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熠顾茗)无神契者的逆转人生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无神契者的逆转人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无神契者的逆转人生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九之羽

角色:姜熠顾茗

简介:信神者不得神眷,神眷者不奉神明每个人都会失去,每个人都要赎罪
姜家少爷,贫民窟少女,傲娇的公爵女儿,怯懦的家族弃子……这是一个有关信仰与救赎,爱与博弈的故事
终有人能登上神的宝座,对吗?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姜熠顾茗)无神契者的逆转人生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无神契者的逆转人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插图1

《无神契者的逆转人生》免费试读

第3章 失去与重逢

月色铺满中城区的大地和海洋。看似平静的夜晚中,暗流正在涌动。

隐藏在姜家的众多王氏人士纷纷行动起来,有的进入资料库窃取着姜家的商业机密,有的暗中盗取着姜家的储备资金,安排的武装人员则进行着血腥的小规模刺杀,以解决那些忠于姜家的人。

紧锣密鼓,步步紧逼姜熠所在的洋楼。

偶尔在这座小岛的某处会传来一些开枪的声音和一些惨叫声,不过在树叶和风的鼓动下,都纷纷无力倒在了野外。

夜幕中,一辆车子停在了姜熠的楼下,走出来的正是那个冷漠的司机老葛。

他敲响了姜熠的门,说道:“少爷,姜凌造反了。”

……

王仲城没想到这一天会这么快来到。他来到姜平所在的地下室门前,竟然没有一个人来试图阻止自己。

姜凌已经把所有人处理好了。

“哼!这小子倒是挺狠的。”王仲城冷哼一声,他要的那百分之二十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怎么值得他背叛自己的家族?

罢了,这些以后再说。

王仲城来到这扇铁门前,示意身边一个留着光头,满身纹身的大汉打开它。

纹身男点了点头,双手一抖,一阵复杂的机械声传来,他的手指和手掌瞬间被一些模拟骨骼的管道撑起,整只手一下子变大了很多倍。

他扒住铁门的门缝,改造过的手掌力量极其强大,那扇可以抵御炮击的铁门就这么被勒出了深深的手掌印,随即在一片刺耳的“嘎吱”声中缓缓打开。

王仲城眯了眯眼睛,在那间病房中,一个穿着旧时代中山装的老人坐在一张办公桌后面,目光如炬,就这么像一头老狼一样死死盯着自己。

王仲城有点悚然。

就算现在姜平已经不可能有翻盘的可能了,他还是对这个老人有天生的畏惧。

“来了。”姜平淡淡说了一句,“当初我就不应该收你这个学生,你现在出息了,敢和老师硬碰硬了对吧?”

王仲城闭口不言。

姜平慢慢倒了一杯水,放在桌子上,示意王仲城坐下。

王仲城还是不动。

“姜凌做的事情,我也知道,只不过当时身子骨不行了,也没心力去管他……”姜平冷笑一声,撇了一眼王仲城,“怪不得他会找上你而不是去找张家。”

王仲城保持沉默,示意手下别动,自己默默上前,坐在了姜平对面。

“我不喜欢姜凌,”王仲城喝了口水,开口道,“他不像他母亲一样单纯善良。”

姜平冷笑连连,“单纯善良?那个贱人?用卑鄙手段逼我儿子娶她,害我儿媳妇惨死,单纯善良对吧?”

“是你们一直在误解她!”王仲城突然愤怒地用力拍着桌子,“姜世松,都是你那个儿子的错!你凭什么污蔑她!?你看看你把她唯一的儿子教成什么样了?一只白眼狼!”

姜平盯着王仲城,一言不发,对于这种偏执的学生,他已经不想多言。

“当初我就告诉你们,我的项目会有危险,不只是简单的商业经济学,”姜平眼神愈发凌厉,似乎是回光返照,“你只想着怎么去赚钱,自然看不到整件事情的复杂程度……”

“你以为,姜凌想要的是什么?”

王仲城浑身一颤。

“少在那里装神弄鬼,我知道你这些年一直在研究什么神契者,但在我看来,都是放屁!”王仲城突然激动,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枪,死死抵住姜平的太阳穴。

“我现在用手枪抵住你的头,你能把我怎么样!神会救你吗?!”王仲城眼中流露出一股疯狂。

姜平镇定自若,缓缓闭上双眼,嘴中默默有词。

“少tm装神弄鬼,老不死的!”王仲城解开了保险,手指已经放在了扳机上。

“去死吧!”

