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云身十一画十)抗婚出逃小侯爷_苏云身十一画十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抗婚出逃小侯爷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十一画十

角色:苏云身十一画十

简介:【本文日常较多,节奏些许缓慢】
苏云身因车祸穿越古代,醒来却发现自己居然成为了宴国抗婚出逃的苏小侯爷
好吧,那就既来之则安之
于是,为了不被抓回去和号称“北塞活阎王”的未婚妻成婚,他就此开启了隐藏身份,每天和便宜师父斗智斗勇睿智模式
……
某便宜师父:“呵呵,小康子,来试试这杯酒吧”
某小顽皮:“小康子,你背我,你不背我……我就哭给你看!”
某神秘女子:“呵呵,好一个梁上君子”
……
原以为他逍遥自在的日子就此开启了,却又没想到有些事在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苏云身十一画十)抗婚出逃小侯爷_苏云身十一画十全本免费在线阅读插图1

《抗婚出逃小侯爷》免费试读

第3章 抗婚出逃的小侯爷

苏子康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且真实的梦,又似梦非梦。

在梦里他不再是那个令自己都厌恶的苏子康,而是成为了生活在古代宴国的平昌侯之子,平昌侯府的小侯爷苏云身。

性别还是那个性别,样貌还是那个样貌,却由短发变成了长发,年龄身份也不一样了,名字也由苏子康变成了苏云身。

他所在的朝代,和他所了解的历史也有很大不同,历史走向发生了很大变化。

而且他爹平昌侯,曾是当今宴国宴帝部下,在宴帝还是皇子时便追随其左右。在宴帝登位几年后,渐渐不再参与到朝廷政务中来,而是在京城中过着清静悠闲的日子。

他爹为人严厉,忠君爱国,专情于一人,即便他母亲在生他时难产逝世后依然孤身一人。对他也很严格,每次做错事总免不了一顿责罚。他爹还收养了两个比他年长的义子。

而他因母亲早逝而备受家中宠爱,被责罚时也总会有家中亲人护着,因而养了个顽劣的性格。什么斗鸡斗鸭斗蛐蛐,赛猪赛马赛蜗牛最是拿手。

也因为早产,他从小体弱多病,他爹便将他送到清风山的听风阁里修身养性,希望他能改一改那顽劣的性子。

因而他不得不长期待在听风阁里“改造”。

他从小鬼灵精怪,思维跳脱飞扬,正事没有几件。学艺于听风阁后依旧顽劣不改,总能做出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可晏帝却很是喜欢他。

他也正因备受宠爱,才胆敢做出抗婚出逃之事,没错,就是那俗套的逃婚!

某日,他于听风阁中无意听到师父们谈论自己,便好奇偷听了下谈话内容,这不偷听还好,一听吓一跳。

他爹和宴帝在他还小时就给他定了个娃娃亲!

现在他爹想让他回去和人家姑娘先培养培养感情,顺带管教管教他,等他老实了,及冠成人了就完婚。

知道此事后,苏云身丝毫开心不起来,自己还没玩够呢,还没想过快成家立业呢。况且那女子比自己大三岁,回去了说不定就天天被管束起来了。

后来他又向一个师兄打听这女子的消息。不去打听还好,这一打听,又是个晴天大霹雳。

他从师兄那里弄来了张那女子的图像,还听闻了那女子外号“北塞活阎王”!

都说叫“北塞活阎王”了,那形象可想而知。

苏云身了解到她丑陋不堪,还不爱洗澡。图像上的她也是蓬头垢面的,身高足足有八尺多,腰背比上百年的大树干还要粗厚,胡须比女人的头发还长,一脸横肉挤作一团。

长得寒碜就算了,最重要的是她还十足凶残,曾一刀就把人砍成个稀烂。一顿饭吃一大脸盆的米饭还不够,还要吃二十个肉包子才够,她还剖人皮喝人血,北塞之人无一不害怕她。

苏云身听得胆战心惊,他比划了一下,八尺高、大树干粗……再看看自己,两眼一翻,差点归西。

他爹是认真的吗?自己虽然爱玩了点,但没有必要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嘛。

为了保住这可怜的小命,苏云身只能在师兄的帮助下连夜下山,逃出听风阁,能跑多远跑多远。

自然,他那身为平昌侯的爹知道后极为生气,要派人去把他抓回来。但宴帝知道了不怒反笑,还说让他爹任他去,让他在外面历练历练,经历一些江湖的毒打,苦头吃够了自然会回来。

