来传旨的吴公公道:“定京府参知,本朝并无此官职。”

吴公公看了薛兆一眼,他出身河东士族薛氏,十七岁考中进士,是名动天下的少年英才,历任兰阳知县、延州知州,颇有政绩。

薛兆中进士后一直外放,今年才升迁回京,这也是太后娘娘把周幼薇放到定京府的原因之一。薛府尹初来乍到,对定京府的控制程度不高,没有能力一开始就将周幼薇排挤在外,至于之后周幼薇能不能在定京府站稳脚跟,就看她自己的能耐了。

薛兆是士族出身,自身能力又够硬,日后位极人臣也说不定,吴公公不敢跟他摆架子,笑吟吟地道:“此前确实没有这个官职,今后有没有也不一定,这是太后娘娘专门为周女官所增设。”

“所谓参知,即是参与、知晓定京府事务,薛府尹将她当成你的佐官即可。”

薛兆想了想,道:“那便帮我抄抄文书吧。”

吴公公皱眉,太后娘娘与那群大臣周旋多时才选拔任用的女官,若是只能抄抄文书,那可就浪费了太后娘娘的一番心血了。

“大人,下官以为不妥。”

吴公公刚要开口,却被周幼薇抢了先。

薛兆循声看去,却对上了一双黑白分明、极清极亮的眼眸,目光不像他印象中的闺阁女子那般娇弱,反而坚定、自信、从容,和他刚考中进士时从那一群同科眼睛里看到的一样意气风发。

“文书自有书吏来抄,下官是太后门生,朝廷授予的从九品官员,不应只做小吏之用。”

“太后门生?”薛兆疑惑,太后深居宫中数十载,何来的门生?

周幼薇一本正经地说道:“进士乃天子门生,下官蒙太后不弃,被点为鸾台试魁首,自然算是太后门生。”

薛兆明白了,周幼薇这是扯虎皮拉大旗,自己顺杆爬呢。

其实他也想不明白太后为什么要搞出个鸾台试,选出一堆女官。

若是为了培植自己的势力,该拉拢重臣才是,几个从九品的女官能成什么事?就算想把她们培植成朝中要员,那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等到了那个时候,皇上早就亲政了。

为了安插眼线?可是太后没有把人放到六部这样的中枢要害之地,反而将她们外放到了各地州县。

太后将周幼薇送到他这里,是想干什么呢?

薛兆想不明白,索性不想了,直截了当地问周幼薇,“那请问这位太后门生,你想做什么?”

周幼薇听着薛兆的调侃,有些不自在,她轻咳一声,说道:“定京府事务,没有人比大人知晓得更清楚全面了,下官既为定京府参知,理应跟在大人左右学习。”

周幼薇想了,太后不顾群臣反对选拔一批女官,绝不只是为了给女子推恩,娘娘临朝称制,多有人诟病她是牝鸡司晨,也有人质疑一介女流是否有能力执掌一国。

现在她既为女官,就必须干出一番事业,一是回报太后娘娘知遇之恩,二来也是为天下女子争一口气。

薛兆虽然出身士族,但不喜有人跟随在侧,听说周幼薇要跟着自己,他本能地拒绝:“本官也是初来乍到,对定京府还不熟悉。如果周参知想尽快了解定京府事务,不如去找……”

“无妨。”周幼薇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这样我们正好可以一起学习嘛。”

吴公公也觉得此举甚妙,只要跟在薛兆身边,就不会远离定京府的中枢,因此在薛兆反对之前抢先开口。

“咱家觉得如此甚好。”

然后又例行公事地嘱咐了几句,“周女官好好跟着薛府尹学习,早日独当一面为朝廷效力。咱家功德圆满,这就回宫向太后娘娘复命去了。”

事已至此,无可转圜。薛兆心道:“算了,她愿意跟就跟着吧,一个小女子,我还怕她不成?”

周幼薇顺理成章地让人在薛兆的公房里添了一桌一椅,见薛兆在看卷宗,便从书架上也取了一册看起来。

薛兆不习惯屋中有其他人,看了一会儿,只觉得卷宗上的字各个都认得,连在一起却不知道写了些什么,竟是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他合上卷宗,打算先和周幼薇聊几句,了解一下他这个佐官。

“周参知在定京有亲故吗,现在住在哪里呢?”

周幼薇倒是正看得津津有味,听见薛兆和她说话,便将卷宗暂放在桌子上,答道:“多谢大人关心。下官在定京没有认识的人,现在在花枝巷赁了个小宅子住。”

“花枝巷?”薛兆皱眉,“那里鱼龙混杂,常有盗抢之事发生,还是赶快换个地方吧。”

周幼薇解释道,“下官只是贪图那里租钱便宜,暂时安身罢了,一旦找到合适的宅子就会搬走。”

薛兆点点头,公房内重新陷入了沉默。

该和她说点什么呢?

胭脂?钗环?女孩子应该喜欢这些吧,可他对此一窍不通啊。而且在衙门的公房里谈论这些,感觉也不太对。

薛兆几次张口,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由得感觉到了一丝尴尬。

反观周幼薇,她仿佛沉浸在了卷宗之中,怡然自乐。

薛兆感觉自己好像被这小女子比下去了,他不服输地拿起卷宗,逼自己看下去。不管怎么说,气势不能输。

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周幼薇和薛兆渐渐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长信宫中,吴公公正绘声绘色地讲这一路的经历。他从周幼薇挟持贾府管事讲起,然后是她让人假扮贾府家丁去索要那二十两金子,太后脸上的赞赏之色越来越浓。

直到他讲到周幼薇说自己是太后门生,太后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

“她说自己是哀家的门生,倒也不错。”太后想了想,道:“哀家下次是不是也该弄一个殿试,见见自己这些门生?”

吴公公笑道:“她是娘娘慧眼识珠,亲自点的魁首,现在又在定京,娘娘想见她,只需一道旨意召她进宫便是。”

太后有些意动,但想了想还是道:“罢了,且再看看,看哀家选的人,能不能给哀家一个惊喜。”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5880.html

(0)
上一篇 2022-07-23 13:28:20
下一篇 2022-07-23 15:23:4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