王仲城狠狠按下扳机——

什么都没有发生,至少在纹身男的视野中是这样的。

就在刚刚短暂的半秒钟之间,王仲城经历了此生最难以理解的一幕:

他的子弹分明已经出膛,分明已经穿透了姜平的头颅,他甚至看到了飞舞的鲜血,感受到了后坐力,可就在下一刻,怪诞的扭曲感和失重感在他脑中几乎炸裂开来。

他看到自己在一片混沌的长廊中贴着奇怪的油画不断下坠;看到披着各色长袍的人吟唱着歌词荒唐堕落的圣歌;看到了脸上长着触手的猪羊和人脸形的绿色云朵……

一切都发生在那个瞬间,可那种诡谲的感觉仿佛持续了百年。

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王仲城背后已经被冷汗打湿,拿着枪的手从来没扣下过扳机。

他不受控制地颤抖着,随即蹲在地上不断呕吐着。

姜平七窍流血,全身青筋暴起,他也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这就是‘规则’啊,”这个一生坚强的老人没有痛哼过一声,仍然以平淡的语气说道,“这就是你这种人一生都无法理解和触碰的的东西。”

老人坐直身体,口中吐出一生的疲乏之气,终于在血泊中真正放松了下来。

“受神眷者,永远只是规则的奴隶……原谅爷爷吧……”

姜平,姜家家主,死亡。

……

姜熠坐在老葛的车内,紧张滑动着“全息板”——旧时代平板的高级升级品,来查看家族内正在发生的一切。

“爷爷他……”姜熠双手颤抖,悲伤和愤怒在心中酝酿,“企业的股票和基金也被转移到王家了……”

姜熠放下全息板,在车后排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沉默中带着莫名的戾气。

老葛从后视镜里看着与平日里威风的那个少爷截然不同的姜熠,神色复杂。

汽车飞驰在大桥中城区和月河区之间的跨区大桥上,老葛目光一直在扫视周围,他们挑选的是行人较少的一座桥,以防止王家派人截杀。

“嗯?”老葛突然猛踩刹车,姜熠一个没坐稳,一头撞在了车后背靠椅上。

“我靠,你干什么!”姜熠愤怒地骂道。

老葛没有回话,目光死死地盯着前面的黑暗。姜熠这时候也发现了气氛的不对,也看向那个方向。

“葛坤甲,你想往哪里去?”黑暗中走出一个身着黑色牧师袍的男人,而跟在他身边的正是——

“姜凌!!!”姜熠双眼血红,弑人的目光像利剑一样刺在他吃里扒外的弟弟身上,“你这个连狗都不如的贱人,你怎么敢?!”

姜凌冷笑,鄙夷地瞥了一眼姜熠,没有和他争口舌之利。

“少爷,不要冲动,姜凌身边的那个是教团的黑衣决裁官,”老葛回头安抚姜熠,示意他不要冲动,“黑暗与迷失之神的神契者,他很克制你的神契。”

姜熠哪里听得进去,立刻就踹开了车门,戴上那枚完美的神力媒介。

伊修斯流体钻石,具有宝石的折射性质和流体的传导性质的超级液晶,再加上纯银打造的指环——

可以说这是最完美的雷电神触媒。

触媒对神契者的影响是很大的。好的触媒,譬如姜熠的伊修斯之戒,可以最大程度增幅雷电的力量,并大大缩短使用神力时所需的祷告时间,乃至瞬发。

相比之下,顾茗的香包里装的只是最普通的薰衣草,包的布料也只是普通的棉布,对她的水之众神神契没有半点帮助。

所以顾茗那天祷告了半天才用出一个弱小的神技,而姜熠则几乎一瞬间就可以扔出那种强大的雷枪。

现在也一样。

姜熠箭步上前,戴着戒指的右手光芒闪烁,转瞬间就凝聚出一道长矛形的雷电。

“轰!”

带着厚重的电鸣声,雷枪如箭一般飞速抛出,经过的空气处噼里啪啦响起无数静电摩擦声,张牙舞爪地扑向那个教团的家伙。

黑衣决裁官嘴唇快速吟唱,左手处所戴的手链黑色光芒流转,霎时间,一片浓郁的黑雾诡异地出现在附近。

雷枪以惊人的速度冲入黑雾,之后便再无消息。

姜熠不耐烦地跺了跺脚,地面突然充满了麻痹的感觉,随即就是细微但有力的震动。

突然,姜熠面前的桥底下如同荆棘一般猛的刺出无数根粗大的钢筋,如花苞收拢一样狠狠砸进了黑雾之中!

雾中仍然毫无反应。

姜熠两次都没有命中任何人,已经全然被愤怒吞噬了。

姜熠双手上举,手指上的戒指猛烈震动着,雷电如狂蛇一般在空气里疯狂舞动!

天上的云层不自然地往下压,其间雷光闪动,恐怖的噪音充斥在天地间。

老葛脸色剧变,周围的黑雾严重影响了自己的感知,但自己可以明显感受到麻痹的感觉,听见天上的轰隆声。

“姜熠!”老葛大喊,“不要冲动,不要召唤落雷!”

姜熠全身雷光炸裂开来,天地间的时间好像突然暂停了一下,寂静只保持了一瞬间——

“刺啦!”

一道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恐怖雷电撕裂云层,撕裂空间,猛的在桥上炸裂开来,黑雾瞬间被照亮,一时间飞沙滚石,钢索崩断,就连姜熠自己也被剧烈的气流掀飞出去。

“咳咳!”老葛眼疾手快,接住了往后飞出的姜熠,两人都剧烈咳嗽起来,姜熠是因为受到神力的反噬,这是使用神力应该承受的风险。

老葛则是对姜熠的爆发感到惊讶,自己身为神契者,突然发现姜熠之类与强大神明缔结契约的人,与自己这种与普通神明订契的神契者相比,实在强大太多了。

黑衣裁决官和姜凌,应该不能在那种恐怖的大范围攻击中存活吧?