而他为了躲避原先他爹派来的追兵藏来藏去,带着师兄给他的地图一路逃到了徐州。在徐州好不容易甩开追兵后来到了连峰地界,人又迷路于山林之中,一不小心跌落山崖,摔了个半残不死。

这不是造孽吗。

在梦中,他还梦到了图书馆,图书馆里面只有他自己,似乎门也消失,店里的书也是数不胜数,各种各样类型的书都有,而且只要自己翻开任意一本书,不一会儿脑海里就可以清楚的记下书里的内容,顺带学会一些相关技能。

……

“**——”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的苏云身似乎感觉到脸上有微微刺痛。

“呃……”

苏云身慢慢睁开了酸涩的眼睛,突来的亮光也让眼睛极为不适,感觉浑身疼的要命,而且脑子也是阵阵刺痛,像是被人开了一枪爆头似的,脑子里似乎还装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

慢慢适应亮光,缓缓睁开双眼后,只见一双卡姿兰大眼睛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两只手还贴在自己的左右脸旁。

调皮的小姑娘听夫子说这捡来的少年大概这几天就能醒了,于是这几天她天天一大早就跑到房间里来盯着。

今早也同往常一样,可她左等右等也没见躺在床上的苏云身有任何要醒来的迹象,便等不急地爬上床来,二话不说,**,给苏云身来了几个爱吃的大嘴巴子。

此刻,一大一小四目相对,大的眼神呆呆地望着小的,小的双眼盘珠儿似的滴溜溜乱转,就这样你看我我看你好一会儿。

小姑娘见苏云身那呆滞的模样,随即又给他来了个大嘴巴子。

“啪——”。

“啊!”

苏云身被小姑娘这一巴掌打回过神来。

小姑娘见苏云身真的醒了,立马翻下床来,边跑向外边喊道:“夫子——夫子——”。

苏云身见小姑娘跑了,也想立马要起身,可想要掀开被子的双手却是软弱无力,好不容易集中力气掀开被子,可起身的瞬间四肢传来阵阵刺痛,重重跌回。

一番挣扎后,终于——从床上跌落下来了。

“啊——我,我去——”跌倒在地上的苏云身不断挣扎着,像一只缓慢扭曲的蛆虫。

一番挣扎无果后,苏云身无奈了。

“这……我是在哪儿?”

“有没有人啊,救救我,刚刚那个小屁孩你回来,救命啊——”

苏云身用沙哑的声音不断喊叫,却发现没任何回应,只能看着周围,发现有一盆水,连忙忍着疼痛用龟速爬了过去。

看着水盆里倒影出来的自己,再看看周围的环境,又联想到做的梦,不由得怀疑起了人生。

不一会儿,小姑娘和夫子走了进来,夫子见苏云身趴在地下,连忙把他扶回了床上。

“我这是在哪里?你们又是谁?这应该是在拍戏……吧?”苏云身被扶起来后,看着两人连忙问道。

“这里是紫竹林里的小竹屋,我叫林桃,林是林桃的林,桃是林桃的桃,不对是桃子的桃,他们都叫我小桃子!”

没等夫子开口,小姑娘率先自我介绍,满脸好奇地盯着苏云身。

“他是我的夫子,叫林酒甫,是我们救了你噢!”

“咳咳——不错,老夫林酒甫,少年你要是不介意可以叫我一声林老。”林老抚了抚长须,一脸笑意。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苏云身听了两人的自我介绍后,一脸迷茫。

“一个月前我二人在竹林里碰见了你,只见你浑身是伤地趴在地上,我们便将你带回来了,你大概是不小心坠崖了。”林老一一将事情的经过道来。

“啊?!一个月前……坠崖……”苏云身听完脑袋更乱了,也就是说自己做的梦是真的,自己真的穿越成为了那个平昌侯的儿子苏云身了。

啊——苍了天呐。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5601.html

(0)
上一篇 2022-07-21 19:31:59
下一篇 2022-07-21 19:34:2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