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间雪与心上人》段雷月荷香_(段雷月荷香)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眉间雪与心上人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夏虞行

角色:段雷月荷香

简介:【传武·布局·半架空】“春去秋来,花谢花开”
绵亘蜿蜒的玉龙山脉里,隐世千年的长春谷显出真容,谷中叛徒逍遥子携秘宝《长春功》遁入中原本该是毫不相干的人生,奈何命运作祟,一段姓少年阴差阳错地搅进这滩浑水,使许多人的命运紧紧交织在了一起……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眉间雪与心上人》段雷月荷香_(段雷月荷香)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插图1

《眉间雪与心上人》免费试读

第4章 神秘的渡船

南诏末年,东川郡杨家私兵成势,杨玉宁的祖父主杨金魁在世时,打造了一支令整个云南闻风丧胆的死士亲卫。

家主之位传给年轻的杨玉宁时,这支亲卫逐渐隐于暗中,多行排除异己和暗杀的勾当,行事风格像是一群索命的无常恶鬼,世人称“无常卫”。

段雷一时骇然,回过神来,见那十几名无常卫全然不顾同伙死活,手中刀剑无情挥砍而来。

轰隆!

一声炸雷闪过夜空,在那一瞬间,整个饮马川都被紫色的电光照亮了,受惊的牛羊蜷缩在一起。

突然,眼前血气弥散,段雷脸上溅满鲜血,闪转腾挪之时,右臂不慎挨了一刀,血液“滴答滴答”着流下。

那个被他挟持的无常卫因身体受制,已然面目全非。

望着径直倒下的无常卫,惊慌失措,脸色变得扭曲起来,长刀脱落在地。

他全身汗毛竖立,以自己现在的武艺,必难挡住十几个无常卫的围杀。

成刀下之鬼只是时间的问题……

天上月明,洱水中粼粼波光透过水心的浓雾,段雷回过头,眼睛被刺的难以睁开。

他眯眼看向雾气重重的海心,顿时计上心来,遂猛地转过身,两手凌空伸展,掌心推起一道掌风。

掌风的气劲携带着水边蔓延来的雾气,猛地轰出数丈!

无常卫见状,纷纷遮眼回避袭来的雾气。

趁此良机,段雷如蜻蜓点水一般,施展轻功向水面飞去,迅速消失在洱水的浓雾里。

“虞头领,让这小子逃了!咱们怎么回去交差啊?”

黑暗中,那个手持长枪的无常卫走上前来,望着雾气弥漫的洱水,使腹语道:“段家不过是秋后夏虫,段家的牛羊在我们手里,不怕这小子不回来,咱们在这守株待兔。”

手持血滴子的无常卫说道:“嘿嘿,若是他不回来怎么办?”

阵阵夜风吹得青草沙沙作响。

无常卫头领没有作答,黑铁面具里的眼睛瞪得通红,眼中流露出更加浓郁的杀气。

“不回来,咱们几个都得自裁赎罪。”

……

海心的迷雾稍淡,段雷暗喜,自己的轻功虽然不怎么灵光,但好在水性不差,逃出无常卫的追剿还不在话下。

至于退路,现在还顾不上那么多。

飞了许久,水面逐渐荡起汹涌的波澜,施展轻功的腿脚已经累得酸疼。

突然,前方传来一抹粉红色的柔光,他定眼一瞧,海心隐隐漂着一艘中型渡船,船身长约五丈,船屋里透出着暗淡的光。

说来奇怪,这渡船两头各有一盏船灯,镂空雕琢的船灯上罩着淡粉色的绢布灯纱,粉红色的柔光就是从那里照射出来的。

美景静谧怡然,段雷看得意乱神迷之下,左脚不慎踢在右脚背上,一个侧翻,整个人跌入水中。

啪嚓!

水花四溅,巨大的声响传出很远。

船屋里人影攒动,从屋内跑出两个身穿白裙的美貌女子,经过左右一番探查后,发现水面仅有几道波纹涟漪。

“师妹,刚刚的是什么声音?”船屋内的女子问道。

这时,水中恰巧蹦出两条大鱼,那鱼跃出水面足有半丈之高,随后又啪嗒、啪嗒地落回水中。

白裙女子见状,痴迷地笑了笑,惊呼着:“好美……好美呀!娄师姐,这便是你提到过的洱海鱼跃吧?”

“哎,我还当是什么东西发出了那么大的动静,怕是条很大的鱼吧!莫要管它,你们两个快回来吧。”

“是!”

