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池掠地》宋卿陈清淮_宋卿陈清淮完整版阅读

小说:攻池掠地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难赋深情

角色:宋卿陈清淮

简介:年少热烈而浅薄的喜欢能支撑起往后漫长的余生吗?宋卿不知道,但她有底气相信她会是那个例外
此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宋卿以为陈清淮是个如霜似雪般出尘而慢热的人
显然,这个男人隐藏的很好
他浅笑:“攻池掠地,初见成效”
他语出惊人,大言不惭又轻描淡写:“我倒真想把你玩弄于股掌之中”
可他也会在她耳畔温柔低语:“如果人言可畏,那我就替你捂上耳朵”
……
“其实很多时候一点也不开心,这日子就这么过下去好像也没什么可是你是那么坚定而温柔,一次又一次像跋山涉水而来命运般牵起我的手,和我说,我们慢慢来”
原来还有另一种活法,或者你竟然愿意来到我光怪陆离的世界
满腔小心而热烈的爱意,少年始终笑着看着她对她说“好”
宋卿曾一度以为美好的爱情只始于笔下,可它分明眷顾了茫茫众生中渺小而普通的我们,它分明会眷顾茫茫宇宙中渺小如尘埃却也璀璨如星辰的我们
说什么破镜难圆,谈什么前途难料,这分明只是胆小者和逃兵的说辞
无他不欢,他们是彼此独一无二的玫瑰
是清冷理智极度自卑的一个平凡学文学的女生and极度自信强大而温柔的学霸之间的故事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攻池掠地》宋卿陈清淮_宋卿陈清淮完整版阅读插图1

《攻池掠地》免费试读

第4章 难堪(2)

“我没想让你难堪。”闻声,陈清淮讶异一愣,随即似乎又底气不足地垂下了头,低低应道,声音怯怯轻轻的像风中的飘絮。

临近上课,教室里慢慢多了一些学生。陈清淮是本专业几个院级组织的部长,不少人认识他。看到宋卿和眼眶微红的陈清淮,暗暗浮动的诡异和不对劲的氛围,不少人识趣地没往他们附近坐。

“不说了,先上课。”并没有去看他,宋卿小心地拿出砚台,平静说道。

这一堂课毫无疑问两人都是心猿意马。不同的是陈清淮哪怕失常发挥,一手行书也飘逸工整尚为佳作,而宋卿又被看着和蔼的老师一顿毫不留情的痛批,并勒令她下星期上课要单独交一份《兰亭集序》的行书,且字帖还必须要体现出进步。

宋卿表面上一脸平静微笑应着书法老师的话,心里已经是怨声载道(ps这个成语有我想表达的意思,但其实不能用在这个个体的情境哦)一片了。

哎,37度的嘴唇怎么能说出那么残忍的话!心里几乎是捶胸顿足的懊恼,让她再花时间练字,简直就是变相上刑啊!!

淦,陈清淮偏偏在这堂课和她讲这些,早知道这堂课还不如请假……

心里一排乌鸦低低飞过,老师说完轻飘飘地已经走远了。慢腾腾整理自己的书法作业,她只能勉强劝慰自己也许甚至还可以感谢老师的惩罚,毕竟这已完全能抵消陈清淮之前说的话给她的冲击。

“就这样了哈,我先回去练字了。今天的话我会很快忘掉,不会告诉陈傲君。你下次也别再说这种没有意义的话了。”

回过神来后宋卿利落地边收拾着书包边和陈清淮告别,语气里流露着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和气,自然,甚至……一点点有点来自真性情的敷衍。就好像上一秒她和陈清淮谈论的只是中午吃了什么那么简单,就好像陈清淮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同学。

陈清淮听完也愣了一会,有点不太习惯面前少女态度奇异的炯变。他敏感地察觉话语里多了一些以往接触对方以来所没有的活泼,最起码和他接触以来,所没有的那么真性情和自然。

这是个好现象。

但他甚至还没来得站起来细问,少女倏忽间已然走远。深红色的古朴方木桌上,似乎只有淡淡的墨痕证明对方曾呆过。

他愣愣地呆坐着,修长的指尖覆上手边的字帖,触感冰冷,内里锋锐,像宋卿对他的态度。意料之中,情理之中,只是他都懂,却难掩后知后觉的难过。

教室外,宋卿几乎是一路欲哭无诉的状态回到了宿舍。只是她没想到,后面的事情会更狗血,更令人无语,甚至窒息。

回到宿舍还没放下书包,她就习惯性地狠狠地和慕野吐槽了书法老师对她额外布置的作业。

那股生气难受的劲儿还没撒完,慕野就秒发来了一系列长句“问候”。

慕野:哈哈哈哈哈哈哈

宋卿:?????