“你的攻击,往哪里打呢?”

姜熠和老葛的心都“咯噔”了一下,姜熠下意识转头,可还没等他完成这个动作,就看到自己的胸口,已经被一把从背后刺入的匕首贯穿。

这时姜熠才看见,老葛的双眼被一双黑雾组成的手死死蒙住了,自己也从来没被他接住,相反,老葛正在远离自己的地方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自己背后的,原来是自己的弟弟姜凌!

“你的神契,我收下了。”

姜凌握着匕首的手也已早已被划破,诡异的是,他的血液并没有往下滴,而是沿着匕首像蛇一样钻入了姜熠的胸口,又沿着伤口流回了姜凌的体内。

一旁的黑衣裁决官啧啧称奇,这就是姜家研究出来的噬神之法,这种可以强行转嫁神契的禁术发动的条件极其严苛,除了转嫁双方的本源相近外,还必须要求神契者毫无抵抗能力。

不过一旦满足这些条件,施术者就能完整转嫁神契,可以说通过这种方法,神契可以在家族中永远传承下去。

这是极其恶劣的渎神之法。

姜熠清晰感受到自己体内有什么力量正在流失,但自己却怎么也没办法阻止这个过程。

“你……”姜熠的意识逐渐不清晰,自己的力量也逐渐消失着。

最终,那种能够控制雷电的感觉完全消失了。

与之相反的,姜凌拔出那柄匕首,任由姜熠无力地倒在地上,陶醉地闭上了双眼。

那种可以掌控一切的感觉,实在太棒了。

他口中传出祷告的声音,一道闪电凝聚成长剑,转而又变成长矛。

只要给他一段时间,自己就能赶上姜熠的操作水平,然后快速超越他!

就在黑衣裁决官和姜凌的注意力都放在姜熠身上时,一直被忽视的老葛终于挣脱了束缚,看到姜熠如此惨状,自然也知道他的神契已经没救了。

“可恶!”老葛咬牙怒吼,飞速发动自己速度众神的能力,一瞬间飞冲到了姜熠面前,一把抱起了他。

黑衣裁决官和姜凌反应过来时,老葛已经抱着姜熠冲出了大桥,直坠水面。

“想跑?”姜凌冷哼一声,一杆与姜熠金色雷枪截然相反的惨白色雷枪飞掷而出,极速追上了老葛,一下子刺穿了他的肩膀。

“姜凌!你这个叛徒!!”老葛吃痛,不由得破口大骂,怀中抱着的姜熠,也直直掉入水中,再也没有浮起来。

老葛咬牙,只好在空中极限转变方向,冲进了月河区的低矮建筑群之中。

“呵,跑的真快。”黑衣裁决官冷笑一声,拍了拍自己的黑色牧师袍,转身离去。

“你在干什么?”姜凌冷冷地对他说道,“葛坤甲还没死呢。”

“你怎么不说你哥哥还没死?”黑衣裁决官以冷笑回应,继续自顾自的走,“葛老头跑的太快,你要是想追自己可以试试。”

“姜熠?”姜凌哈哈大笑,对着河里吐了口口水,“没钱没权没神力,在原界只有一堆仇人,先不说他大概率会被淹死,就算没淹死,在外面也活不下去!”

“你不怕他用噬神之法夺回雷电?”黑衣裁决官如是问。

“被夺走神契的人,是没有资格重新接受神契的。”姜凌想了想,最终也转身离开了大桥,“这是‘规则’,无人可以打破。”

“走吧,我要适应一下雷电神的力量,剩下的事,王仲城知道该怎么做,希望你也知道该怎么做。”

黑衣裁决官深深看了姜凌一眼,没有说什么。

……

月河区,贫民窟。

姜熠这辈子一定要感谢月河区的河足够脏了,要不是那种污浊的水质,自己恐怕就要被追着血迹被姜凌杀掉了。

他失去了一切,现在只是一块没有意识,像木头一样漂在水面上的重伤废人而已。

“妈妈,我出去倒个垃圾哦!”桥底下的一间破房子里,钻出一个美丽的少女,手里拎着垃圾袋,往河边的大垃圾桶走去。

“诶?”少女突然停下脚步,踮起脚尖,她好像看到河面上有什么东西漂过来了——

好像,是块木头?

不对!那是个人啊!

少女连忙回家喊到:“妈妈!河面上漂过来一个人!”

一个年龄不算太大,面容姣好但却白发密布的妇人连忙和女儿来到河边。

少女捡起一根树枝,努力去够姜熠,但却够不到。

于是她蹲在地上,左手伸进水中,右手紧握腰间的香包,默默祷告着。

水流轻轻转变了方向,把姜熠冲上了岸边。

顾茗轻轻抹去他脸上的污泥,终于认清楚了面前的人是谁。

“姜熠!”

那是姜熠被神明抛弃之后,听见的最好听的声音。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5871.html

(0)
上一篇 2022-07-23 11:28:57
下一篇 2022-07-23 13:26:4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