两白裙女子齐声应着,依依不舍地走回屋中。

船屋里,三个女子围桌而坐,另一侧的伏案上摆着一架古琴,大师姐娄雨柔坐在伏案前,轻抚琴弦,一曲失传已久的《明月曲》悠扬奏起。

她不断拨弄着细细的琴弦,望向另一边的师妹们,轻声道:“没想到月师妹竟会撞见外人!这次咱们采的环萤草太少,也不知这些够不够咱们三个回去交差的。”

另一侧的三位女子皆有闭月羞花之容。

月荷香坐在柳音和柳玉的中间,双手拄在伏案上,轻托着脸蛋,嘴巴微微撅起。

柳音生性冷淡刻薄,眉眼俏如柳叶,让人有种难以亲近的不适感,她脸色难看地说道:“哼!下次再出来采环萤草就要等到八月十五了,早知如此,就不该带她出来!”

荷香嘤嘤道:“……哎呀,都怪我一时贪玩,跑得有些远了,都怪我,都怪我……”

旁边的柳玉宠溺地掐了一下她的脸蛋,笑道:“荷香撞见外人,我们尽快离开便是,阴差阳错的,也不能全怪她。”

柳家姐妹一奶同胞,性格和模样却差出天际。

姐姐柳玉的性格和柳音完全不同,她眉眼生得柔和,相比柳音的孤冷个性,柳玉则非常温柔贴心。

屋内飘散着阵阵女子体香,娄雨柔故意把琴曲弹得清心婉转,好让几人的火气降下来。

片刻后……

“咕噜咕噜,咕噜。”

船尾处,水里冒起串串气泡,段雷的头猛然探出水面,所幸自己水性足够好,还不至于成个溺死鬼。

他手脚并用,紧着扑腾几下水,伸手扒上船尾,见船屋内有人影走动,心想:还是莫要惊扰船家了,待随船抵达岸边,悄悄离去便是。

他嘴角浮现出苦笑,悄悄躺在船尾的角落里,听着屋内传出的优美琴曲,心绪渐渐放松下来。

折腾许久的他,浑身的骨骼仿佛散了架,不知不觉昏睡了过去。

……

哥!我和爹爹等你等得好苦,如果你还活着,就给我们传个信,爹爹听了,或许就不至于走火入魔……

……

“阿恒,阿恒!阿恒你在哪儿!?”

不知睡了多久,头脑昏昏沉沉,像是做了一场可怕的噩梦。

段雷微微睁开惺忪的双眸,竟全然记不清噩梦的内容,思绪混乱不堪。

他猛地摇了摇疼痛欲裂的头,伸手一摸,额头滚烫,怕是全身湿透的缘故,身子染了一些风寒。

段雷席地盘腿而坐,手掌合于丹田,周身酿出袅袅真气,将体内寒气缓缓逼出。

忽的,一股潮湿的气息迎面扑来,夹杂着淡淡的土腥气味。

段雷前后探查一番,发现渡船已经停靠在一处水潭边,岸上是一片寂静的山谷密林。

密林枝繁叶茂,不知生着多少世间罕见的珍奇草本,微微泛起薄雾,雾里闪烁着五彩斑斓的光亮。

船屋里的灯烛早已凉透,左右也不见那几个白裙女子的踪影。

段雷将身上潮湿的衣衫脱下拧了拧,穿回身上,摸索着,走进朦朦胧胧的密林中。

嘎,嘎……

吱吱吱!

枝叶繁茂的密林里虫鸣声声入耳,幽静潮湿的土岩峭壁间爬满荆棘藤蔓。

他暗自琢磨:这许多年来我四处游荡放牧,怎么从未见过这个地方,这里是什么地界?

不久后,前方现出一道隘口,大小只可勉强侧身挤过一人。

待走近一些,段雷目露奇色,自言自语道:“左右没有去路,这隘口又只有柳条般宽窄,怕是只有女儿身才能挤过去吧……”

别无他法,只见段雷双手掐圆,迫使胸中内力最大限度挤压着肋骨,臀部的肌肉也跟着收缩起来,身体摩擦着隘口上一片片刀片般锋利的碎石,才勉强蹭过去。

就在走过隘口时,天上洁白的月光泼洒下来,拂照在他的脸上,整个人仿佛置身仙境。

“寒歌泷月,青青醉花荫。”

“吴郎伐桂,月兔捣药急。”

“……”

还不及一睹四周奇异景色,洞天山谷的幽深处,几句写意的唱词幽幽道来。

……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5574.html

(0)
上一篇 2022-07-21 17:29:21
下一篇 2022-07-21 17:32:5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