宋卿:你到底站哪边??

慕野:嗯,我站一心为我女朋友的字好的可爱又严厉的女朋友的书法老师这边。

慕野:很感谢女朋友的书法老师,愿意拯救我那状如鬼爬的女朋友的字。

宋卿:……

得了,她的性格不允许她和这小子比嘴贫;何况他一口一个甜腻乖巧的“女朋友”,比起之前霸道又略显油腻的“媳妇儿”,她实在没有办法和他生气。

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只是还是不习惯也不好意思。

最怕老朋友一本正经地油嘴滑舌。

当然,慕野也因为这个称呼败露被陈清淮电话请喝茶随后毫不犹豫地,被他短暂地拉入了黑名单。

她丢下手机懒得和他再多费口舌,认命地再拿出书法用具,准备开始痛苦地练字。

对面的沈迟正在削着苹果,见状一脸却惊奇:“哎,你咋还在这?”

“嗯,怎么说?”她纳闷,青葱似的粉色指尖正抹着刚拿出的周边不平的毛边纸。

“今天周四了呀,书法课下我记得你之前说你参加的那个活动要去排练话剧的。”沈迟拿起一块苹果,随即递给宋卿,语气仍旧惊讶地说道。

“……”

她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而且不出意外她记得那个活动的组织人还是陈傲君。

得了,今天算是和那对小情侣的事过不去了。

来不及整理桌面,她拿起床上的手机就一阵风似的拼命往礼堂方向赶,内心暗暗祈祷希望陈傲君是个讲理的人,毕竟她现在和陈清淮真的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啊喂!

火急火燎地到了礼堂时,还好算是在规定时间之内。身上已经出了一层薄汗,长时间的奔跑让她的呼吸有点调整不过来,她微弓着身子,双手捂着膝盖,小声地喘着气。

“好,现在人齐了,我们不等了。”远处娇细的女生终于看到她后,虽内心鼓鼓的不满,但还是面不改色地大声说道。

这话说的有点考究,表明之前这些同学和她已经等了自己许久?宋卿正忖度着她的语气间,陈傲君已经远远地从舞台上走了下来,圆圆的一双杏眼衬得她十分娇憨。雪白水灵的皮肤,饱满的苹果肌,高高束起的丸子头,一身淡雅甜美的JK裙装,不高偏矮的个子,完全就是个萌妹子的长相和外表。

“大家先熟悉一下剧本,然后我们确定一下各自的角色。”陈傲君清脆的女声再次响起,拍着手大声动员,目光时不时地投射到宋卿这边,情绪难分。宋卿也没回避,眼神交汇间她随后低下了头,不屑于和她玩什么震慑玩味的眼神游戏,宋卿自己找了个附近的位置开始看剧本台词。

大家或一团或一片地小声讨论着剧本,当然也有划水的人在碎嘴着题外话。这种相对安静的嘈杂反而让她感到心安。

“你就是宋卿?”正在埋头分析角色间,陈傲君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语气端的是一派不以为意的自信和浓浓的傲娇。一看就像没吃过什么苦头幸福长大的小姑娘,连散发的恶意里都充斥着毫不收敛的娇纵和凛然的,习惯的不屑。

宋卿闻声抬头,审视着面前趾高气昂甚至有点来者不善的少女。她以前很怕和这种人打交道,现在反而有点千锤万打后锻炼出来的淡定。

“我是。”她放下手机语气悠悠轻描淡写道。

“就你这样,居然还敢拒绝陈清淮?真是够蠢的。”

陈傲君双手抱胸眼神像看着某件再普通不过的折扣商品一样从上到下打量了宋卿一圈,语气更加不屑。

长相一般,身材一般,做的事更是怀疑她简直没有脑子,简直不足为惧。

“不过,你这种人,不会是想放长线钓更大的鱼吧?”陈傲君粉红莹润的娇唇好像已经颇习以为常地口吐恶词,长睫无辜地轻闪,丰富的语气吐露间,保养得体细腻光滑的小脸飞扬着跋扈的轻蔑不屑,杏仁般圆润的一双眼睛现在怎么看都是面目可憎。

用各种莫须有的极重的腌臜词来轻描淡写地羞辱或污蔑一个清白而不会为自己辩解的人,这世界大概只有女生最知道怎么气死女生。宋卿强忍着心中一下子窜起来的怒火,尽管一向好脾气的她现在真的很想甩对方一个大白眼,不对,给她一巴掌应该都不过分吧?!

