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靓靓赢政(祖宗坑我当始皇)全章节在线阅读_(祖宗坑我当始皇)热门小说

小说:祖宗坑我当始皇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途鱼是条鱼

角色:赢靓靓赢政

简介:得绝症的赢靓靓一夜之间被祖宗元神交换换去了秦国,目的是拯救赢氏族人而祖宗负责在现世复兴家业!
从此,我是祖宗,祖宗是我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赢靓靓赢政(祖宗坑我当始皇)全章节在线阅读_(祖宗坑我当始皇)热门小说插图1

《祖宗坑我当始皇》免费试读

第3章 我又在哪里

赢靓靓杂乱的思绪被一浪一浪的推高,然后又化作泡沫消散而去。最后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睡着的。呼吸间全是男人的气息,安抚了她突突跳的脑神经和一直都在刷存在感的耳鸣。在他的怀抱中,赢靓靓睡的很安稳。

不知睡了多久,隐约听到一个声音在唤她的名字:“赢靓靓,靓靓,醒来,快醒来。”

“谁呀,是谁在叫我?”赢靓靓立刻就醒了。周围的环境她很陌生。尉缭也没在身边。自己穿的是一件没有见过的白纱睡袍,款式古朴。衣长及地,宽大的衣服用一条白巾束出腰身。尉缭家里怎么会有这样的衣服?

正奇怪,那声音再次响起:“这边来!”这次赢靓靓莫名听出些王者气势。

周遭的景物被一片雾霭阻隔,没有任何可识别的摆设。却能闻到淡淡的柏香透着凝重和清冷。

不疑有他,赢靓靓辨着声音的来处,起身走了过去。直觉告诉她,这人对她没有恶意。

赢靓靓估计在雾霭中走了约有五分钟的样子,隐约能听到潺潺的流水声,在自己两点钟方向。

“您在哪里?”为免走错,赢靓靓出声询问。

“这边来!”声音再次响起。确是和流水声是同一个方向。

再行有百步左右,周围景物逐渐清晰。

古朴的青石小道两旁错落有致地立有柏树,深不见边际。稀薄的雾气无风自动地在柏树间漂荡,带来了清新的柏香。左侧有涓小溪自前方石桥来,却在赢靓靓身前不远处默了踪迹。

青石小道缓步接上石桥。从这边看去,隐约能见到石桥那头,再行百步已是尽头。两座高耸的山峰在此处汇合形成一个夹角。夹角处修有一方八卦座坛,足可容纳千人。白玉雕砌。座坛八角各雕刻着不同的图纹,正在不停轮转。赢靓靓仔细去辨认,却发现并不认得。座坛背靠的山峰上有一虹瀑布直泻而下,却不闻水声。也不见水落下后,去了何处。

“我怎么会在一座山上。”赢靓靓心想:“难道梦游了?”

赢靓靓虽然奇怪,但也没有驻足不前。沿着石桥行到近处,才见有一白衣老者盘腿端坐于座坛正中。他的面前摆着一张小几。小几的另一边放着一个蒲团。小几上放着几圈竹简,一杯清茶。小几旁置有水壶,炭炉。

“靓靓,进前来!”老者再次发声。

赢靓靓快步来到近前:“老先生,您好。是您喊我吗?”近处看清老者面容,赢靓靓觉得有几分似曾相识。

说他是老者,是因为他头发和眉毛都已全白。但对方的容貌却是年轻的,皮肤紧致,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的模样。剑眉下是和赢靓靓有几分相似的凤目,几乎斜飞入鬓。难怪赢靓靓觉得有几分似曾相识。但他的眼帘半阖,掩了神采,看不出喜怒。鼻若悬胆高耸,薄唇紧抿。整张脸是没有血气的苍白,又说不出的威严。

“坐!”老者并未答她。

赢靓靓依言坐在老者对面的蒲团上。面对老者,她有种无法自制的压迫感。

就见老者轻拂右手,赢靓靓面前就出现了一杯清茶。

赢靓靓心惊,思讨:“我是遇到神仙了吗?还是说这只是个梦?”

“不错,此乃朕千年来修仙之所。”老者似乎能听到她的心声,给出了答案。然后接道:“朕今日将尔元神招来,乃因有事需吩咐尔去办。”

修仙?元神?朕?难道我遇到神仙了?还是位皇帝神仙?赢靓靓有些吃惊。虽然身处其中,一切的感受都很真实,赢靓靓却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

既然老者能听到自己的心声,赢靓靓索性直言不讳道:“老先生,不瞒您说,我如今已经是个得了绝症的人,自己都不知道能活几天,不知道您需要我给您办什么事?而您又是哪位仙人?为什么会找上我?”

赢靓靓毕竟在商场打滚多年,不会因为这威压而慌了阵角。再者,真也好,假也罢,对一个将死之人来说,又能怎样?

老者欣赏地点点头,说道:“尔父可曾与尔说过,尔乃何人之后?”

这话好拗口,但赢靓靓居然听懂了。点头表示确认。

老者继续道:“朕便是赢政。”

听到这,赢靓靓就没办法再淡定了。被她举在半空的茶水,颠簸中,去了一半:“您说您是谁?”

“朕,乃尔祖辈仙人!”这话老者说的很平淡自然。眼中突然有金芒闪过,震慑赢靓靓心魂。

这话放在平时谁说出来,不是句玩笑话就是在骂人。可赢靓靓竟然真不觉得对方是在开玩笑。不仅如此,心魂激荡的她,不由自主渗出薄汗。

真的是祖宗吗,那位始皇嬴政?

“难道您是听到我睡前的呼救,才唤我来见您的?”一说这话,赢靓靓立刻意识到什么不对,脸“腾”地就烧红了起来。怎么回事,求祖宗救自己的时候,赢靓靓在做什么。这也太丢脸了。不然现在就直接死了算了。脑补了千种尴尬的回答,她已经没有勇气再去听祖宗的答案。

祖宗没有将就她的勇气,说道:“对也不对!”

赢靓靓抓狂了。什么叫对也不对?那是听到还是没听到。如果听到了,知不知道当时自己在做什么?此刻,赢靓靓只祈求,这只是一个因为不想死而自我安慰的梦。她的头低的都要埋到小几下面去了。

盯着赢靓靓看了良久,祖宗再次开口:“哼,这有甚的,食色性也!朕当年收服六国之后,宠幸过的六国美人又何止上千。”

“求祖宗仙人放过我吧,”赢靓靓的声音几不可闻:“我们还是聊聊您想让我做什么吧!”快换个话题吧。和自己祖宗聊这种问题,实在是太尴尬了。

可对面并没有想换话题的意思:“尔等敢做不敢当吗?”

赢靓靓心中无奈,这不是敢不敢当的问题,而是自己私生活被祖宗摊大街晾晒,实在是太尴尬了:“不是的,祖宗仙人。我是女生嘛,您又是长辈,这,这……”她实在是这不下去了。

“哼,朕只当尔为奇女子,无事不可对人言。尔如此羞怯,如何挑起朕的大业?”

“您说什么?”听到这里,赢靓靓大吃一惊。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5856.html

(0)
上一篇 2022-07-23 09:28:39
下一篇 2022-07-23 11:24:2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