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小妾她又菜又爱撩(南绾傅然)热门小说_(神医小妾她又菜又爱撩)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神医小妾她又菜又爱撩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芹菜萝卜

角色:南绾傅然

简介:撩人小作精vs伪禁欲王爷
南绾为攻略傅然使出浑身解数,然而傅然却不为所动
南绾总结:傅然不行!
傅然:?!
南绾每次撩完就跑,可傅然从没放过她,“乖,撩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南绾:殿下我错了,饶了我吧
傅然:你不是说想要个孩子吗?我得满足你啊!嗯?
【甜宠 HE双洁复仇】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神医小妾她又菜又爱撩(南绾傅然)热门小说_(神医小妾她又菜又爱撩)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插图1

《神医小妾她又菜又爱撩》免费试读

第3章 反手下毒

绾绾?!

傅然怎么了,出去一趟被妖怪附身了?

“怎么会呢,绾绾天天盼着殿下来呢。”管他被什么妖怪附身呢,现在的情形再好不过了。

“既然如此,那绾绾服侍本王就寝吧。”傅然说完就着南绾的手解开了他的腰带。

唔,好热。

不对,我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身体轻飘飘的。

不好!南绾凭借仅存的一丝意识推开了傅然。

傅然有些得意的牵起嘴角,边说边掏出香膏。“有没有觉得本王身上的香味很好闻。没想到,你的香膏竟这么厉害。”

香膏里只有蓝攸花。可要发挥作用,必须花瓣和果实一起,我怎么会中招呢?

南绾吐着滚烫的气息,迷茫地看向傅然。

“本王既然能识破你的诡计,自然有办法对付你。你不觉得今日的香有些不同吗?本王特意命人加了些别的料。”傅然对着香炉的地方挑了挑眉。

傅然再次上前,一只大手扼住南绾的手腕,迫使其下沉跌入锦被。傅然欺身上前,用拇指轻轻摩挲南绾水光潋滟的唇。

这样的姿势没维持多久,傅然突然用力捏着南绾的下巴,沉声问道:“说吧,你是什么人。”

下巴快要被捏碎了,南绾好不容易才吐出一句话。“我自然是殿下的人。”

傅然冷哼一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那蓝攸花可不是什么人都知道并且会用的。你是九云渡的人?还是……”

“是!”管他什么九云渡,七云渡的,再不认下巴要没了。南绾觉得浑身血液沸腾,只得咬紧牙关稳住呼吸。

“可我未曾害过殿下,我真的只是心悦殿下而已啊。再者说了,殿下难道不需要我的医术吗?”

傅然手上的力道减弱了几分,南绾暗道赌对了。果然,他需要我。

“本王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证明你究竟有没有资格留在本王身边。”傅然终于放开了扼住南绾的手。

蓝攸花的功效会持续两个时辰,可傅然还加了别的药,估计时效会更久更难熬。此刻南绾煎熬难耐,连用手摸摸下巴,确保它还在的力气都没了。

“你体内的药效你应该清楚,本王给你两个选择:

第一,本王帮你,过后你就离开王府。第二,你自己熬过去,熬过了就留下来。不过本王听说,这新加的这味药药性强烈,如果我们不做些什么,恐怕你就会被憋死。”

听完傅然的两个选择,南绾挑了个眉轻笑道:“我怎么觉得,殿下那么想让我选一呢。莫不是那晚因为自己不行所以念念不忘啊。”

这直接了当嘲讽让傅然有些气恼,但转念一想,今晚的药效比昨晚更甚,且看她如何吃苦头,想到这傅然迅速恢复往日的平静回答道:“本王更想让你离开王府。”

“那要让殿下失望了,我选第二。我说过生是殿下的人,死是殿下的鬼。我不会离开的。”

“既如此,那就看看你有没有本事活着留在王府了。”说罢,傅然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坐在椅子上悠闲的喝起茶,下起棋来。得意得就差翘个二郎腿,嘴里唱着今天是个好日子了。

南绾缓了一下,用尽全力撑起身子,开始给自己针灸。十六针施毕,翻滚的热浪压下去些。

不到半个时辰,热浪又卷土重来,南绾只得再次施针。施完针后南绾抑制冲向傅然的冲动,走出屋子。一头栽进前天搬来的准备种荷花的大缸里。

噗通一声,傅然不禁乐出了声。

就这样循环几次,施针,跳缸。最后半个时辰,药效更猛烈频繁,南绾直接泡在缸里,企图冷水能浇灭缠绕全身的火。

可水似乎没用,浇不熄那团强劲的火焰。那火连同血液,骨肉一起烧,火烧火燎的。就连呼吸也开始停滞,南绾疼得快要昏过去,眼泪不自觉的从眼角滑落,灼烧着皮肤。

一片浑浊中,南绾好像看见体内的大火不断攀延,开始舔舐天空。

我快要熬不住了,我要死了吗……

“南绾,南绾。醒醒,醒醒……”

南绾缓缓睁开眼睛,跌进眼中的竟然是傅然。

傅然将手背贴在南绾额头上测了测温度,温暖从他的手背传递,南绾的心不由得一颤。

傅然发现南绾一脸花痴的盯着他看,想起昨晚身体对南绾的反应,像针扎似的收回了手,转身就要走。

南绾赶紧抱住傅然哇哇大哭,“我以为我要死了,我死了就是真的死了,再也回不去了。呜呜呜……我新赛季还没上王者呢……”

傅然真的快疯了,竟然任由一个女人抱着自己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号啕大哭。

傅然硬生生掰开南绾环抱住他的手,南绾识相的松开手,转而拉着傅然的衣袖抽泣着问道:“傅然,你喜欢我好不好?”

看着眼前哭得梨花带雨的妙人儿,傅然依旧不为所动,把衣袖从南绾手里拽回来,他也不回答只冷冷地盯着南绾。

可这一个眼神便已经回答了,那眸子淡得可怕,像一汪没有生气的死水,静得可怕,也冷得可怕。

难道他的眼里只有滔天权势,九五之位吗?南绾泄了气,要攻略这样一个冰块,谈何容易啊。

傅然身边有一位江湖游医卫筠,擅长解毒。经他手解的毒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一个号称解百毒的神医却对傅然体内的毒束手无策。

傅然体内的毒是一只游虫,最开始半年几月发作一次,后来年岁逐增,几天便发作一次。每次发作犹如身处冰室受到万蚁啃噬。三年之期如今还剩下一年,如若还解不了,那只能和阎王把酒言欢了。

南绾被傅然叫来解毒,诊脉时南绾不由得抬眼看了一下傅然。心想,就这?!

就这毒竟然两年了无人能解?啧啧,南绾不由得看不起那些所谓的神医圣手。知道傅然的情况,南绾也就明白了。难怪那晚傅然挣扎着要走,如若一破/色/戒,那游虫必定受到刺激,不用三年,立刻就毙命死在美人之畔了。

南绾学着老中医的样子啧了一声,紧接着皱紧眉头,换了傅然另一只手诊脉。又叹了口气,抬头看看傅然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边叹气边摇头。

傅然也料到会是这个样子,平淡的收回了手。本以为能刺激到傅然,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平淡,南绾顿时泄了气,也没了逗他的兴趣。“你这毒其实并不难解,不过是一只游虫而已。”

“你能解?”到底是生命的诱惑力大,傅然看南绾的眼神终究没那么冷了。

“不过需要一味寒潭冰草而已,明日我便出发替你取回来。”南绾如实道。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5451.html

(0)
上一篇 2022-07-20 21:32:02
下一篇 2022-07-21 09:25:2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