三思而后行,三思而后行……她忍气默念微笑。

“没错,他的眼光确实很蠢。”只是思考了短短几秒,她干脆自然而柔声说道。

她可不会再长久地愚蠢对号入座那些莫须有的事,那往往是导致更绵长痛苦的烦恼的来源。冷淡地斜睨了陈傲君一眼,随后宋卿清婉一笑无所谓地站起来挑了挑肩。

阴阳怪气谁不会,在心里轻快地吐了吐了舌,宋卿一脸轻松却也不喜于色地走了,留她慢慢当场石化吧,她要再找一个好位置看剧本。

陈傲君确实在原地被她气得嘴唇紧抿,浑身颤抖,如果不是周围有人,她肯定很狠狠地扇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一巴掌。但只是须臾间,她纤手紧握的粉拳又慢慢松了下来,圆眸里闪过得意的笑意。

手机上已经开始有人上传自己想饰演的角色。陈傲君似乎很民主,她让大家想饰演哪个角色直接自己主动先提,重复者以第一个人为先,简单来说就是这次不论角色与演员的适配度,先到先得。

宋卿也迅速上传了自己想饰演的一个角色,是个没几句台词的小角,存在感低,易饰演。

角色完成分工后,陈傲君又用甜美的嗓音动员大家上传课程表,她来安排大家都有空的时间后续排练。

宋卿内心有点小抱怨,不明白既然今天不排练,这些都能在手机上完成的事还要让大家来礼堂干嘛。但她还是耐心地进入教务处网站,截图课程表,再耐着性子发到了群里。期间慕野又给她发了微信,她没来得及回复。事实上,她确实有点排斥回应突然那么热情的关系。

他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和分享不完的话题,尤其两人确立关系后。

确定时间后,陈傲君随即和大家强调了他们这场话剧对文艺汇演的重要性,接着确定了服装。

“背景是民国五四运动时期,我个人觉得,服装还是不用太繁缛了…”但宋卿还没说完,陈傲君已经理所当然地迷之淡定走到了下一位同学面前,装模作样地询问她的意见。

那位同学瞅了瞅宋卿可能为表尊重一时没敢接话,周围正认真讨论的人也呆愣了一会,但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宋卿说话,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宋卿识趣地再次选择了闭嘴。

陈傲君非常爽快大方地接受了后面几位同学的建议,几次讨论最终敲定方案终于让大家回去。

宋卿几次下来被她怼的反而不太恼火,对于曾经被几个不同的小团体激烈针对过的她而言,这样的手段和表面上的下不来台简直太幼稚太温和,根本不算什么。

但心情也确实很难很好。她几乎是挪着身体慢慢地往食堂走。今天的天气十分炎热,已经下午四五点了太阳还是威力不减。越觉疲累困乏,但是毫无办法地无力。

生活好像见不得我们太好,一段时间太顺利下面就要挨老巴掌。

“滴滴—”手机振动了两声,有新的QQ消息传来。

她打开一看,是陈傲君排除大家有课的时间,上传的排练的具体时间表。

只是大致一览,宋卿已然眉头紧皱,几个大的时间段她有很痛苦的印象,对她而言那几天都是累得要死的满课。她肯定是没办法去排练的。

不死心再细看下去,她只想长叹一声扶额靠个地方坐会。

目前排练的时间段巧妙地避开了她所有的空闲时间,完美地和她有课的时间严丝合缝地重合。

她不清楚是否别人也有与她一样的情况,但也已经不重要了。

她好像又熟悉地感受到了高中时代有些女生的那种不光彩的小心思的针对,和有点幼稚但足够磨人的让人崩溃的恶意。

哪怕明明她没有错。也许对她们而言,走到或短暂地拥有到就算不会属于她们的人或事就是原罪。

好笑又普遍的是,这类人好像往往不会去找事情的源头去沟通,去解决问题,只是会一个劲儿地恶意针对她们利益的对立方,或者源头的偏爱者。高中的那些人是,现在的陈傲君对她也如是。

事情的源头是陈清淮,一直都是,但她们不会找陈清淮麻烦。只是耍小手段拉她泄恨。

陈傲君对她是有点**的针对。也许只有这样,她才能维持内心脆弱的平衡。

这又何尝不可悲。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5808.html

(0)
上一篇 2022-07-22 21:34:17
下一篇 2022-07-22 21:37:1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